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一戏亢海蛟

盖世双谐 三天两觉 3361 字

  虽说亢海蛟是带着三弟兴冲冲地出来了,但他们其实也不知道老五究竟去了哪儿。
  因为这龙王洞很深、岔路又多,要在洞里找个人并不易。
  当然,他们也是有点智力的,知道用排除法……
  首先,老五应该不会把人扛去洞外:天已经黑了,而且在露天的地方万一姑娘喊叫起来,有被发现的风险。
  其次,洞内那些没有装油灯架子的地方也不可能:黑是一方面,关键是那些地方具体延到哪里、地形如何……连他们这几个长期盘踞的人都不知道,要是失足滑下了石坡、掉到地下河里,可就回不来了。
  因此,老五也只可能把人带到那些灯火辐射得到的地方或周边的阴影中。
  想到了这点,再排除掉老三和老六搬东西进洞时所走的路线,亢海蛟很快就把老五能去的地方锁定在了两条路上。
  他的直觉不错,他先去找的那一条路……就是对的。
  但他的运气不好,因为孙亦谐这个时候已经问完了想问的信息,并“解决”掉了老五,开始往反方向走了。
  亢海蛟这边是准备去找老五兴师问罪的,他并不知道洞里来了外敌,所以他手上虽然拿着兵器,但思想上根本没有什么戒备,大步流星地就往前走。
  而孙亦谐不同,他是一种“身处敌营”的心态,行动时蹑手蹑脚,一步三望;更何况,他刚才已经从老五那里拷问出了这个团伙的所有信息,连亢海蛟穿着什么颜色的裤衩儿他都问出来了,可谓知己知彼。
  因此,当他们双方即将相遇、但尚未进入彼此视线之际,孙亦谐比亢海蛟先一步听到了对面的脚步声……
  一听来的是两个人,孙亦谐立刻反应过来这肯定不是黄东来,所以他当时就一个闪身躲进了旁边一条没有灯火的岔道儿中,用一块凸起的石柱掩住身形,只留一只眼在外观瞧。
  果然,片刻后,亢海蛟和老三的身影出现了。
  孙亦谐知道这六人中只有亢海蛟是用狼牙棒的,其他人用的都是刀;而在确定了对方的身份后,孙亦谐自是不会有所保留……就在亢海蛟即将经过他前方的刹那,孙亦谐从黑暗中突然杀出,一把石灰粉就朝着对方的脸糊了过去。
  亢海蛟当时人都傻了,思想上一点准备都没有。
  等他反应过来时,自己的眼睛已被石灰粉烧得无法睁开,而孙亦谐的一记窝心脚也已结结实实地踹在了他的胸口。
  亢海蛟也算有点硬功的底子,但毫无防备的被人这么来一下,还是很伤;一时间,他只觉胸中气血翻涌,喉心一甜,险些就吐出口血来。
  但最终,他还是忍住了……强憋着那口气血没有泻掉,并且立刻挥臂发力,朝前方扫出了狼牙棒。
  可惜,这招对孙亦谐没什么威胁,因为孙哥踹人的时候就已经防着对方的后招了,踹的同时他就借着反冲的力道后退了两米多。
  “大哥!”跟在亢海蛟身后的老三虽慢了半拍,但还是有反应的,此时他大喊一声,也提刀上前,想要帮忙。
  不料……
  他才往前踏了一步,还没冲出去呢,就听得“噗噗噗”三声,三支暗器已经击中了他的后背。
  心、肺、肠……各中一镖,疼痛感减缓了老三的动作,迅速融入血液的毒素则让他在一息之间就倒在了地上。
  “啊”亢海蛟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被人打了波“双线”的偷袭,他愤怒地爆喝一声,像是发了狂一般,边挥舞狼牙棒边朝前猛冲。
  这倒是让孙亦谐有点难办了,因为这洞里的道路比较狭窄,没有太多的空间可以腾挪躲闪,他只能急忙转身往后跑。
  而在另一个方向刚放完暗器的黄东来这下也不太好随便出手了,此时的亢海蛟就跟在孙亦谐背后,万一他一个失手MISS了,毒镖很可能会擦过去打中孙哥。
  于是,就出现了孙亦谐在最前面跑,亢海蛟循着声音挥舞兵器在他背后紧追,而黄东来从更远处追过来的微妙局面。
  不过这局面也没持续太久,孙亦谐很快就想到了脱困的办法:但见,他跑到一半,忽地前倾上身,双手撑地,接着手脚并用,前窜几米,来了个前滚翻的动作,在翻滚收尾之际,他又原地回旋,躺地上转了一百八十度,然后以一种配合着惯性的双腿蹬技,从一个十分刁钻的角度踢向了亢海蛟的双肋。
  此招,乃是孙家秘传武学之一“龙狗拳法”中的一式,名曰埋地顶天。
  其后半式的原理与柔道中的舍身技“巴投”有相似之处,但不需要用到手,而且施力的方式更为巧妙。
  尽管这手一看就不是什么能登大雅之堂的招式,但在被追击、且快被追上时,却是一种非常实用的脱困手段。
  别说亢海蛟现在眼睛看不见了,就算他看得见,也防不住这种奇招。
  噗
  下一秒,只听得一声闷响,亢海蛟顿觉自己肋部有一股滞力传来,并将自己前冲的力道转化为了向斜上方托举的力量;他的下盘本就不算稳,被这么一蹬,整个人便双脚离地,横飞而出,从躺在地上的孙亦谐脸上越了过去……
  因无法用视力直接确认自己在空中的姿态,亢海蛟只能在半空扔掉了手里的狼牙棒,并蜷起身子护住了头部。
  赶巧不巧的,前面有条漆黑的岔路,路口一过就是个下坡,亢海蛟摔进去之后整个人就跟滚下楼梯似的一路滚落了下去……消失在了黑暗的洞穴深处。
  待黄东来赶上来的时候,孙亦谐已经起身了;两人也没多话,只是一个眼神,便双双转身,快步来到了亢海蛟刚才摔进去的那个岔路口。
  黄东来点了个火折子在口子那儿朝下张望了一番,除了一根掉落在口子附近的狼牙棒外,并无人影;随后,他又朝里面扔了块小石子儿,听了听石子跌落的声音,确认了一下这坡的深度和陡峭程度。
  “你说他摔死了吗?”孙亦谐问道。
  “应该是死了吧。”黄东来指了指那凹凸不平的石坡上的血迹,“正常人从楼梯上滚下去磕几下都能死,这个坡……深不见底,而且坡面上这么多凸出来的不规则尖石,再加上这货被你用石灰粉迷了眼……就算他没立刻断气,也肯定摔得各种骨折内出血,不可能再爬上来获救了。”
  “嗯……”孙亦谐想了想,黄东来说得没错,亢海蛟生还的几率是微乎其微的,“也对……那我们就去收拾剩下的人吧。”
  就这样,两人一边交换着情报,一边朝着剩余那三名贼人的所在前行而去。
  这时的他们可没有想到……亢海蛟这一摔非但没死,还在那龙王洞底下的地下河里有了奇遇,到日后孙亦谐“二戏亢海蛟”时,对方的武功修为已然突飞猛进。
  当然,那是后话了……还是先说回眼前。
  在得知了贼人一共只有六个,而且其中武功最好的就是亢海蛟之后,事情也就好办了。
  孙亦谐和黄东来一同回到了老二老四和老六一起喝酒的那个房间,黄东来抬脚就进,也不用消耗什么毒粉暗器,直接用拳脚就上;孙亦谐只是站在后面呐喊助威了一会儿,黄东来就把那三人搞定了。
  他们没有赶尽杀绝,而是留下了这六人中武功最差的智囊老四,将其绑了起来,准备送到陈家村去。
  没想到,正当孙亦谐和黄东来押着老四走出了龙王洞时,刚好撞上了一大群举着火把赶来的陈家村村民。
  原来……是那个被他们救下的姑娘,她终究还是逃回村去了,而村民们的反应也和孙黄二人事先预料的一样,又兴师动众地把她送了回来……
  还好这会儿孙亦谐和黄东来已经把那伙贼人都解决掉了,要不然真有可能坏事。
  面对那帮一脸迷茫的村民,孙黄二人一脚把老四踹跪在地上,让他把所谓“龙王”的真相都给交代了;事到如今,这老四也知道自己已经无力回天,只要村民们进洞一看就什么都明白了;而且老四也很清楚这些村民绝不会轻饶了自己,所以他没别的要求,只求在自己把实话都说出来之后能有一个比较痛快的死法。
  长话短说,这夜,那坑害了陈家村一年多的“龙王”便算是消失了,村民们也到山洞里把贼人们没用完的“供品”都搬了回去。
  那个本来要献给“龙王”的姑娘,终于被村民们放了;但第二天一早,她就离开了陈家村,之后她去了哪里……无人知晓,唯一能明确的可能就是,她已经对这个生养自己的村子绝望了。
  总之,那些善后的事,孙亦谐和黄东来管不了至少现在的他们还管不了。
  陈家村的村民也没给他们什么谢礼,因为“龙王”的真相曝光后,村民们最强烈的感受就是过去的一年多自己亏大发了,这个时候再要他们送什么东西出去,他们觉得心疼。
  当然孙亦谐和黄东来也不是为了回报才行侠仗义的,他们本就不在乎能不能得到什么,只要这些村民不要以怨报德就行了。
  第二天正午,两人收拾好了行李,在村民们的口头感谢和送行下,离开了陈家村,继续上路。
  颍州,已近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