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1 我很猖狂吗

混在诸界 高良姜 3388 字

  雷天生很奇怪,这些人在干什么,找死吗?
  难道他们的实力比慕毅更高?
  这不可能!
  慕毅已经非常接近念师,而这些人都是念士,没有念师。
  雷天生看向光头大汉和另外几个后海星的人,问:“你们也要与我决斗吗?”
  金姜是愣头青,有些气急败坏,可以不与他计较,就算动手也不用杀了他,但这些人想必是有理智的。
  “不错!”光头大汉却斩钉截铁:“慕毅是我们的领队,他不能白死,否则我们回去如何交待?”
  其他几个人同时点头,没有任何犹豫。
  “你们想群殴我?”
  雷天生更加奇怪,这种级别的争头,在实力差距较大的情况下,人多并不能带来多少优势,按说,以慕毅的实力,足够将这些人全部扫平了。
  “群殴你又如何?”金姜脖子一拧。
  雷天生不理他,看向巫伽:“你怎么说?”
  巫伽有些幸灾乐祸地道:“只要不在南礁岛上,我就管不着,你们随便。”
  雷天生一字一顿地说道:“你-想-我-把-他-们-全-杀-光-吗?”
  整个聚念园突然安静下来。
  空气中充满了一种诡异的气氛。
  金姜左右看了看,兀自大声质问:“你是念师吗?”
  雷天生摇了摇头。
  “那你凭什么杀光我们,就凭你这张嘴吗?哈!”金姜嘲笑。
  雷天生叹了口气,虽然此人对他多方责难,但他对这没脑子的家伙感观并不恶,就算真动手,在自己足够安全的情况下,会尽量留下他的性命。
  他看向那光头大汉:“你们准备去哪儿解决?”
  光头大汉神色平静:“离这里最近的是东南礁岛,去那里吧,我们凭实力说话,不要在这里妄废口舌。”
  雷天生心中一凌:这些人有预谋!
  回想起刚才的情形,他心里更是疑窦丛生,连那些言语激将都似乎是排演好的。
  难道他们在东南礁岛有埋伏?
  雷天生盯着金姜,但怎么看这愣头青都不像是个奸诈阴险的家伙。
  他略想了想,这些人里没有念师,对他形不成性命威胁,就算东南礁岛有陷阱,也起不了什么作用,反正慕朝宗肯定是要杀的,以这些人的态度,留下来也是麻烦,不如先行翦除这些慕朝宗的羽翼。
  “好,我在那里等你们。”
  雷天生说着,纵身而起,向东飞去。
  他要先到东南礁岛视察一下,看那里究竟有什么机关。
  飞到空中,念力向后扫视,只见有数人一起向他追来,细数一下,正好十人,其中包括数名在刚才默不作声的念士。
  雷天生心中又是一惊,俗话说咬人的狗不叫,莫非这几个人另有文章?
  而且那金姜飞得丝毫不见勉强,实力与表现出来的智力严重不成正比。
  种种迹象表明,这其中必然有问题。
  雷天生戒备之心大起,暗自警醒自已一定要作好最严密的防护,并寻机会以雷厉手段将这些人殊杀,一旦预感有危险,当立即远遁,以他的肉身飞行术,想必这些人是追不上的。
  聚念园里,剩下近二十名念士面面相觑,谁也料不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而且发生的太快了,三言两语就要做生死争斗,这简直匪夷所思。
  难道他们就不珍惜自己的性命?
  岚辰质问巫伽:“你就这样看着咱们前园星的兄弟被外星人欺凌?”
  “欺凌?”巫伽冷笑:“谁欺负谁还不一定呢!”
  他大声道:“大家谁也不要跟过去,免得被伤及,我现在就去禀报师父,由他老人家来调解一下。”
  众人纷纷点头,热闹不是那么好瞧的,法术无眼,一个躲闪不及就可能有性命之忧,让大帝去阻止这场争斗,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这样就对了,快去!快去!”岚辰急道。
  巫伽四下一抱拳,腾空而起,向北疾飞而去。
  众念士又纷纷议论起来。
  岚辰小声说道:“我怎么感觉巫伽没安好心呢?”
  柴烁讥笑:“很明显嘛,他想借刀杀人。”
  “借谁的刀,杀谁?”
  “当然是借后海星念士的刀,杀淮莫尹。”
  “我怎么感觉更像是借淮莫尹的刀,杀那些外星来人?”
  “呵呵,我也有同感,巫伽只怕是不能如愿了,不过,他可能更希望双方同归于尽。”
  “可这对他有什么好处?”
  “哼,有些人就是看不得别人比他强,这叫什么?嫉妒!”
  “这种心胸,怎么就被可大帝收为徒弟呢。”岚辰摇了摇头,“哎,也不知道他会对大帝编些什么鬼话。”
  “我想,他更可能拖延时间,等大帝到时,生死已分,争斗已经结束,尘埃落定。”柴烁小眼睛闪烁着,额头的皱纹更显深刻,“这种程度的争斗,可能瞬间就能定胜负,现在或许就已经结束了。”
  争斗没有结束。
  争斗根本没有开始。
  雷天生到达东南礁岛后,以念力迅速巡视了一遍,东南礁岛是个小岛,面积并不大,所有的东西都逃不出他的念力所及,哪怕在海水边礁石下安睡的螃蟹都不放过。
  没有陷阱,没有机关。
  雷天生正疑惑,就听到金姜远远地说道:“姓淮的,我们激你到这里来,不是想与你动手,我们只是做个样子,慕毅师兄已死,我们必须要给我师父一个交待。”
  原来是这样,雷天生顿时消去不少疑惑,这些人又不傻,不至于白白送死。
  “那你们想怎么样?”他回过身来问。
  十个后海星念士远远地落在礁岛海滩上,光头大汉说道:“小子,你很猖狂,我很看不过眼,但你本事大,我们也无话可说,慕毅死了,只能怪他自己太莽撞,但我们也不能无所表示,不然回去慕朝宗大人也不可能放过我们,因此商量好,把你激到这里来,是给别人看的。”
  雷天生冷冷看着他,等他下文,心中反问:“我很猖狂吗?”
  “小子,不要这般倨傲,真要动手我们未必就怕了你,我们只是不想冒险,在这里安心地等一会儿吧,闹这么大动静,可长书怎么也要来过问一下吧,我们只要他给我们一个交待,就不用担心回去再受责罚。”光头大汉说道。
  雷天生点点头,不再理会他们,盘坐下来,作修炼状,心中自问自答:“或许我是有些猖狂,让他们看不顺眼,看来我做事还是太极端,平时要收敛一些。”
  这时,心底泛起龙飞的声音:“这不叫猖狂,男儿就要有傲气!对这些讨厌小虫子,有什么好客气的。”
  雷天生不禁有些苦笑,以龙飞不羁的性子,只怕在南礁岛就已经动手将这些人杀掉,与龙飞相比,他还算平和了许多。
  不再多想,他开始习练寒冰掌以消磨时间。
  这种小法术费不了多少念力和精力,不用担心这些人的突袭。
  东南礁岛是个荒岛,并没有植被,除了礁石就是沙砾,雷天生对着一小窝细沙运起了深层次法则的寒冰掌。
  与果饮只是液面晃动不同,平平的细沙迅速堆成一个沙堆。
  “咦?”
  雷天生停下来,皱眉思考:“怎么会这样?是什么力量使沙粒汇聚起来?”
  他正要细细剖析,这时心中一动,抬头,就见远处空中一白衣男子如疾岛一般向这里飞来,又像一颗流星,就算是在白天也掩不住身上散发的微光。
  “可长书来得好快!”
  这人的飞行速度明显比一般念士快得多,肯定是前园星唯一的念师,大帝可长书。
  可长书是一个健硕的中年男子,身着一袭白袍,颌下一缕梳理的非常整齐的小胡须,浑身散发着淡淡的荧光,在东南礁岛上空急速停下,见岛上并没有发生争斗,更没有死人,反而都在盘坐修炼,不由脸上冷竣的神情大缓,向下抱拳施礼。
  “我可长书沉溺修炼,怠慢了诸位,报歉报歉。”
  可长书不做作,不掩饰,不仅没有念师的高傲,更没有一星之帝的威严,大师风范令雷天生赞叹不已。
  这才是高手应有的气度。
  但有些人却不这样想,光头大汉站起身来大声道:“大人,我后海星诸人不辞艰辛来到这里,领队慕毅惨遭杀害,你不闻不问,是何道理?”
  可长书缓缓落在礁岛上,正好位于雷天生和后海诸念士之间,他扫了一眼雷天生,略微点头以示安慰,回头道:“诸位,事情的始末想必都清楚了,慕白在我前园寻花问柳,但那些女人大都是自愿,我也没有理会,但他意图害我前园才俊,却被反杀那是他咎由自取,难道我前园男儿就任由他杀害不成?”
  雷天生知道可大帝是在强词夺理,如果淮莫尹只是普通人,慕白杀个千儿八百,大帝绝对充耳不闻。
  可长书向来只在乎有修炼资质的前园人。
  “慕毅到我前园,就杀害我成百上千子民,更意图只手灭国,视我前园为无物,他与淮莫尹决战于东图王城上空,是公平争斗,生死各凭自己本事,此事众所目睹,有百万民众亲眼所见,他败而身死是他学艺不精,怨不得别人,就算慕朝宗站在我面前,我也只能这般说。”
  可长书说得很干脆,坦坦荡荡,没有半分犹豫,似乎说得就是天理,但雷天生知道,这里面明显暗含着对他的维护之意,大帝不会允许后海人伤害前园星的后起之秀。
  虽然这是可长书的浓厚的本土观念在作怪,但雷天生还是对大帝充满感激之意。
  这时,金姜从怀里掏出一封书信,双手端着,深躬施礼:“此事不是我们能作主的,我会把大人的意思转告我师父,这是我师父写给大人的信,本该由慕毅交给大人,现在只能由我来呈上了。”
  可长书点点头,先将这些人搞定,至于慕朝宗,回头再说,毕竟两星相隔来往不便。
  他大步向前,走进后海星盘坐的人群里,伸手去接金姜手里的书信。
  就在这时,雷天生突然感到一股强烈的危险,就来自那些似乎人畜无害的后海星念士,他急忙念力护体,同时大喝:“大帝,快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