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群穿

勇者传说之英雄帖 三顾书庐 2653 字

  “伟大的光之女神——拉蒂尔!吾是斯坦利王国第6代国王——帕特里斯·拉蒂尔·埃夫拉!女神啊!尘封千年的魔神即将苏醒,您最虔诚的子民正在遭受前所未有的灾厄!慈悲的神啊——!请您再次降下救世之光,召唤传说中的勇者,拯救您的子民吧!”
  斯坦利六世立足于一座巨大祭坛的中央,在其身后是斯坦利王国国教——光明教会教皇——格雷德·卡梅伦。
  教皇见国王发起了祷告,默默地退到了祭坛的下方,在他的身后,是斯坦利王国权势最高的百名贵族和从教会筛选出来最为虔诚的千名信徒。
  斯坦利六世雄浑的声音依旧在祭坛回荡,教皇也随之张开了双臂,闭上双眼,唇瓣微微颤动,断断续续地挤出一长串深奥的音符,紧接着浑身陡然散发出柔和的白光。
  看到这一幕,教皇身后的百名贵族和千名信徒不约而同地跪伏在地,同样唇瓣微动,诵唱着深涩难懂的音符。
  与此同时,中央大教堂的钟声突然敲响,紧接着全国各地的教堂的钟声也接连响起。
  听见这钟声,全国上下不论是何人,什么身份,都赶忙放下手中的事,跪伏在地。甚至就连有些在河里嬉戏的孩童,都只得把头埋在水里。
  仿佛是神明感受到了这份虔诚的信仰,每个人的身上都浮现出了乳白色的光芒。这份光芒渐渐脱离出它们的身体,宛若一场逆转的流星雨,上万道白光冲天而起,向同一个目标汇聚。
  白光很快便出现在了祭坛的上空,它们接连不断的冲向那些匍匐在地的信徒和贵族。
  信徒和贵族身上的白光要比普通百姓们浓烈的多,而在融合这从天而降的白芒后更是变得愈发旺盛起来。
  时间直至黑夜,天上的白光才逐渐消失,尽皆融入到信徒和贵族的身体里。此时的他们,个个都像一个小太阳,将这祭坛的黑暗全部驱散。
  “去吧。”
  教皇一声轻语,虽然极其细微,但本就修为不凡且汇集了众生愿力的贵族和信徒都不能以常人而语。
  他们尽数起身,走上了祭坛,用他们的身躯组成了一个六芒心形,而他们身上的白光,也开始向着中央的斯坦利六世汇集而去。
  很快,一道耀眼的光柱从祭坛上冲天而起,它的光芒照耀了世界各地,为整个世界带来了新一天的黎明。
  “格雷德,怎么样,能成功吗?”
  在白光冲天而起的那一刹那,国王和那血贵族信徒们就被转移到了祭坛下方。望着这有生以来在黑夜中见过的最伟大的光芒,国王红着眼,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光从步骤上看很是完美,如果传说是真的话,应该可以召唤成功。”教皇的年纪要比国王大得多,此刻弓着腰,衣袖遮着眼睛,就像在擦拭泪水,看上去就像个垂暮老人,“话说陛下,咱们可以戴上墨镜吗?”
  国王闻言向身后看去,发现不光是自己和教皇,身后那一众信徒们都已经“激动”得“痛哭流涕”。
  “不行!”国王硬着头皮说道,“我们可是光明女神的信徒,怎么可以畏惧光明?尤其是你,格雷尔,作为光明教会的教皇,更不应该说出这种话!”
  “是,陛下。”教皇无奈地点头,随即又重新仰起头,眼泪顿时掉的更加厉害了。
  光芒就这样闪耀了一个晚上,斯坦利王国的子民们也大多都度过了一个无眠的夜晚,因为他们期待、好奇、恐惧着他们的未来。
  “嗝儿嗝儿嗝儿——”
  毛色鲜艳的大公鸡开始啼鸣,紧接着是教堂的钟声又重新开始回荡起来。
  国王握拳的手不自觉的又紧了些,教皇那弯了十几年的老腰少见的挺直了起来,信徒们不自觉地走前两步,虽然无比激动,但依旧队列整齐。
  斯坦利国的其他民众也纷纷走出家门,看着那道贯彻天地的白芒光柱渐渐变淡,一个巨大的光球顺着光柱缓缓下落。
  “要来了!”国王也有些按耐不住性子,走到祭坛的阶梯前,望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巨大光球,“成败在此一举!”
  光球缓缓落地,国王近距离细细看去,发现这竟然向一个巨大的散发着乳白色光芒的蚕茧。
  “难道我们的勇者是一只巨大的虫子?”国王不禁纳闷道。
  “不对呀,根据历史记载,666年前降世的勇者分明是一个人啊,不然也不会称呼为勇者了吧。”教皇说道。
  “可是历史记载的那一位勇者可不是从茧里出来的。”国王质疑道。
  “这倒也是。”教皇也被说的有点儿摸不着头脑,“历史上记载的明明是召唤仪式召唤了一颗天外陨石,并不算巨大,勉强一人高。那一位勇者就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
  “我记得那名勇者的‘天赋职业’是‘平地小妖’,他却偏要说自己是什么······齐天大圣?”
  “而且那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平地小妖’职业也确实厉害,在那个魔物横行的时代能够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只可惜我们本土世界的子民们再没人能觉醒这份职业。”
  “嗯,话说回来我还没见过这么大的茧,这差不多有一间小教室差不多大了吧?”国王惊疑道。
  “大概能容纳30多人的模样。”教皇应和道。
  “咔——咔——”
  在场的众人精神一震,只见那巨大的蚕茧白光散去后,洁白无垢的表面突然生出了一道裂缝。
  “这么大的蚕茧就要碎了,倒是怪可惜的······”国王忍不住心中惋惜了一下。
  “咔——咔——咔——咔——咔——”
  那一道道细小的裂缝不断蔓延,很快便遍布蚕茧全身,在一声声脆响中逐渐展露了里面的光景······
  “来左边儿跟我一起画个龙,在你右边儿画一道彩虹,来左边儿跟我一起画彩虹,在你右边儿再画个龙。在你胸口上比划一个郭富城,左边儿右边儿摇摇头,两个食指就像两个窜天猴······”
  还没等国王走前去探查,一阵异常魔性的声音却忽的从茧里传来。
  国王的脚步一顿,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有种想要翩翩起舞的错觉。
  “这是歌吗?唱的是异界的语言?还蛮有动感的。”教皇的身体微微摇摆,也有种被魔性征服的感觉。
  然而随着蚕茧的逐渐碎裂,传播出来的魔性声音似乎不只有一句······
  “i’mlihua,achinesestudenttakingsummercourseinyouruniversity.i’mwritingtoaskforhelp.icameherelastmonthandfoundmycoursesinteresting.but······”
  “嗟乎!一人之心,千万人之心也。秦爱纷奢,人亦念其家;奈何取之尽锱铢,用之如泥沙?使负栋之柱,多于南亩之农夫;架梁之椽,多于机上之工女······”
  “诶呀我去快上啊!要团灭了呀!哎呦我的星啊!恩?什么鬼······怎么断网了?!”
  “哎呀老爸你别催了!我这不是正在做吗?你看我可是深夜给周杰伦打榜呢,我绝对帮你把杰伦推上榜一,放心吧······怎么断网了?!”
  “传统文化是维系民族生存和发展的精神纽带。民族文化是民族生存和发展的精神根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