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老祖

穿越诸天万界 天帝大人 2253 字

  第五十七章老祖
  杭州城里,方腊的领导核心,被陆云一个人彻底粉碎。
  剩下的,还存在于世间的,都是跪倒在地上,等待神仙裁决命运的普通大众。
  他们的胆量,已经没了。
  当童贯率领大军到达杭州城时,甚至没有遭遇什么抵挡,便控制了全城,听着手下俘虏讲当时发生的情景,不由长叹一声。
  一人之威,竟能到这个程度?
  真不愧是大宋国师!
  大宋的国师陆云,如今却不在杭州城,也没有去参加庆功宴。
  他踩着一朵朵白云,行走在高空中。
  他的神识向着四周扫去。
  于是,天地里突然刮了一阵风。
  陆云一笑,来到了一座山前。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
  这座山虽不怎么雄伟,陆云却很感兴趣。
  这里有座山。
  山上有座观。
  观里有位中年道人。
  观本无名,却因着中年道人有名,更让陆云感兴趣。
  中年道人,是他的师兄石泰……
  翠玄真人的道场,便是在此处了。
  陆云按云在山下,拾级而上。
  四周峰峦奇秀,林木秀美。
  石阶尽处,有一块石碑,上面写着一个大大的“道”字。
  早有一个身材魁梧的汉子等候在石碑一旁,身上披着道袍,却没有任何不伦不类的样子,眼神平和,气质飘渺,显然也是得了道门真传的修士。
  “小师叔,我家师父等候多时了!”中年男子行了一个道家礼数,开口言道。
  “哦?”陆云轻咦了一声,目光再次打量向中年汉子,似乎有些好奇。
  这几日不见,自家师兄便收了一个徒儿?
  还是,师兄已经收了徒儿,却不曾给自己介绍……
  “你是师兄的弟子?”
  “师侄薛式,不久前有缘得入师父门下,见过小师叔!”中年汉子温声开口。
  薛式……
  原来是他!
  陆云已然明白了这一位的身份。
  自家师兄的嫡传弟子,未来道家南宗的第三代掌门人,道教称为“紫贤真人”,南五祖之三。
  历史上,自石泰起,建立紫阳派,尊紫阳真人张紫阳为南五祖之首。
  南五祖之二,自然是翠玄真人石泰。
  南五祖之三,为石泰嫡传弟子紫贤真人薛式。
  南五祖之四,为陈楠陈泥丸,开创南宗“清修派”。
  南五祖之五,是“紫清先生”白玉蟾。
  而与南五祖相对应的,是全真道北五祖,五祖里有一个王重阳,后世人最熟悉不过了……
  “师弟既然来了,请进来罢!”一间小屋之中,传来一声温和的声音。
  陆云心中一动,隐隐有些诧异,自家师兄的境界,似乎又高了。
  不过他也没有多想,在薛式指引下到了屋中。
  屋中正是石泰,盘膝而坐,看起来平平淡淡,没有散发任何气势,似乎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
  陆云却心中凛然,自家的师兄,已经返璞归真了。
  他微闭眼睛,神识念力全力感知而去。
  面前空无一人。
  没有任何影像。
  陆云睁眼看去。
  石泰依旧活生生的坐在那里。
  “恭喜师兄!”陆云诚心赞叹道。
  自家师兄,已经到了金丹之极致。
  金者,不朽。丹者,圆满。
  石泰站立在自己面前,自己却看不见他。
  这是到了飞升的地步了!
  道家追求羽化飞升,如今自己师兄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怎能不说“恭喜”二字?
  “大道可期,如今只需要立下道统,我便可以无有任何牵挂,羽化飞升了!”石泰微微一笑,看了身旁的薛式一眼,对这个徒儿颇为满意,又看向陆云,好奇道。“倒是师弟,如今与大宋王朝牵连不断,何时能够羽化飞升?”
  “师弟我身为大宋的国师,自然要守护这繁华之地!至于飞升,终究有一天会飞升!”陆云沉默片刻,出声道。
  “剪不断,理还乱,你要守护这繁华,又能守到什么时候呢?有开始必然有结束,这样的一个过程才是完整的过程,繁华,终有落尽的一天。”石泰摇了摇头,目光之中多了些冷漠,是看尽世间沧桑风云变化的入道之意,有如天意的绝情冷漠。
  天道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再美的繁华,在时间的流逝下也会变成过往,终究因着一把大火,成了永远的过去。
  只有自身的存在,才是最为重要。任天地风云变化,我存在,便是晴天。
  陆云也摇摇头,没有说什么。
  大宋这个时代,是他最为喜欢的一个时代,尤其是当他来到了大宋,成了大宋国师之后。
  只一句“刑不上大夫”,陆云便很喜欢这个时代。
  如今的大宋,是他亲眼看着发展的,要说没感情,那自然是欺骗的话。
  他将大宋前无古人的经济实力发展成了军事实力,不断增强着大宋的军力,又灭掉了宋江,除掉了方腊。
  接下来,是要灭辽国,打金国。
  但之后呢?
  难道是灭蒙古,灭东瀛,灭西夏,灭大理,灭美洲,灭欧洲……
  这样杀下来,真没有什么意思……
  杀的人太多,自己便不是人了。
  他想了想,也决定飞升。
  却不是这个时候。
  等他的道宫大兴。
  道宫在,天下定。
  那时便是他飞升之际。
  “师弟好自为之!”石泰看了陆云一眼,幽幽一叹,想了想,送了陆云一卷道书,说道。“我在此界已然不久矣,这卷道书,便送给师弟吧!”
  “多谢师兄!”陆云慎重言谢,又道了一声别:“师兄珍重!”
  这一别,便可能是永远不见了。
  天地宇宙,位面无穷,飞升了,能飞升到同一世界的可能,实在是微乎其微……
  石泰看着陆云离去,目光望向华山的地方,感叹道:“都要飞升了!”
  ……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
  华山之上,一个洪钟大吕般的声音突然响起,在山谷间回荡不休,久久方绝。
  一个邋遢道人自虚空中突兀显现而出,打了一声哈欠,似乎是睡得太久了,好久没有见阳光,需要活动筋骨。
  他伸伸懒腰,顺便将一旁的毛驴狠狠踢了一脚。那毛驴正在睡觉,被踢醒了,恢恢叫唤,对主人颇为不满。
  那邋遢道人笑道:“畜生,你睡了一觉,多活了一百多年还不满足?”
  毛驴哼哧两声,似乎并不满足。睡了一百年有什么意思,它都饿得站不起来了……
  “又是百年啊!”邋遢道人睁开双眼,一双浊眼望九天大地,似乎将这百年的风云变幻全部望在了心中,嘿嘿笑了两声,似乎是自言自语,又似乎是在对毛驴讲话。“华山陆小子做的不错,没给老祖丢脸,老祖如今心无牵挂,也该寻访几个道友,然后飞升了!”
  毛驴哼了两声,点头表示同意。
  一道人,一毛驴,下华山。
  下山的道人,是华山老祖——陈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