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焕然一新

山洼小富农 醛石 3589 字

  回到了温家村,温煦还没有进村感觉到了村子的变化,以前刚回来的时候虽说离开了十年,也没有觉得村子有这么大的变化,现在仅仅离开了两个晚上,这变化就能实实在在的感觉出来了。
  首先变化的就是,三座桥之间连接的道路上都铺上了沥青。可是到了进村的大道上铺的就不是沥青了,而是仿条石的水泥大砖条,乍一看好像是地面上铺上了一层斜纹的大青石板,相当有逼格。
  但是仔细一看就能看出是水泥制品,温煦说是水泥制品只是猜测,具体是什么做的温煦也不知道,反正是不青条石,这玩意儿现在铺路?那真是太讲究啦,师尚真目前还没有这个钱,以后有的话,并且师尚真还在的话,按她的性子说不准就能铺出这么一条路来。
  过了小丘,进到了村口,右侧的民宿又好了几间,现在已经起了样子的民宿,展现在眼前的是一幢幢错落有致,参差不齐但是又充满着韵律的新派江南建筑,每一幢的小民宿特点都不一样,但是有一点是共通的,那就是几乎每幢建筑都能看到大大的落地窗,通透的公共空间,时不时的还能听到人工的泉水哗哗的响声。
  更别提各家的门口,竹木掩映鸟语花香的,就这样的民宿要是放到有名气的点儿,一晚上最少也得**百,直追五星酒店。
  唯一有点儿瑕疵的是,条子大路只铺到了村口几百进处就停了下来,不是没的铺了,而是温煦回来的早了,没有完全铺起来!
  所以车经过的时候,就能听到咚咚的几声,车轮子从十几厘米高的条石落到地基上的声音。
  “温煦回来啦?我的狗子带回来了没有?”
  就在村口,温煦遇到了迟老爷子,现在老头正背着手,手上拿着一个玻璃杯,头上扣着一个斗笠,打扮的像是个老农,带着几个学生正往村公所走呢,想必是刚从老茶园那边回来。看到温煦的车来了,立刻走了过来,二话不说就开始要狗。
  “带回来啦,正在后厢里放着呢,等着到了家我给您送家里去!”温煦停下了车子,把脑袋伸出了窗口和迟老爷子聊了两句。
  大林子这时候正好猴在旁边不远的树杈上,小家伙正弄一个竹杆子上面挂了一条线,看样子是在塘子里钓鱼。
  听到迟老爷子说小狗,立刻引起了他的注意:“迟爷爷,你们说的是什么狗?”
  “栋梁上次配的小狗,现在我要了一条,温煦给我接过来的”迟老爷子笑着回了大林子一句。
  大林了听了说道:“也不知道卓叔奶家什么时候再配狗,我也想要一条!”
  “别等了,车上正好还剩一条,也是你小子运气好!”温煦一听这儿就有一个要的,立刻招呼说道。没有想到明珠没什么人要的小狗,还没有进村就分了出去。
  听说还有一条小狗,大林子立刻把手中杆子一甩,手脚并用从树上滑了下来,一边滑一边还说道:“叔爷爷,让我看看小狗,让我看看小狗!”
  有一句话叫乐极生悲,就在这小子心花怒放的时候,只听到刺啦一声响!
  声音还挺大的,弄的大家的目光一齐落到了这小子的身上!
  只见这个时候的大林子,棕色的长裤子上立刻出现了一道长长口子,把半面灰不溜丢的黝黑的小屁股直接暴露在了空气下,不光是小屁股,半边的小雀儿都被大家看的一清二楚的。
  “哈哈哈哈!”
  看到大林子囧样,四周的大人们立刻发出了一阵哄堂大笑。
  而滑下了树的大林子刷的一下脸就红了,只见他一只手攥着自己的裤子,另一只手伸到屁股后面,挡住自己走光的部位,然后就这么形态怪异的往自己家的方向挪。
  一边挪一边还说道:“煦叔爷,小狗别给别人啦,我回家换了裤子就去你家抱狗!”
  说完这一句,也顾不上捂裤子了,撒开了脚丫子就这么任凭春天的小风吹拂着裤裆里的小雀儿,迈开了步子往家里跑。
  温煦笑完了,准备发动车子。
  温世贵说道:“行了,就在这里停,我们就在这里下了,顺带着把东西放到村公所里!”
  迟老爷子一听就明白什么事了,张口问道:“结果出来啦?”
  “出来了,一说两个瓶子一百万,一说两个瓶子一百五十万,我们也不知道谁真谁假。不过我倾向于那个王教授说的,陈教授太不靠谱了,什么玩意儿!”温世贵一想到了陈教授的嘴脸,不由的往地上吐了一口吐沫以发泄自己的厌恶之情。
  就在温世贵准备继续说的时候,只听到树上哗哗的响了几声,温世贵一抬头看到一个猴子蹿到了自己的身边,然后指着地上自己刚才虚吐口水的方向。
  “吱吱!”
  一个带着小猴的母猴,站到了温世贵的面前,无论是母猴还是骑在她背上的小猴都伸出了胳膊。这个姿势很明显:拿吃的来!
  “我……!”
  温世贵一看这母子俩只猴子就知道人家是要什么的。
  “我没有吐在地上!”
  温世贵试图和母子猴说明一下,自己这边只有动作,但是并没有往地上吐痰!可惜的是温世贵忘了有个成语叫做对牛谈琴!
  对于猴子来讲,它们才不关心你吐没有吐到地上,在它们看来只要你做了这个动作,那就得给它们吃的,要不然的话,大粪伺候!
  迟老爷子这边推了一把温世贵:“别说了,给东西吧,要不这帮子小东西,能把你家给闹翻喽!”
  温世贵也知道一只猴子可以硬来,但是面对一个猴群那还是识相一点儿,少给自己惹麻烦的好。好在老头回来的时候跟着温煦逛了一下超市带了一点儿明珠的土特产,原本准备给自己孙子的,现在只得先拿出几个交到了母子猴的手中,摆脱目前的困境。
  谁知道人家母子两个还是分开的,也就是说现在温世贵不得不付出了双份。
  给完了东西看到两只猴子还望着自己,于是说道:“不是给完了嘛!”
  迟老爷子提醒说道:“擦!擦完了之后,把东西扔到那边的垃圾筒里去!”
  温世贵苦着脸问道:“我跟本就没有吐在地上擦什么?”
  “要不怎么说你这老头智商不高呢,没有,你不能装个样子啊。只要把纸扔到垃圾筒里就行了,快点儿,要不等会儿这一大一小俩猴子还得问你要一遍吃的!”
  “这算什么事儿!”温世贵这边接过了温煦递过来的餐巾纸,然后蹲到了地上,摆了一个擦痰的姿势,然后把空空的纸扔到了十来米远的垃圾箱中。
  被猴子这么一打岔,温世贵也没有心情说陈教授的破事了,和温世杰打开了后车箱取东西。
  温煦这时也注意到了不远处垃圾箱,两个筒儿的,还挺有趣的,一只是蛤蟆造型,一个筒子是小猪造型,不光是造型可爱,颜色也很鲜艳,于是笑着问道:“连这东西都准备好了啊?”
  迟老爷子笑着说道:“昨天一天,村里开始大扫除,各家门口的卫生包干,家前屋后的垃圾都捡了起来,归到了村口运走了。这些垃圾箱是昨天晚上运到的,一共三十多个,今天一大早,村里就装起来了,过了中午民宿那边也装了起来,猴子贼喜欢这些东西了,现在整个村的转,谁要是丢了一点儿一动西,那就让你扔垃圾箱里,要不然的话,那你可就爽喽!”
  温煦道:“也好,到时候大家提升了一下觉悟,不扔不就行了嘛!”
  “现在也就这办法了,师主任那边连公告都贴出来了,有人敢打猴子罚二百,罚三次还屡教不改的,直接收回村里租出去的地,而且三年之内不能再次申请租塘租地!”迟老爷子说完对着温煦道:“怎么样,够狠吧?”
  “还是那句话,不犯不就好了,又不是针对一个人的。对了,对于像您这样的外来人口有没有什么规定?”温煦也就是开个玩笑,没有认为还能真有这一条。
  谁知道下面迟老爷子的话就让温煦不知道说什么好。
  “对于我们这样的外来人,你以为师尚真主任的小脑袋会想不到?同样,三次不改直接撵出温家村,并且再也不让进来!”
  “也好,想治毛病就得下狠药,中国人的很多事情坏就坏在一团和气这几个字上了”温煦笑着肯定了师尚真的做法。
  迟老爷子笑着点了点头:“反正现在咱们村就没人没有被猴子罚过,包括师尚真自己,都是老实的给这些家伙‘交了罚款’!”
  “没有人被丢?”温煦有点儿不相信,所有人都愿意交罚款?那不可能,总会有人觉得自己是个例外,可以无视规则。有这种想法的人不光是温家村有,全国上下什么角落都有这样的人。
  果然,迟老爷子说道:“怎么没有?还不止一个,不过没人敢来第二次”
  说到了这儿,老爷子小声的凑到了温煦的身边:“满身的猴子屎,那味道洗了好几次,人往他身边一站都能闻的到!”
  听到老爷子这么说,温煦不由的笑了笑,对于这样的人,别说是扔了一身猴子屎,就是甩粪坑里,温煦都没有意见。
  两人说话这会儿功夫,温世贵和温世杰两人已经把自己的东西拿了下来,啪的一声合上了后车厢门,拍了一下车身,说了一声:好了。
  “那我先回家了”温煦和迟老爷子打了声招呼。
  “你回去吧,我和学生再说两句话就回去”迟老爷子这边冲着温煦笑了笑,迈步走向了村公所自己学生的宿舍。
  开着车子向着自己家走,一路上温煦仔细的观察着路在两边,还有村口水塘子附近,这一看不由满意的点了点头。
  原来路上只要你仔细看,时不时的就会发现个烟头,要不就是块破塑料袋子,偶尔还能看到让人反胃的浓痰,更别说村口塘子边上漂着的破泡沫什么的。
  经过两天多的折腾,整个村子感觉一下子就上去了,虽说还是原来的破房子和小泥道,但干净了,一路上看不到一片垃圾,那叫一个整洁啊。
  温煦心道:看来猴子屎,比苦口婆心的劝说要管用多了!
  到了自己家的门口,温煦停下了车子,提着小狗笼子进了院子,可能是血缘之间的关系,栋梁一看到呆在笼子里的两只小狗,立刻就摇着尾巴过来的,不住的凑到笼子里嗅着,同时不停的摆动着尾巴。
  而笼子里的两个小家伙此时也是不住的发出奶声奶气的叫声,毛绒绒的凑到了父亲的脸上,不住的晃动着小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