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0 外婆

武侠之最强BOSS只种田 和齐生 2313 字

  从之前牛大力让赌场的人向他们下跪赔罪,夏冬草就认为她这个外甥不简单,可能人家压根就看不上那二十多两,但她夏冬草做人也有做人的原则。
  却在她们聊天的空档,林小妹突然失声道:“你没骗我吧?”
  二丫小脸很是认真道:“表姑,二丫从不骗人,我们家以前也很穷!”
  林大妹和林小妹眼中满是不信。
  在她们看来大丫和二丫穿得这么好看漂亮,一定非富即贵,但刚刚二丫却跟她们说,她们以前过得很苦。
  夏冬草疑惑的看了过来,“大妹,小妹你们大惊小怪做什么?”
  林小妹先道:“娘,二丫跟我说,她们以前过得很苦,经常穿不暖吃不饱,还要干很多的活!”
  夏冬草错愕了,看向两个可爱又娇小的小丫头,她怎么也不信大丫和二丫过得是那样的苦日子。
  “姨奶奶,二丫说得没错,我们以前连一口饱饭也没吃过。”大丫小脸很是认真,根本不似说谎。
  夏冬草看向李香兰。
  “小姨,两个丫头没说谎,我们以前的日子确实过得不怎么样!”
  李香兰叹了口气,便将在老牛家生活的艰辛说了出来,听得夏冬草母女三人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那你们?”
  李香兰知道夏冬草要问什么,便道:“其实这要从去年大力哥生了大病说起了。”
  李香兰又将牛大力病好后,他们从老牛家分出来过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出来。
  打死过大虫!
  抓过大野猪!
  将蚯蚓养鸡的方子流传。
  做五香茶叶蛋。
  一件件事,听得夏冬草回不过神来。
  而牛大力却被夏长成拉到里屋,里屋漆黑无比,密不透风,显得很是阴湿,若不是屋顶透过进来的那丝丝光线,只怕屋里会伸手不见五指。
  尽管如此,牛大力还是依稀见到里屋床上躺着一个人,人呼吸极为微弱。
  牛大力心里隐隐有个猜测,“外公,你说外婆身体不好,那为啥开窗啊?”
  空气不流通,就算没病也会闷出病来。
  而且,屋里阴森森的,想来长时间没见过光,这怎么可能让病痊愈?
  牛大力打算推开里屋的窗口,却被夏长成制止了。
  “不能打开!”
  牛大力不解的望着夏长成。
  夏长成摇摇头,“你外婆身子不好,不能吹风了。”
  牛大力一叹,古人认为,风为百病之长,而生病的人往往是身体最虚弱的时候,所以为了防风,人们会将屋里门窗关紧,以免屋里的病人受凉。
  夏长成并不知道牛大力想什么,走到桌前,将桌上的油灯点亮,原本黑漆的里屋忽然变得昏暗起来。
  “你外婆自从你娘去了后,病了一场,身子就不怎么好过,时好时坏,那时家里困难,没什么钱,那时也是最苦的时候,你大舅媳妇跟人跑了,你小舅为了凑银子为你外婆治病,就去参军打仗,当年外族入侵大齐,每个参军的人会得到八两银子。”
  “可这一去,二十多年来,没有任何音信!”
  夏长成说得老泪纵横,把老夏家的情况告诉牛大力听。
  牛大力也了解了个大概,他果然有两个舅舅,一个姨妈。
  不过,夏家的情况不是特别的好。
  自他娘去世后,情况那就更不好了,外婆思女成疾,大病一场,夏家为了医治外婆,可谓是砸锅卖铁,家里穷得叮当响。
  大舅的媳妇受不了苦,跟人跑了。
  小舅为了筹钱,去当兵,拿来八两安家费,可这一去不回,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牛大力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夏长成,他没想到娘的娘家会这么多苦多难。
  “外公,那你们当年为啥不到俺家借银子?”
  怎么说牛老根也是夏家的女婿,没可能牛老根会见死不救吧?
  夏长成自嘲笑道:“当年,你大舅和小舅去你家借钱,你知道你爹跟他们说什么吗?他说没银子!可当时,他竟然办婚事!”
  “你娘才去了没两年,他就急着娶小的!你小舅气不过,和你爹打了起来。”
  夏长成懊悔不及,早知当初牛家是那么靠不住的人家,他就不将闺女嫁过去了。
  后来,就更不用说了,小舅打了牛老根,钱婆子说要报官抓小舅,牛老根突然做起好人来,说什么打人的事不跟小舅计较,让小舅以后再也别来他们家了。
  而牛老根无情的话彻底是寒了夏家所有人的心。
  牛大力也总算明白为什么夏家一直来以来没来杏花村看望他的原因了。
  之后,就是大舅媳妇跟人跑,小舅去当兵,原以为小姨能嫁个好的人家,但谁曾想那户人家以前确实挺富裕的,但在林永生的败家下,那户人家日子一天不如一天。
  再加上小姨多年生不出儿子,在婆家的地位更不如了。
  好不如怀上,却是个女娃。
  “你娘的事,我们也知道怪不了你,这些年一直对你不闻不问,但没想到你不但没有责怪我们,还帮你小姨家还了赌债!”
  夏长成神情颇为自责,他大闺女是生儿子时难产去世的,他们心里一直觉得若是当初没怀孕,大闺女就不用死。
  “外公,你别这么说,俺帮你们是应该的,俺想俺娘知道后一定很高兴俺这么做。”牛大力憨厚的脸庞认真道。
  “你不只是模样像你娘,连性子也是一模一样!”夏长成想到什么,忍不住落泪道。
  牛大力不用问也知道夏长成一定是想起他娘了。
  为了不让夏长成伤感,他顿时将话题转移到外婆身上,“外公,那外婆如今这是怎么了?”
  “一直以来你外婆的病就时好时坏,可谁曾想在年初,你外婆突然晕倒,昏迷不醒,请了郎中,郎中说你外婆过不了今年。”
  夏长成忽然想到什么,紧紧抓住牛大力的手,“外孙,你跟我说,我晕倒时,你是不是给我吃了什么?”
  当时,他在晕迷后清晰感觉到有人喂给他吃了什么后,原本沉重的身体突然轻松了许多,仿佛沐浴在温暖的春风中般,头脑也渐渐清醒。
  后来,他更是隐隐约约听见牛大力安慰夏冬草的话,让他更加笃定之前牛大力喂他吃了某种药物,这才让他好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