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说客

一代霸主齐桓公 公子乌 2952 字

  八月十五这天,文姜心情轻松愉快,和侍女们有说有笑。就在这时,卫士进来施着礼报告曰;“禀太后,齐国使者隰朋来访,祝太后中秋愉快!”
  文姜一听是使者隰朋,脸色瞬间大变,心里如打翻了五味瓶似的,可谓是酸香苦辣甜样样俱全。她马上想到,半年前弟弟的惨死,那个隰朋也在现场,他与此事能没有关系?真是令人可气、可恨,难以忘怀,他还来干什么?难道又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阴谋?可是,文姜又一想,他是来拜访自己的,那肯定他也代表着,自己的另一个亲弟弟小白,也等于他代表着自己的娘家人。俗话说“每逢佳节倍思亲”,一提起隰朋这个人名,心里不由得想起了,远在天边自己的娘家,自己的亲人——公子小白。
  “传,快传他觐见。”不知什么时候,文姜的眼里流出了思念故乡、思念亲人的泪水,她脱口而出地吩咐说。
  隰朋恭恭敬敬地走了进来,在文姜面前他双手抱拳,跪拜在地磕了三个头,施着礼说:“臣隰朋叩见公主,并代表公主的弟弟小白,向公主祝贺中秋佳节……”说完,隰朋趴在地上又磕起头来。
  身在异乡为异客,远离齐国的文姜看到了隰朋,又逢中秋佳节,就愈发的思念远方亲人,眼泪像断了线似的,顺着脸啪嗒啪嗒地滴在地上!她竟忘记了弟弟公子纠死的事情,向前走了两步亲切地,关心地急问道:“我弟弟小白一向可好?”
  “臣回公主的话,君上一切都好,在临来时君上托臣问候公主一切可好?并给公主送来了中秋礼物,不成敬意,望公主笑纳。”隰朋跪在地上施着礼,他把脸扭向外面说道:“把礼物给公主抬进来。”
  随着隰朋的喊声,随从们把中秋礼物月饼等礼品抬了进来。古人云“当官的不打送礼的”,文姜看到弟弟小白,千里迢迢派人送来,堆积如山的中秋礼品,不要说是这么地多,就是少,那也是千里送鸿
  毛,礼轻情义重,她心里深受感动!弟弟还是在惦记着姐姐呢!
  “好!我在这里一切都好,路途这么遥远,你们还给我带来这么多的好东西,”文姜看见隰朋依旧跪在地上,她急忙吩咐侍者,指着隰朋说:“快赐座,快赐座。”
  “臣多谢公主赐座!”隰朋谢过文姜后坐了下来,看到文姜不再记恨,她的弟弟公子小白和自己,脸上时而还浮现出笑容,就微笑而亲切地又说,“自从公主离开齐国这些年里,君主小白多次告诉臣,他常常在梦中遇见姐姐……”
  “分别了十几年,一直漂泊在外的弟弟,心里还装着自己的姐姐,”文姜说着说着眼角里涌出了泪珠。
  ……
  又聊了一阵儿,隰朋看着时机成熟了,按照齐桓公的指示,向文姜说道,“禀公主,臣临来时,君上让臣告诉公主有一事相托。”
  “哦,有一事?”公主看着隰朋问道,“什么事情啊?”
  “禀公主,”隰朋向文姜施了一个礼说,“君上他东躲西藏近半生,到如今还是孑然一身,没有娶妻,有大臣听说当今周天子,有一位女儿,年龄十六七岁,人生长的美如天仙,亭亭玉立……建议君主,迎娶这位王女为妻,君上听后也有这个意思,他想拜托鲁国君主,自己的外甥为媒,前去周天子面前提亲。”
  “啊!”文姜听后,毫不犹豫地摇着头说道,“不行不行,让我儿子去周天子那儿提亲不合适,这断然不行。”文姜一口回绝。
  “那为什么呢?”公主这样的回答,是在隰朋、齐桓公与竖豹意料之中的事,隰朋表示有不同的看法,施了一下礼说,“公主何以见得?”
  文姜分析着说:“有两点不适合。第一点是:半年前管仲的事情,齐国失信于鲁国,再……第二点是:“我儿子即位之事,至如今还没有向周天子禀告,那自然也没有得到周天子的任命与承认,如果以现在的身份,去向周天子提亲,那不是太尴尬,自找没趣吗?也自然是不适合的。所以,我说有两点不适合,还是另请他人吧。”
  文姜所说的话和意思,都在意料之中。隰朋听了付之一笑,他向文姜施着礼,进一步解释地说:“禀公主,臣认为虽然公主说的有些道理。可是,我们这样想一想……这样以来的话,岂不是两全其美?”
  “嗯,嗯……”文姜听隰朋说的很有道理,现在她倒是觉得,鲁国不是在帮齐国的忙,而是感到通过这一件事,鲁国顺手牵羊地捞到了一个大好处,便连连地点着头。她决定亲自去做儿子的工作。
  “……不行,不行,哪怎么行?母亲,”鲁庄公听了母亲的话,一万个不赞成地说,“半年前,齐国君臣自食其言,失信于我们,换句话说,就是他们把咱们鲁国,当成了傻子、呆子,当猴子耍我们。常言说的好‘吃一堑长一智’,我们鲁国已经上过一次当了,岂能再上当受骗,帮助它齐国提亲去?”
  文姜微笑着进一步说:“儿啊!你有没有想到?如果你带着齐国的重礼,前去周天子那里为齐国君主,你的亲舅舅提亲,这样做对我们鲁国,对我儿你来说……这些天大的好处,你未曾想到过吧?”
  母亲这样一说,鲁庄公恍然大悟“嘿!”刚才怎么没有考虑到这一点呢?一举两得的事情还能不做?鲁庄公心里想。
  ……
  一个月后,也就是九月十五日,鲁庄公从曲阜出发,他带着齐桓公给周天子的大量礼物,带着齐桓公的希望,带着齐桓公的心愿,更带着自己的“私事”,率领一队人马高高兴兴,“浩浩荡荡”地向周朝的都城洛邑,又叫雒邑而去,要觐见周天子(周庄王)。
  二十天后,在十月初五这天上午,鲁庄公一行人马,来到了周朝都城洛邑东大门外。身份不正式的鲁庄公自知心虚,第一次来觐见周天子,心里就像犯了错误的小学生,要去面见老师似的,还真有些害怕。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在当时的周朝有一项制度,诸侯国新一代君主即位,必须要征得周天子的同意和任命。而鲁庄公的即位,他即没有征得周天子周庄王的同意,也没有得到周天子的任命,是自己私自即位的,至如今他还没有向周天子禀告这个事情,换句话说那就等于自己是非法即位。
  古人云“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周天子虽说没有了什么实权,没有了什么控制力。可是,他仍然是诸侯国们公认的共主,这怎能不令鲁庄公胆怯呢?也正是考虑到这一点,鲁庄公母子,借为齐桓公向周天子提亲这事,带着齐桓公的大量礼物来觐见周天子,一来是给周天子送礼物,周天子他看到这大量礼物后,必然喜笑颜开,他一高兴,也就不计较自己的即位之事了。二来也能使周天子,看到自己和齐国关系密切,从而周天子就不会再小看自己。这岂不是一举两得的事?再说,何止于是两得?那是一举三得,一举四得……怀有借花献佛的鲁庄公母子,这才心甘情愿地为齐桓公跑这趟腿。
  鲁庄公下车,整了整衣帽,自己为自己提了提精神,走到大门前向守城官兵施了一个礼说:“有劳将军向天子禀告一声,就说臣鲁国君主同前来觐见天子……”说完,鲁庄公双手把齐桓公的礼品单递了过去。
  “贵国君主请在此等候,末将这就……”守城将军回礼说后,拿着礼品单飞奔向周天子报告而去。
  朝堂之上,周庄王听了守城将军的禀告,手里拿着礼单向下看着:黄金一千两、各类珠宝两箱、丝绸布匹……
  周庄王:姬姓,名佗,桓王之子,(?——公元前六百八十二年在世),公元前六百九十六年——公元前六百八十二年在位。
  周天子看完礼单,心里又生气又高兴,他向大臣们说:“那个什么叫同的鲁国君主,来向寡人为齐国君主公子小白求亲,寡人记得鲁国君主是允,怎么成了什么同?”
  大臣单伯施礼奏曰:“臣禀天子,那一定是鲁国君主允已去世,他的儿子同,没有经过天子的同意和任命,自行即位为君。”
  “唉!”周天子叹了一口气,显得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他心里在想:古人云“落架的凤凰不如鸡,好汉不提当年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