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 白鹭涯头情难却

致青春之白鹭晴空 白路邪少 3493 字

  城市的雨淅淅沥沥的下着,天边的云早已压不住这个城市的慌乱,人们都拥挤的走到了这个涯头,路旁的警笛声,早已响彻在了数百米开外,那红色的警戒线把整个涯头包裹起来,在这灰色的雨季当中,最为突出的可能就是人们穿着的衣服,和那打着以关心为旗帜的人们的手中形形色色的雨伞。
  流言蜚语的轰动性瞬间在人们的口中传开,那形形色色的雨伞也慢慢的归为了几类。
  “这孩子好像是白家的,好可怜啊!老爹不在了,现在又弄成这个样子!”
  “这娃也太不懂事了,明明家里就不太景气,还想不开到这种地方跳涯!”
  “路上看书的时候看着挺认真的,那么好的一个孩子就这样走了,哎!”
  ……
  人们的议论的声音已经盖过了雨声,再也听不到那雨中歇斯底里的燃烧,没有人知道他在不在涯底,但是这个时候作为白家人,都不希望他在这里出现,因为如果他在这里,绝无生还的可能。
  汤唯诺穿过人群,走到这个熟悉的地方,这是他们两人从一开始就呆过的地方,这里可以躲避世俗的眼光,一旦有晴天他们都会来到这里,欣赏这里的落日,还有山崖下那曾经居住的房屋。
  她不想在这个地方发现白路的任何东西,四处都是烧焦的气味,那道晴天霹雳的雷,给过这世界最暖的温柔,以最严厉的方式,结束了他的余生!
  警察四处寻找,在山涯下最终找到了那一本已被燃烧得不成样子的小说,第一页还是写的那个故事,只是故事已经变得残缺不全!无法再去解读它真正的意义,也或许就算有人能看完整个故事,也无法真正的知道他内心想要诉说的故事!
  那本残缺不全的小说,被拿到了白家的面前,这不能证明什么!因为对于白家来说,没有任何人知道,他在写属于他的小说。
  作为白路的好朋友,汤唯诺一眼便认出了那个她当初为他选定的小说本,整个人惨淡地坐在了雨中的地上,口里陆陆续续的说道:
  “他……为什么?那是……他……写的……小说……”
  汤唯诺一点也不想承认她自己口中诉说的事实,但是右眼的泪已经开始流露出曾经的真情,再也无法掩饰自己内心的悲伤,那种惧怕的感觉从内心冉冉升起,那个无法相信的事实,还是踏踏实实的摆在了她的面前,尽管白家人不会轻易的相信,但是他们至少确定了一件事,白路来过这里!
  现在最要紧的是,在这里搜寻白路,是死是活都需要找到他,这也是警察现在正在做的一件事,人群开始疏散,雨越下越大,本来已经崩溃的山崖,再也承受不住这么多人的挤压,迎来了它的第二次崩塌,那股轰隆隆的绝响,吓退了一半的人!
  只留下了汤唯诺一人,还紧紧的依靠在那崩塌的涯边,很奇怪的是只有汤唯诺所在的那一边没有崩塌,整个山崖形成了一个月字形的崩塌口,像是在吞噬着某些东西。
  “汤唯诺!你干嘛呢?快退回来!”刘欢叫道。
  “你疯啦!汤唯诺!”班主任王静怡也大声喊着她的名字!
  警察也着急的想要向前,但是那崩塌的口子再也禁不住第二个人的重量,现在只有汤唯诺自己从那慢慢的走过来,时间一分一秒的推移,雨也越下越大,人突然从一半有聚集起来,这一次他们关注的不是那个已经走掉的白路,而是面前这个穿着白色连衣裙,在雨中呆呆的女孩!
  白宸苏突然说道:“汤唯诺!我哥到底和你说过什么?”
  所有人都在惊奇,为什么这个少年会说出这样的话!
  “小苏,你干嘛呢!现在提这个!”白喆思想要打断他的话,但是为时已晚!
  “从一进学校,我就认识了他,那个时候他不喜欢说话,特别的内向,每次都需要你和他说一句话,他才肯搭理你!其实他不是不想说,而是怕自己说错的话;他很孤独,走路很快,为了赶上他的步伐,我的步伐也渐渐加快,而他的步伐却在和我一起的时候慢慢减小,我也慢慢的理解他,而他也渐渐的接受我的存在。”
  “这么小的年纪,就谈恋爱吗?”人群中议论纷纷的声音又开始了!
  “果然又是因为爱呀!现在的年轻人都在想些什么呀?”
  “这也太早熟了吧?”
  讽刺接踵而至,警察再也压不住那些哄乱的声音,甚至有人说出了这样的话:
  “就是这女孩害死了他!”
  “不!不是我!不是我!”汤唯诺崩溃的叫喊道,雨越下越大,那歇斯底里的怒吼传遍了整个山涯,仿佛在告诉着这个世界,他很不公平,为什么要给这样的孩子?如此这般的打击?
  没有人能理解他心中的痛苦,恐怕现在也只有汤唯诺知道他每天到底在想些什么了!
  “白路!我恨你!你就这样走了!留下我算什么?让我背负这所有的骂名吗?”汤唯诺内心崩溃的声音终于散发出来,这个时候的她才知道白路对于自己有多么的重要。
  学校的下课铃声也终于响起,雨还是下着,前来的学生也渐渐的变得多了起来,而家长和孩子的相遇也必不可少。
  “我靠,现在是什么情况?那家伙死了没有?不会就只是说说吧?我量他也没有那个胆子,敢从这跳下去!”人群中的这个声音立刻引来了无数人的围观!
  这说话的不是别人,就是那个一直欺负白路的朗读者,迎来别人的围观,他内心感到无比的自豪,这鹤立鸡群的感觉,让他内心更加的大胆!
  “汤唯诺?我总算明白了!怪不得那么袒护他,那个臭丫头就是祸害白路的罪魁祸首!”
  “我就知道!这家伙没安好心!”说话的是与朗读者一起过来的同班同学!
  “杜鹏飞!你再瞎说话,信不信明天叫你家长?”刘欢在另一边说道。
  “这是事实嘛!”朗读者杜鹏飞声音减弱,他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英语老师也在旁边,更没有注意到学校的校长,还有他的班主任,这下自己可玩大了!但越在这个时候,他越不能退缩,这不就变相的表明自己在说假话吗?
  “老师,我举报!汤唯诺和白路两个人平常就勾勾搭搭的,他们两个早就好上了!”
  这可笑而滑稽的声音,说得如此的斩钉截铁,必然又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这更加的肯定了一个方向,就是因为汤唯诺,白路才走到了今天。
  “你们……够啦!”汤唯诺一声怒吼!
  白鹭涯也颤抖了起来,汤唯诺也在这一声怒吼中昏睡过去,所有人担心的事情发生了,白鹭涯再次张开它的央央大口,崩塌开始……
  “我去,快跑啊!”人群慌乱,生怕自己也掉下去,所有人都开始往后退,随着最后的崩塌声结束,令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结局发生了。
  白鹭涯真正的面貌露了出来,那被泥土掩埋着的的巨石在雨水的洗刷中渐渐变得清晰,汤唯诺所在的地方正是那巨石的头部,那个伸出涯壁的巨石,长着尖尖的巨嘴,像极了那个白鹭1!
  汤唯诺白色的连衣裙仿佛要与他融为一体,那尖尖的白鹭的喙上是被那一道晴天霹雳的雷打黑的印记,石头上插着一根长长的金属,贯穿了整个白鹭的喙,难怪雷电会打上这个地方,原来是有牵引着它的东西。
  此时的汤唯诺全身已被麻痹,生死未卜,那垂下的手臂挂在喙边缘,闪电依旧带着它的光辉,闪烁在天边,那道紫色的霞光映射在云端,倾盆大雨也终于有了减小的趋势,那云里雾里的所有一切也渐渐清晰。
  大雨遮蔽了所有人的双眼,人们开始退去,因为那道雷声的来袭,也让一些在旁的人感受到了那股恐惧,警察也怕再次发生危险,让所有人赶紧回家,陆陆续续的人都走了,却没有一个人敢上涯头,因为那闪电依旧闪烁着,那白色的金属依旧还在那里,谁也不知道下一道雷电什么时候会到来,或许现在的汤唯诺已经被那道雷给……
  难道真的需要成就一对苦命鸳鸯吗?
  “小诺!小诺!”汤唯诺的家人赶到了!
  “您是?”一旁的警察问道,阻止了他继续前进。
  “汤唯诺的爸爸?您怎么来了”王静怡看到这个年迈的老人,赶紧上去搀扶,来人正是汤唯诺的父亲,一个50岁的老者。
  汤父是老来得子,以至于他的老伴在生下汤唯诺之后就去世了,汤唯诺今年12岁,1997年出生,从小跟随父亲长大,这个宝贝女儿是他的心头肉,平时不容许出现任何差错,小一些的时候一直都是每天送她上学和接她放学,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怎么能让他不心急啊?
  “汤爸爸,您别着急,小诺没事的!现在有警察在,都会没事的!”班主任王静怡安慰道。
  “怎么能没事?你告诉我现在这个情况,怎么能没事?你说啊!”汤父四处张望着,寻找着那个熟悉的身影!
  因为雨的关系,导致整个涯头都是雾茫茫的,很难辨清方向,更不要说在这里找到一个人的身影,但就是在这艰难的情况下,他依旧寻找着那仅有可能的希望!
  终于他的目光锁定在了那个白色的连衣裙上,然后一把推开了王静怡,怒气冲冲的扔下了手中的伞,直奔涯头!
  慌张的情绪即刻被点燃,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这个老头身上,王静怡倒在了泥潭之中,本来已经打湿了的衣裳,再加上这厚厚的泥土,整个人都变了样!
  而此时的天边雷声阵阵,天空仍旧下着不大不小的雨,汤父迈着他摇摇晃晃的步伐,冲向了他唯一的女儿——汤唯诺!
  希望大家喜欢我的作品!《致青春之白鹭晴空》,我是白路邪少,谢谢您观看和陪伴,我会继续努力的!后期持续更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