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这不符合设定

勇者传说之英雄帖 三顾书庐 2199 字

  很快,祭坛上的惨状就让国王有些不忍直视。
  除了少数几个手中拿着一本小册子大声朗读的人还算有些“勇者”的模样,剩下的不是捧着一个黑色发光盒子大喊大叫,就是穿着各种稀奇古怪的睡衣横七竖八的躺在祭坛上。
  这一幕就连身后的教皇和一众信徒们都看得目瞪口呆。
  “格雷德,有多少人?”国王黑着脸问道。
  “一共38人,陛下。”教皇态度恭敬严肃地回答,不光是因为有外人在,更是因为召唤来的这些人实在不像是“勇者”应有的模样。
  勇者召唤仪式,每500年也只能使用一次,倘若这次召唤失败了,没有勇者的助力,凭借斯坦利王国的实力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抵挡住魔神军团的进攻,形势十分严峻,教皇也不敢再随意。
  “失败了吗?”
  显然,国王并不相信眼前这38人就是传说中纵横无敌的勇者。
  “陛下,他们是异界人,不能以我们的常理去判断,说不定在他们的世界这些行为代表着······勇猛呢?”教皇硬着头皮解释道。
  而在祭坛上的这38名“勇者”,也陆续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不一样的世界。
  “怎么回事?我这是在哪?”
  “这、这是哪个整蛊节目吗?哈······哈哈,真······真是神不知鬼不觉啊······”
  “杨彤彤?”
  “梁丽清?”
  “吴春峰?”
  “罗庞洁、孙鉴宁?怎么大家都在啊!”
  祭坛上在经历了一阵短暂的寂静之后又开始暴动了起来,他们警惕地看着国王一行人,,慌乱地叫醒了还躺在地上睡觉的“勇者”,缓缓地聚集在一起。
  “看来他们都互相认识。”国王说道。虽然他听不懂“勇者”们都在说些什么,但从他们的表情中可以看出,似乎都是相互熟知的朋友。
  “陛下,我觉得那位倒是挺有可能是勇者。”教皇指了指躲藏在人群中的一名男性。
  国王顺着教皇指的方向望去。人群中一个小心翼翼躲藏的男子便深深吸引了他的目光。
  “是一个练家子,造诣应该不低。”国王眼中流露出一丝惊喜。被教皇指明的男子明显有着跟其余普通人完全不可相提并论的深厚武道根基。
  “凫(fu、第二声)云,这是哪啊?我们该怎么办?”而就在这名男子的身后,一个在人群中略显矮小的“勇者”紧紧攥着他的衣摆,显然无法适应这突如其来的巨大变故。
  “等着,不要说话,他们应该没有恶意。”凫云仔细观察了一番眼前这些人,笃定地说道。
  “哦,好吧。”矮小“勇者”弱弱地回答,好像习惯了听从他人的指示。
  见人群逐渐安静下来,似乎还选出了一个头领,听口音应该是一个叫“班长”的人。
  国王知道这群人中勉强有人可以主事了,尽管主事的人不是他欣赏的那名男子让他感到惊讶,但他依然走上前去试图交流。
  而那名班长见这名穿着华贵的人走上来,也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紧跟着向他靠近。
  班长不太明白这个国家的礼仪,便只是简单的鞠躬,正想开口交流,对方一开口却把自己给震住了。
  “@ξζw□∮〓※》n*√╳々♀♂∞1x≡ДeeЖ3nnkЦЧwwbЫbЭЮrㄅㄉㄓㄚㄞㄢㄦㄆㄊㄍㄐㄔㄗㄧㄛㄟㄣㄇㄋㄎㄑㄕㄘxㄜㄠㄤㄈㄏtㄖㄙㄩㄝㄡㄥ!”
  不应该啊,怎么听不懂呢?
  这不符合穿越者设定啊!
  像他们这些醒着穿越和其他睡着穿越的可有着完全不一样的感受。
  几乎没有任何征兆,周围的景物突然就变成了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
  这绝非人力所为。
  尽管难以置信,但这位班长知道,自己、包括他的同班同学们,应该都是穿越到了一个异世界。
  但是不应该啊。穿越者不应该都是自动学会异世界的语言吗?
  尽管如此,这位班长还是决定开口试一试,说不定只是自己听不懂,而对方却可以听懂自己的语言呢?
  “请允许我向高贵的您致敬。鄙人顾弘良,来自地球华夏国于宁市于宁中学,我希望慈悲的您能够为我们解答······”
  国王起初见眼前这名班长耐心地听完了自己所有的话,还以为对方懂得自己国家的语言,结果一听下去,国王便瞬间明白,对方根本就是硬着头皮不懂装懂罢了。
  毕竟此刻这名所谓的班长说的话,听进国王的耳朵里就跟一团乱码没有多大的区别。
  顾弘良说话间一直在仔细观察国王的神色,见国王的眉头越皱越紧,脸色逐渐阴沉,他也明白这个世界的人听不懂自己国家的语言。
  不光是汉语,博学多才的他在这一番话中接连切换了英语、日语、德语、法语、俄语、西班牙语,把高考外语科目六大语种全都说了个遍,但却没有一点儿奏效。
  久说无用,顾弘良干脆也懒得再费口舌,起码现在看来眼前这行人似乎没有恶意。
  “凫云,真的不会有危险吗?”矮小男子一直躲在凫云的身后,看到班长与对面交谈无果,生怕对方凶性大发,要灭了自己怎么办?
  “陈青,我劝你还是好好练练胆子吧。”凫云无奈地说道,“这个世界八成已经不是你印象中那个平和安逸的世界了。”
  凫云四处张望了一番,每一个人的身上都散发着令他惊惧的气息。
  “啊——是、是吗······”陈青有些羞愧的低下头,不敢和凫云对视。
  凫云见状缓缓叹息,但也不强求,十几年来养成的性格并不是那么好改变的。
  看陈青有些心神不宁,凫云不太放心他能以现在的状态应对随时可能到来的危机,只得出声安慰道:“放心吧,看这里的布置和眼前大部分人的装束,我们应该是处于一个祭坛之上,说不定还是这些人把我们召唤过来的也不一定。如果是这样,他应该有求于我们,更不会对我们动手了。”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凫云没有说出来,那就是自己这些人或许就是他们用来孝敬神明的祭品。
  果然,陈青闻言后紧张的神色立马和缓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