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3 胆小善疑

混在诸界 高良姜 3102 字

  巫伽落在后海星六念士前面。
  “巫伽大人,这小子究竟是什么来历?先是杀了慕毅,现在四位使者也死在他手里。”金姜有些气急败坏。
  “别废话!”巫伽横了他一眼,“待我杀了他再说。”
  他说着,一道淡紫色的光束射向雷天生。
  雷天生此时念力还没有恢复,无法运作虚空棱盾,失去了天罚之体领域之后,连预感能力都已经不那么精确,此时光束射来,他避无可避,挡无可挡,只能硬挨。
  淡紫色的光束透入他的胸膛,准确地射穿了他的心脏,他以微弱念力运起的附念武技根本无法阻挡。
  但他没有倒下,因为他还有一项能力是不需要念力的。
  基因能力。
  会逐渐消耗,越用越少的基因能力。
  雷天生胸膛上的孔洞渐渐愈合,但他知道这一次只怕凶多吉少,基因能力是有限的,他不可能像可长书那样不停地恢复。
  此时,不能露怯,否则只会引来更密集的攻击,不给他念力恢复的时间。
  先唬住对方,拖延时间。
  雷天生强忍着剧痛,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笑道:“没想到你也是念师!”
  巫伽比他还吃惊:“你已经是念师?”
  七个人怔怔看着他的胸口发愣。
  光头大汉自语:“难怪慕毅会死在这小子手里,四位使者大人消耗过度,被他以妖法偷袭害死,原来他已经是念师级别。”
  他说着,就发现又有淡紫色的光束闪亮,以为巫伽再度发动攻击,要与强敌决一死战,可是对方好端端地站在那里,除了胸口,其他地方完好无损,再无另外的伤痕,他疑惑地回过头,却见身边的金姜正在倒下,脑袋上前后各一个洞口正在向外冒着红白之物。
  光头大汉大吃一惊,猛转头向巫伽望去,这时又一道淡紫色的光束亮起,如此地耀眼,然后他眉心一痛,整个世界定格。
  看着金姜和光头大汉双双被杀,另四个后海念士又惊又怒,向后急退,四人靠在一起,其中一个年长的老念士喝问:“大人,你为什么要杀他们?”
  “他们的废话太多了。”巫伽冷冷地道:“他们泄露了一些秘密,该杀!”
  四人噤若寒蝉,不敢再多言,怕也步入金姜二人的后尘。
  巫伽却摇了摇头:“我没有能力杀得了这姓淮的,只好杀了你们,免得被他搜魂。”
  说着话,淡紫色的光再度亮起,又一个念士倒下,其他三人大骇,分别向三个方向逃窜,但他们再快也快不过光束,被一一射杀,他们只是念士,没有念师那般强大的恢复能力,扑倒在地,失去了生机。
  雷天生静静地看着,面无表情。
  巫伽转过身来:“你为什么不阻止我?”
  “我为什么要阻止你?”
  “你不是想对他们搜魂么?”
  “不用了。”雷天生摇摇头:“我对你们的秘密兴趣不太,我也没有把握杀你,宁可看你消耗。”
  “哼!”巫伽冷哼:“我知道你消耗也不小,但你的来历太神秘,刚才的杀人手段又那么诡异,我怕了你,但你不要得意,你坏了我们的大事,自会有人来将你清除。”
  他说完纵身而起,箭一般飞离,匆匆忙忙的样子更像是在逃。
  雷天生苦笑着摇头,这一次太冒险了。
  如果只是六个后海念士,他还是有把握应付的,只是没想到还有一个隐藏了实力的巫伽,如果巫伽全力对付他,他纵有基因能力只怕也无法幸免,更不用说还另有六个念士。
  没想到的是,基因能力被这些人视作念师的肉身恢复能力,为巫伽所忌,反将六个后海念士灭口。
  太幸运了!
  这一次又是基因能力使他侥幸免于一死,但下一次呢,只怕就不会这么幸运,不是谁都像巫伽这么顾虑重重,胆小善疑。
  雷天生暗暗告戒自己,下一次,不能绝对不能再这样冒险。
  此时,危机并没有完全过去,那巫伽或许仍在暗中窥视,不能被他看出端倪。
  雷天生大步走向可长书,尽力维持步履的稳定。
  可长书的样子很凄惨,到处是伤痕,但奇怪的是,他并没有流血。
  在争斗的过程中,他都始终没有流血。
  雷天生盯着那些伤口,仔细观瞧,从烧焦的崩口可以看到里面鲜红的肉色,但只有肉,没有血。
  “难道念师的基因已经被念力改变,就象那些进行过供能改造的人?”
  雷天生大奇。
  他想起淮念曾对他说过的,可以用念球来改善身体结构,做到长生不死,这般说来,念师的基因肯定已经改变,只是与供能改造又有很大的不同,供能改造过的人虽然也有很强的恢复能力,但与念师相比,还差得很远。
  念师是一种动态的改变,可以用念力引导的恢复能力。
  相比基因能力,念师这种强悍的恢复能力让雷天生心中大痒。
  “无论如何也要得到这种能力,基因能力是有限的,用一分少一分,而且恢复速度根本无法与念师相比。”
  雷天生下了决心,无论是去学去偷还是去抢,在离开这里之前,一定要成为念师,至少也要有念师的这种强大的恢复能力,这样会对他将来的生存有极大的好处。
  基因能力曾数次救过他的命,但基因能力得至小世界,现在小世界已经崩溃,他的基因能力不可能再得到补充,用完了也就没有了,既然现在有一种比基因能力更强的能力,无论如何也不能放过。
  这时可长书微微动了动,睁开眼。
  “大帝,不用担心,他们都死了。”雷天生轻声安慰。
  此时他中暗喜,可大帝没死最好,可以想办法从他这里得到念师的修炼方法,如果有必要,他不介意对其搜魂,只是搜魂未必就能搜到,连念士都能灵魂自爆,念师就更难了。
  可长书猜不到他的龌龊心理,脸上露出一丝喜色,张了张口,却说不出话来。
  “大帝,你不要动,有我在,这里很安全,你先慢慢恢复。”
  雷天生知道所谋之事不能强求,只能逐渐增强可大帝的信任,或许就能得到他的传授,实在不行,可以用绝技与他交换。
  可长书盯了他一会儿,慢慢闭上眼睛,但神情明显舒缓下来。
  雷天生在他身边盘坐下来,勉力恢复念力。
  有念力才有自保能力。
  此地危险,也已经顾不得。
  很快,他进入深冥,感应到本源法则世界,到处是流光的明灭。
  这一次,比以往清晰了许多。
  当雷天生恢复神智时,不由在想:“难道念力耗尽后,直觉更容易感应本源法则?”
  这值得尝试,但不是现在,而是在以后绝对安全的情况下。
  这次深冥,念力恢复的非常快,但这里危险丛丛,雷天生不敢过于沉溺,运转念力区域,念力只恢复到一半的程度,但这已经可以自保。
  睁开眼,见可长书正望着他,雷天生问:“大帝,你好些了吗?”
  可长书微微摇头,艰涩地道:“我伤了根基,只怕是不成了。”
  “什么!”雷天生大惊,“大帝,你可不能死。”
  可大帝死了,他再找谁去要念师的修炼方法!
  可长书苦笑:“死倒不至于,但想完全恢复只怕是不可能了。”
  不死就好,雷天生舒了口气:“大帝,不急,敌人已亡,你可以慢慢恢复。”
  “你不用安慰我。”可长书缓缓说道:“我的伤我自己知道,没有百年功夫,是不可能恢复起来的。”
  百年!竟然伤得如此之重。
  雷天生不禁有些挠头,他可在这里呆不了百年,就算阿离不来,他也要想办法尽早赶回星际联盟,如果没有可大帝的保护,这前园星只怕难再有现在的和平。
  他在东图呆了已经两年,对这里的人或多或少总有些感情,不希望他们遭遇劫难。
  “能否告诉我,你现在是什么实力?”可长书目光中带着希冀。
  雷天生想了想,现在他没有必要再隐瞒,便说道:“我修炼的方式与你们不一样,不能以你们的级别来衡量。”
  可长书略点点头:“我听说了,你师父是个外来的高手,你能杀得了这四人,想必实力比我更高。”
  “不,我是偷袭得手,他们又消耗过大,真正对战念师,我只能逃。”
  雷天生实话实说,他不知道自己的虚空棱盾能否挡得住那念力光束,但他能肯定自己的附念武技是挡不住的,为了避免受伤,他会尽可能不与念师死战。
  可长书微微皱眉,但他并没有怀疑,因为雷天生确实在开战之初逃走。
  “你师父还在吗?”
  “我师父?”雷天生一怔,随即明白了,可大帝指的是他那莫须有的师父,想借他师父之力保护前园星,他摇了摇头:“我师父已经离开,我不知道他还会不会再来这里。”
  可长书大为失望,叹道:“看来前园浩劫已经不可避免了。”
  雷天生闻言也不禁有些黯然,但他对前园星毕竟没有太多感情,就算再有念师前来到,他只需保命即可,这似乎并不难,但这时,他突然心思一动:“我被师父开了窍,学东西很快,大帝,你能否教我,使我尽快提高实力,我就可以保得前园一方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