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鬼龙院

横行无限的鬼 七号适格者 1885 字

  一千八百多年……大海对岸的伟大帝国?
  老人沙哑的话语中满布着沧桑,仿佛覆上了一层来自历史的尘埃,黄悼心中讶异,面上则仍是沉默不语,安静的听着老人讲述。
  “这是一把嗜血的刀。鬼头刀,出则枭首,在它被供奉在鬼头神社前的近千年时光中,它已经砍下了无数的人头,直到数不清的冤魂缠绕在刀锋之上,终于,在八百多年前,最后一任鬼头刀的持有者,承受不住那无尽的罪孽,被拖进了漆黑的深渊之中。”
  在老人平静的叙述中,黄悼仿佛看到了一片黑暗的高墙,一个又一个人头堆砌其上,每一张淌着鲜血的嘴都在发出凄厉的笑。
  “之后,鬼头刀被我的祖先带回了这里,建立神社用以供奉。为了消磨刀锋上的罪孽,十四代鬼龙院族人终其一生固守鬼头神社,直到现在,在我就要咽下最后一口气之前,终于完成了这份传递了十四代人的使命。”
  “然后,你来了。”
  老人微微转头,双眼微睁,瞥了黄悼一眼,“鬼头刀早已是神话之物,哪怕罪孽消散,冤魂尽去,凡俗之人亦无法直视,甚至不能踏入鬼头神社半步,只会在迷雾中远离。”
  “所以,你的到来,是鬼头刀的选择。”
  老人不再看黄悼,又闭上了眼睛,跪坐着本就矮小的身体似乎也变得愈发佝偻。
  “三十多年前,也有一个男人来到了这里,那时的鬼头刀还有罪孽缠绕,远不如今日这般平和。不过,那个叫上泉信纲的家伙抵住了恶业的拷问,倒也不愧其第一剑圣之名。”
  上泉信纲,第一剑圣,黄悼默默的记下了这个名字。
  “可惜,到最后他还是被鬼头刀所厌弃,那个家伙,已经陷入天地的樊笼,哈哈,还说什么与天地合一,真是太可笑了,哈哈哈哈!”
  刺耳的笑声陡然响起,又突兀的落下,黄悼默然无言,他隐隐感觉到,老人已经快要走到尽头了。
  “你是鬼头刀恶业净消后来到这里的第一个人,恐怕,也是最后一个了,悼,我再问你,你想要这把刀吗?”
  “想!”不再沉默,没有犹豫,只有更坚定的声音,黄悼站在鬼龙院广虎身旁,微微躬下了身。
  “那么,拿起它吧,如果你能拿起它,你就能拥有它。三十多年前的上泉信纲也想拿起它,可是他失败了,你呢?”
  我?
  黄悼神色淡漠,伸出手,完成了先前被老人打断的动作。
  右手顺利的握上了鬼头刀的刀柄,呛,清亮的拔刀声突兀响起,下一刻,鬼头刀脱离了承载了它八百多年的木架。
  呼。
  不知从哪吹来一阵微风,原本完好的木架在离了鬼头刀后迅速腐化,直至化为一捧黑沙,被微风一吹,飘飘洒洒间消失无踪。
  这时,黄悼已经将鬼头刀举到了眼前。
  漆黑的刀锋宛若一体,但仔细分辨还是能看出其中的道道纹路,用力一嗅,似乎还有一丝丝血腥气弥漫。
  顺着刀锋,黄悼的视线移至刀刃与刀柄的接合处,邪异的鬼头盘绕于此。当平静与狰狞两张脸庞相对时,一旁注视着这边的老人竟然突兀的感到了一丝莫名的和谐。
  先祖,鬼龙院的使命,完成了。
  鬼头刀重量大概五六十斤,黄悼觉得很趁手,随手挥了几下后更是有种如臂使指的感觉,仿佛这刀就是他手臂的延伸。
  真是奇妙的感觉。
  “看得出来,你们很相配。”老人的声音适时响起,声调却已慢慢低了下去。
  “谢谢。”黄悼真心的道谢,他很喜欢鬼头刀,同样感谢将刀给了他的老人,虽说即使老人不给,他也会强拿。
  “我接受你的谢意,同时,我希望你能答应我一个要求,然后,你就可以带着鬼头刀离开这里了。”
  “请说。”
  “我鬼龙院一族,为鬼头刀而生,为鬼头刀而死。如今,鬼头刀上罪业净消,你要做的,就是带着它,重新获取那足以令天地变色的力量。”蓦的,老人的声音变得昂扬,他跪坐着,昂起头,注视着矗立的木雕,神色狂热。
  “曾经的鬼头刀,辗转多人之手,刀身溢血,冤魂幽鬼缠绕,虽然强大,但终究选错了方向。那无尽的黑暗,必须要由唯一的主宰掌控,阴影若失了源头,最后造就的,不过是狂乱的地狱!”
  “悼,我以鬼龙院第十四代神主的名义向你提出请求,带着鬼头刀,打破一切樊笼,用这极致的黑暗,点燃最耀眼的血花,你一定要成为,一切魑魅魍魉的主宰!”
  “……好。”
  “哈哈哈哈,好,好,带着它,走吧,走吧!鬼头刀隐,鬼龙院出;鬼头刀出,鬼龙院无!走吧,离开这里!”
  老人激昂的笑声迅速落下,黄悼站立片刻,看着在垫子上几乎缩成了一团的老人,默默转身,提着鬼头刀走出大殿,走过前场,穿过鸟居,顺着石阶往山下走去。
  某一刻,黄悼回头,看到的是逐级往上的斑驳石阶,弯弯曲曲的消失在两边的茂密树林中,那雄伟的建筑,却已经彻底不见,仿佛从来不曾存在。
  又看了一眼手上提着的鬼头刀,黄悼继续朝山下走去,寂静的山林中,隐隐有一声嘀咕飘过。
  “幽魂怨鬼……狂乱地狱……魑魅魍魉……”
  “啥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