739:三徒弟

大佬退休之后 油爆香菇 2114 字

  修士行事果断利落,效率极高,这也体现在《镜中缘》的角色试镜上。
  红莲御府一行人还没等两天就收到角色通知。
  好消息是翩翩仙子通过试镜了。
  但也有一个坏消息,传信弟子面带迟疑,不知该如何开口。
  “坏消息?什么坏消息?”一听有坏消息,翩翩仙子双颊染上的红晕刷得退去,眼底透着紧张,手指捏着绣帕,咬唇问,“你说的坏消息……莫非是玉谨真人不演《镜中缘》男主了?”
  倘若是这样,她宁愿退一步扮演女二也不愿意扮演女主了。
  除了玉谨真人,她看不上任何男性,哪怕是当一对戏中情侣也不行。
  她脑中浮现了数个假想,唯独没有猜中真正的“坏消息”。
  传信弟子本着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的悲壮心情,支支吾吾说了真正的“坏消息”。
  翩翩仙子试镜成功了,但安排给她的角色不是女一,甚至不是女二,而是个女三。女三戏份不多,但人设讨人喜欢,曾多次帮助女主于危难,意外身死的时候还赚了不少书迷眼泪。
  对大多抱着试一试心态来试镜的修士而言,这是大丰收了。
  但翩翩仙子一开始就是奔着女主之位来的,如何能接受这个事实?
  “你、你说什么?我不是女主?”
  她踉跄着倒退了两步,面上全是不可置信。
  她的出身、天资比谁都好,相貌气质也是一等一,为什么她不是女一?
  有什么理由不让她扮演女一?
  “那女主是谁?”
  倘若人选还没定下来,她还能争取一下,以红莲御府跟凌霄宗的交情,这点儿面子还是会给的。倘若人选已经定下来了,她倒是要看看,胜过她拿下《镜中缘》女主的是何方神圣。
  传信弟子只能说了出来。
  女主不是旁人,正是玉谨真人新收的亲传弟子凤素言。
  翩翩仙子听了俏脸一白,紧跟着一阵白一阵青。
  双手攥紧帕子,用力得连青筋都能看清。
  “荒唐!这怎么可以——”翩翩仙子本想说怎么可能不是自己,但话到了嘴边又成了别的,忍着难受道,“……他们是师徒,而《镜中缘》的男女主是一对爱恨纠葛、理也理不清的红尘男女。哪怕是演的、是假的,那也不成体统。届时,外界会如何看待凌霄宗,看待玉谨真人?”
  玑戟真人是玉谨真人的师姐,没道理不考虑这点。
  难道这里面还有其他隐衷?
  强烈的危机感从脚底板往大脑冲击,让翩翩仙子冷静不下来。
  一门心思挂在这事儿上的翩翩仙子没注意到角落有一双复杂的眸子默默注视着她。
  这双眸子的主人正是裴叶看好的徒弟预备役——
  【柳承泽】
  他看着红莲御府随行修士宽慰被打击的翩翩仙子,而佳人低落黯然,眉头不展,心脏像是被一根刺轻轻扎了一下,欲开口却清楚自己作为外门杂役弟子连宽慰她的资格都没有。
  “……仙子恋慕的人是玉谨真人……”
  柳承泽悄悄退出,想得出神,脑中浮现的是翩翩仙子黯然的侧颜。
  “……倘若仙子能得愿以偿,兴许会重新展颜吧……”
  这样的念头刚生出来,后脑勺被什么东西打了一下。
  他下意识抬手去摸,结果摸到一颗滚了盐的花生米。
  “何人鬼鬼祟祟?”
  环顾四周却没瞧见偷袭他的人,直到房梁上传来略显耳熟的笑声。
  “在这儿呢,往上瞧。”
  抬头一瞧,瞧清来人身份,柳承泽心中大骇,急忙行礼。
  “不用多礼,我是专程来找你的。”
  原先想吊着柳承泽,让他自己上门拜师,但计划不如变化快,裴叶要去臧爱宗做个调查,柳承泽这边就不能拖着了。她挑了个时间过来,正巧瞧见少年神色黯然从正厅退出。
  自然也没错漏少年口中喃喃的两句话。
  见过自卑低微的,但没见过如此自卑,将自身置于尘埃般低微位置的。
  “真、真人……专、专程来寻晚辈?”
  少年的脸上没有喜色,只有惊吓和茫然。
  裴叶暗示他。
  “我前两日跟你说的话是真的……”
  柳承泽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
  眼前这位可是凌霄宗五子真人,人家犯不着寻他开心,哄骗他。
  裴叶:“……”
  点头就没了?
  她暗示都暗示了,这少年连“顺杆爬”都不懂吗?
  “你就没有其他心思?”
  “其他……心思?”
  裴叶单刀直入:“你喜欢红莲御府的翩翩仙子吧?可说句不中听的话,你只是红莲御府外门杂役弟子,与她身份相差太大,日后她寻找道侣也不会考虑你的。你就没想过改变现状?”
  被戳穿内心隐秘的柳承泽面色煞白。
  欲开口反驳却在裴叶看穿一切的眸子下将话咽了回去。
  他紧张地舔舐了下干燥的唇。
  “真人说……改变现状?”
  他如何能改?
  “还请真人指点。”
  裴叶直接跟柳承泽阐明利弊,不信拿不下这个少年,“你继续待在红莲御府便是明珠蒙尘,兴许日后福缘来了能一飞冲天,但更大的几率是一辈子当个外门杂役弟子。你甘心这样?倒不如把握眼前的机会,拜入我的门下。届时你作为我的弟子,背靠着凌霄宗,跟翩翩仙子也算得上是门当户对。你修炼再刻苦一些,有了我的指点,追上那些所谓的天骄不成问题。我那个玉谨师弟再好,那也是好几百岁的老头子了,如何配得上年轻娇嫩跟鲜花儿一样的翩翩仙子呢?”
  此时的玉谨真人打了个喷嚏。
  柳承泽:“!!!”
  他是动过找裴叶求指点的小心思,但不知道如何下手,更知道希望渺茫。
  咸鱼真人作为凌霄五子之一,大概率也不会将他这样的小角色放在心上。
  万万没想到,正主居然会亲自上门说要收他为徒。
  他……
  是做梦没醒来?
  若非裴叶还在等自己的回答,柳承泽都想抱着一旁柱子撞两下,看看疼不疼。
  “你不信?”
  柳承泽脑袋摇得像是拨浪鼓。
  “不、不是……晚辈不敢质疑真人,只是觉得……这梦做得有些假了……”
  如此福缘,怎么会落在自己身上?
  他真的有机会……
  光明正大对翩翩仙子倾诉自己的真心?
  “这不是梦,哪怕是梦——你也得给我一个回复,愿意,还是不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