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冬猎

调教大宋 苍山月 2333 字

  本来要写个单张纪念一下苍山的第一个盟主。
  可是,真到打开文档,却词穷到一个字也敲不下去了...
  谢谢‘陈志扬’!真的没想到这么快就会有盟主的出现。
  第一个盟主加十更,病好就暴发,绝不拖欠。再次感谢诸君的陪伴和付出,苍山会加油!
  .................
  辽帝出猎可不像大宋玩的那么初级。
  大宋是围猎,但就算是围猎,也是走了样儿的。
  说白了,就是放几只鹿狍在杨村围场,到时候禁军围成一个圈儿,把猎物赶到一处,让赵祯和大臣们过过手瘾。唉,真就差没把猎物四蹄都绑上,让他们射了。
  人家大辽玩的是巡猎。
  千里山林任君驰骋,豺狼虎豹、熊麋狐貂,要什么有什么。有本事的,擒熊射虎也不是不可能。而且,打猎是契丹人的看家本事,是民族传统,不但隆重,时间也很长。
  以此次冬猎为例,从腊月初二,辽帝起驾出猎,一直到腊月二十二才回銮中京,整整二十天的时间都是在冰天雪地的深山老林之中度过。
  萧欣问唐奕射艺如何,是因为这直接关系到他这二十天的脸面和生活质量。
  往年,只要宋使赶上辽帝四时捺钵,必定要随行出猎。当然了,这可不是辽人好客,而纯是为了看宋人的笑话。
  大宋就算是军中勇士善骑好射,又哪里能比契丹人从小在马背上长大练出来的骑射之技更为高绝。再加上,大宋派使以儒为重,更是不善骑射之功。
  所以,少不得在捺钵之时,被辽人嘲弄。
  唐奕听的心里一阵发虚,忐忑道:“现在两国关系这么好,还不至于让小爷下不来台吧?”
  萧欣摇头撇嘴:“真当我大辽朝这般没品?这和两国交不交好就没关系。”
  “祖宗传下来的巡猎之事,本该上下欢腾,却憋着心思给你们南人穿小鞋?”
  “这就好比,我们北朝去你们南朝一样,你们的传统是吟诗作对,就算宴请也得行个酒令什么的。我们北朝人不擅长这个,但也要入乡随俗,对的不好,多少也被你们看不起吧?”
  “四时捺钵则是我北朝的传统,你要马不能骑,弓不能张。肯定也会被人嘲弄,王公大臣多多少少会有找平衡的感觉。这是谁也左右不了的”
  “.....”
  唐奕一阵无语。
  “我能不能不去啊?”
  “呵呵...”萧欣干笑两声,没言语。
  好吧,唐奕也知道天真了,辽帝点名让你去,你敢不去?
  “还有更难受的呢。”
  “什么?”
  “冬猎分追猎和游猎两个部分,追猎就是大队跟着皇帝一同追逐猎物,猎到什么,当场分食图的是个热闹,也是祭奠先祖的一种仪式。”
  唐奕心说,这个好!混在大队人马里,最容易蒙混过关。
  “那游猎呢?”
  “就是各自为战,打到什么吃什么,最后看谁猎到的猎物多呗。”
  “....”
  完了!
  特么大宋这些使节,哪个也不擅长巡猎啊,只能....
  “别想着多带点心。”唐奕想什么,萧欣一下就猜出来了。“要是让外人看见,更是丢人。”
  “....”
  “算了!”萧欣拍拍唐奕的肩膀。
  “游猎之时,你跟着我们兄弟,饿不着你。到时再分你点猎物,保证不会让唐兄太过难堪。”
  唐奕感激涕零!
  “好兄弟....”
  萧欣一走,潘越就蹿了出来。
  “巡猎要带着我啊!”
  唐奕横了他一眼,“你射艺很好吗?”
  “呃....”潘越骑马还行,不输辽人,但是射箭嘛....
  “敌不动,我不动,三十步之内,三箭可中二.。”
  靠!那比他也强不到哪去。
  ....
  时光飞逝,转眼就是腊月初一,范镇怕唐奕明日出猎露怯,特意派人来告诉他,明天跟在使馆大队之内,别乱出去丢人。
  其实,范镇的意思很明显,要丢人咱们一块丢人。
  唐奕一琢磨,使馆那边,随辽帝冬猎的人中,也只有王咸熙有点武艺......
  算了,还是你们自己丢人去吧,我还是跟着萧氏兄弟比较靠谱。
  ...
  第二天一早,唐奕把自己裹得一层又一层,带着黑子、君欣卓、潘越和杨怀玉,早早的就出了门。
  奶奶的,在大野地里要呆二十多天,别特么再冻死在外头。
  杨怀玉也换下了铠甲,一身裘皮大氅,银枪挂于鞍侧,手握一把硬背长弓,还真像那么回事。
  唐奕骑在马上,缩着脖子,“可全看二哥的了,别让咱太丢人。”
  杨怀玉苦笑,“你就别想了,和辽人比骑射,简直就是找死。”
  呃....
  连杨怀玉都没信心,看来这趟是没什么指望了。
  ...
  几人一路慢骑,到了辽宫东面的长公主府门前,远远就见萧家门人已经是人马齐备准备差得不多了。
  萧誉迎了过来。
  “正要去北阁接你,你倒自己寻来了。”
  唐奕翻身下马,“又不是外人,没那么多说道。”
  正说着,就见一中年汉子,一身华裘从府里出来。
  萧誉立马拉着唐奕靠过去。
  “这是家父!”
  唐奕拱手道:“外臣见过魏国公。”
  这人正是大辽秦晋长公主驸马,北府首相萧惠。
  萧惠微笑赞道:“好一个俊后生!”
  “国公爷,过誉了...”
  “嗯!”萧点头,“时辰不早,一会儿你跟着誉儿就行了,晚上到我帐里来,我再和你说说见陛下的事情。”
  拿了唐奕两成份子,萧惠心里也没底。要不是当时看他那个外甥耶律洪基也拿了,他还真不敢碰这笔横财。一个不好,就会从好事变成了通敌。所以,他才要和唐奕好好说说,别见了辽帝说错了话。
  唐奕拱手称谢,目送萧惠上马先行。只不过,萧惠无意扫到唐奕身后的君欣卓,忍不住一愣,随即摇头一笑。
  唐奕心里直犯嘀咕,这老货笑啥?
  这时,萧欣也喊叫着从府里出来,能出去放马山林,肯定比憋在家里有意思,这货高兴的很。
  一见唐奕,萧欣立马就扑了过来。只不过,他一见身后的君欣卓也没忍住,噗的一声,笑出了声。
  唐奕更是摸不着头脑。
  “你们都笑个啥?”
  萧誉莞尔道:“应该事先知会唐兄的,倒是为兄疏忽了。”
  萧欣指着君欣卓道:“冬猎出巡,你还带着女眷做甚!?”
  君欣卓脸一红,没想到,一下就提到她身上了。
  唐奕也愣道:“呃.....不能带女眷?”
  “除了陛下带几个随行侍女,根本就不能带女人。连我家都没带一个女眷。“
  “要不...”萧誉劝道,“让君娘子先别去吧?这趟来去可不轻松,女儿家多半吃不消的。”
  ......
  推书:《甲午崛起》,两百万字,肥到不行,而且是两百万字主角才三岁的神书。反正我给跪了,书荒可以去翻翻,比苍山还努力的作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