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老年组职业赛

联盟之以混之名 争不过 2583 字

  “打职业?那必须牛逼啊!就你这一手单杀the shy,怎么都有S赛冠军的实力了吧?”
  张冬笑着说道.
  “????”
  “冬子你有恶心到我...”
  “梦里举办的S赛?”
  “什么时候LOL有老年组的职业比赛了?”
  听了张冬的这番话,观众就有点忍不下去了.
  方远顿了一下,用极其严肃的语气说道:“我是认真的,没有开玩笑.”
  听道方远的语气,张冬不敢置信的再次确认道:“真的?”
  “真的!”
  方远再次肯定的回答道.
  “卧槽?!?!”
  “大哥,醒醒,这不是做梦,你不会真觉得自己能单杀the shy,所以要去打职业了吧?”
  况且这tm也不能算是靠实力单杀的啊!
  张冬知道方远一直有个职业梦.
  方远出道便是“天才少年”,当然这个天才少年并不是嘲讽,而是真正的天才少年.
  谁还没有个18岁呢?
  当时的方远反应极快,打法凶悍,一时间国服基本没有人愿意排到方远.
  排到方远,那就是队友四个幸运儿和对面五个倒霉蛋之间的故事了.
  虽然说方远当时实力乃是国服最顶尖,但是方远的职业路却是坎坷无比.
  等到方远完成学业下定决心去打职业的时候,误入垃圾俱乐部.
  怀着对职业的憧憬,在这个垃圾俱乐部打了近一年,却发现自己这么久以来所做的事情就是打网吧赛,拿到城市争霸赛的冠军,之后卖掉晋级LSPL的名额,接着再从底层打起.
  这哪里是在打职业?
  待在这种队伍,和冠军就彻底没关系了吧.
  还不容易被有个老板看上了,能打LSPL了,结果还没打两场呢,战队老板破产跑路了.
  方远就去医院拔颗牙的时间,回来就被告知战队解散了.
  关键是合同当时在老板手里,这战队解散了,合同还在呢,方远身上有这个合同,还没办法加入新的战队.
  联系不到老板啊!
  后来虽然合同的问题还是解决了,但是时间已经拖的太久.
  等方远再次加入职业队试训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状态已经大不如从前,缺乏长时间的训练,再加上年纪渐渐大了,反应也跟不上那些年轻小将.
  不少对方远有着很高期待的观众,纷纷道可惜,没能看到这样一个天才在赛场上绽放自己.
  所以方远便成了一个主播,常年直播高分段排位.
  当然,直到今日,已经29岁的方远,已经成为了一个下饭主播,连“操作型”主播的名头也没能保住.
  本来打职业这件事都已经被方远给忘的差不多了.
  但是突然一个什么职业选手训练系统突然出现,说是要帮助方远打职业,这又勾起了方远那颗沉寂许久的心.
  尤其是这波“单杀”过后,方远看到自己的“反应”的属性栏中,已经从-6变成了-5,这更是让方远对这个系统相信了几分.
  系统的训练模式主要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就是英雄熟练度上,当方远用一个英雄在钻一以上段位赢下一场,并且拿到MVP的时候,这个英雄的熟练度就会加1,这个熟练度可不是LOL中的那个熟练度,而是真正对于英雄的理解、使用等等.
  每个英雄的满熟练是100.
  当熟练度到达100的时候,就可以说已经将这个英雄融会贯通了,那时候便是说是世界第一XX也不为过.
  第二个就是反应力,反应力的标准便是方远自己巅峰时期的反应,系统将其设定为1.
  根据系统发布的任务,方远完成任务,可获得反应值的属性点,系统的上一个任务是单杀一个职业顶尖上单.
  任务的难度会依次增加.
  虽然方远的这个“单杀”有些尴尬,但总归还是完成了任务,获得1点属性点,反应值也就从-6变成了-5.
  当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自己的变化时,方远才说出了打职业这个想法.
  他相信,只要按照这个样子训练下去的话,只需要一两个月,他就能达到职业选手的水平.
  “这件事下播之后我们再说好了,现在先打完这局游戏吧.”
  张冬也搞不懂这方远到底怎么回事,这个岁数了,不想着结婚生子,居然说什么要去打职业?
  “大哥,那你来帮我嘛,万一等会the shy发育起来,那咱们不是要输?这要掉到钻二了啊!”
  钻一才能打职业,这总不能职业梦还没开始,就要结束了吧?
  “就来了,你能控他吗?”
  张冬可不同于方远,虽然说方远算是张冬的师傅了,但是张冬可是真正意义上的天才少年,不少俱乐部都找过张冬,方远更是给张冬联系了不少俱乐部.
  但是张东本人并不乐衷与此,他还是喜欢和方远这样无拘无束的双排下饭.
  见实在劝说不动,后来方远也就渐渐放弃了.
  “你小心一点,这波他有大招,别被反杀,这个人有点怪的.”
  方远提醒道.
  这可是the shy的阿卡丽,要不是方远充分发挥了塔之子的特性,恐怕不知道要被单杀多少次.
  而塔之子付出的代价就是仅仅12个补刀,被压了将近40刀,不过总归还是苟住了.
  估计the shy打了这么久的韩服,都没遇见这么能苟的人吧.
  看到张冬的蜘蛛已经到位,方远控制着石头人直接前压,先给到阿卡丽减速,阿卡丽直接放下霞阵,便准备反打.
  借助阿卡丽出手暴露自己的时候,方远贴近阿卡丽,才选择放出大招.
  这样近距离的大招,可以说是最难躲的了.
  “卧槽?!”
  “啊?”
  方远和张冬两人的惊呼几乎同时响起.
  阿卡丽用一段的大招躲开了石头人的大招!
  等到阿卡丽Q技能出手的瞬间,两人才明白过来,the shy的目标根本就是蜘蛛,而不是逃跑.
  张冬慌忙之中出手的结茧,被阿卡丽的E技能轻松躲开.
  当阿卡丽带着被动再次触发E技能印记返回时,打出被动的伤害,蜘蛛的血量已经被压到了一半左右.
  “我....”
  张冬有点慌,这阿卡丽是什么鬼啊?
  这也太夸张了吧?
  这躲技能就跟是提前导演好的一样,虽然说起来容易,但是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有序不紊的完成,张冬也只能赞叹一声不愧是the shy了!
  张冬也不敢托大,交出闪现躲开了阿卡丽的二段大招.
  紧接着蜘蛛刚才交出的技能在阿卡丽身上炸开,阿卡丽此时的血量也不是很多了.
  张冬这才决定反打.
  而the shy看到自己技能被躲,知道不能再追了,便要撤退.
  The shy本人还感慨一声,还好蜘蛛闪现已经交了.
  此时的距离即便是吊钢丝,也追不上来.
  “呼,算了,追不上了.”
  虽然方远这么说了,但是张冬并没有打算放弃.
  吊钢丝先借助近战兵落地,做出第一段的位移,交Q技能给后排的远程兵做第二段位移,在Q技能触发之前,惩戒出手,提前击杀后排兵.
  这样蜘蛛的Q技能在命中之前,后排兵就已经被击杀,虽然蜘蛛做出了又一段的位移,但是蜘蛛的Q技能并没有进入CD.
  此时蜘蛛和阿卡丽的距离经过这两段位移过后,已经非常近了.
  紧接着Q技能直接对准阿卡丽,扑过去一口咬下.
  将阿卡丽击杀.
  张冬的这一手操作,直接看呆了方远和在场的所有观众.
  包括the shy在内的所有人,都以为杀不掉了,结果张冬以一种让人看不懂的操作,强行完成了击杀.
  “什么?!”
  “蜘蛛还能这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