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杀戮

横行无限的鬼 七号适格者 2973 字

  当黄悼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发现他正躺在一棵树下。
  “老槐树?”
  迷糊的开口,黄悼慢慢起身,预想中的痛楚却并没有随之传来。
  黄悼惊讶的望向了自己的腹部,那里原本应该满是勒痕,还有一个弹孔,可现在……
  掀开残破的上衣,黄悼看到自己的腹部光洁如新。
  还有右手,原本被削去的一大块血肉又回来了,整只手臂没有任何伤口。
  头上的烧伤同样不见踪影,短刺的板寸根根冲天。
  “怎么……”黄悼不由得瞪大了双眼,他无法理解眼下的情况。
  蓦的,一阵光芒闪过,黄悼抬眼望去,在他的面前,出现了一块散发着柔和光芒的虚拟屏幕。
  黄悼虽然不认得这是什么,不过上面所显示的内容,他看得懂。
  “任务,这是什么?”黄悼无法理解自己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此时他只明白一点。
  他又活了。
  虚拟屏幕慢慢隐去,一点白色的光点从屏幕中飘飞而出,落在了黄悼的右手手背上。
  抬起右手,凝视着白点,蓦的,虚拟屏幕再次浮现了出来。
  黄悼感觉自己似乎理解了,他放下手,虚拟屏幕消失;再次凝视白点,虚拟屏幕浮现。
  “就是这个东西,让我活了过来,还把我带到了这里。”黄悼低声呢喃,心中疑惑少了大半。
  他不知道等级是什么,不知道空间是什么,不过大概知道自己又活了的原因,暂时也足够了。
  “24小时……”
  24小时之后,会发生些什么?
  摇了摇头,黄悼环视四周,发现这里似乎是一片树林,当前的时间应该是傍晚,天上还有昏黄的光。
  脚下是湿润的土地,略带点泥泞,说明这里刚刚下过一场雨。
  突然,一阵呼喝声从远处响起,黄悼循声望去,看到在稀疏的树林间,正有一个人朝这边跑来。
  “找到一个落单的,不知道是不是那个石田三成,都过来!”
  来人一边呼喊着一边奔跑,手中握着一支木柄长枪,枪尖上还在往下滴着粘稠的鲜血。
  话语声很古怪,黄悼以前没听过,但他却听得懂其中的内容,很奇怪。
  呼喝声得到了多处的回应,越来越多的声音响起,一连串的脚步声往这边过来。
  黄悼看着那个朝自己冲来的中年男人,那张满是脏污的脸上充满了莫名的狂热,瞪大了的双眼中燃烧着的是残忍的火焰。
  黄悼很熟悉。
  那是想要杀人的眼神。
  “我不是石田三成。”黄悼低声自语,那中年男人靠近了,脚下却没有丝毫减速,闪着寒光的枪尖直指黄悼的大腿。
  “不过,我要杀你。”
  呼,枪尖直刺过来,黄悼倏的侧身伸手,躲过刺击的同时一把捏住了枪尖与木柄连接的位置,然后用力一拉。
  紧抓着长枪的中年男人顿时一个踉跄前扑,黄悼一把就捏住了他的咽喉,松开长枪的另一只手按在了他的头顶。
  咔。
  没有多余的言语,没有丝毫的不忍,黄悼干净利落的将中年男人的脑袋转了一大圈,然后接过即将落下的长枪。
  温热的尸体倒地,黄悼望向四周,七个与中年男人一样打扮的人已经接近了。
  他们有着奇怪的发型,头顶剃光了一片,四周的一圈头发向后卷,盘成了一个小小的发髻;他们穿着一身粗布麻衣,腰间绑着根腰带,脚下是一双有些破烂了的草鞋。
  七人中有三人都拿着跟黄悼此时手中握着的一样的长枪,另外两人各拿着一把刀身纤细的长刀,剩余那人则举着火把,背后背着一捆武器。
  还未走进,他们就注意到了黄悼脚边的尸体,顿时愤怒了起来。
  “井三!该死的败兵,我们要把你剁成十块!”
  “不是石田三成,看他的头发,可能是哪里的野武士。”
  “砍死他,把他的脑袋割下来带回去给井三的婆娘。”
  此起彼伏的高喊声过后,握有武器的六人同时厉喝一声,朝黄悼冲了过来。
  “杀了他!!”
  黄悼闭口不言,看着迅速接近的面色狰狞的六人,他本就站得笔直的身躯更加挺拔了。
  呼!
  用力甩出长枪,锋利的枪尖狠狠的扎进了一人的心口,紧接着黄悼不退反进,朝着剩余五人以更快的速度冲了过去。
  “杀!!!”
  如野兽般的嘶吼从黄悼喉间炸响,本来冰冷的面庞上不知何时挂上了笑容,那是足以令人不寒而栗的笑容。
  “杀死他!”
  剩余五人中冲在最前面的那人怒瞪着双眼,双手抓紧了长刀朝着迎面而来的黄悼一刀劈下。刀光临身,黄悼脚下一错,一个侧身躲过了这一刀,在后面的四人还没补上来的这一秒,黄悼一把抓住长刀的刀柄,飞起一脚将人踢开,成功夺过了长刀。
  “给我死!”
  这时,后面四人已经到来,三把长枪当胸直刺,一把长刀斜斜劈下!
  闪开?不,根本来不及,更没有那个空间。
  黄悼猛的咧开了嘴角,无声的狂笑中,左手迅速抬起,直接格开了最近的那把枪尖,绽开的血痕没有让黄悼的速度有丝毫的下降,下一刻,紧随其后的两把长枪直接扎进了黄悼横在胸前的左手臂中。
  与此同时,右手的长刀从下而上迎上了劈下的刀锋,刺耳的金铁交击声让人耳膜一震,那从上落下的长刀竟被黄悼直接砍断,抛飞至高空!
  “杀!!!”
  又是一声怒吼,黄悼绽开的嘴角高高扬起,手中的长刀倏的一转,锋利的刀锋顿时划过一道森寒的直线,扫过了近在咫尺的四人的脖颈!
  噗!!
  四道滚烫的血液如喷泉般泼洒,四颗面目狰狞的头颅横飞而出!
  只是一刀!
  那被黄悼一脚踢开的男人这时才直起身来,然而眼前看到的却是如雨般落下的血液,和那个浴血的……
  恶鬼!
  恶鬼的脸上带着张狂的笑,恶鬼的脚边趴着淌血的尸。
  “啊……啊……啊……”脚下一软,中年男人直接摔坐在了地上,刚刚的恶意刹那间被巨大的恐惧所打倒,随后便是慌张的往后挪着。
  嗖!
  长刀飞出,噗的一声刺穿了中年男人的咽喉,巨大的力量将其直接钉在了染血的地上。
  这样,就只剩下最后一个人了。
  黄悼将目光投向唯一没有发起攻击的人,对上的,是一双惊怖的眼睛。
  “鬼,恶鬼啊啊!!”黄悼一眼落下,那人顿时激灵灵一个寒颤,猛的转身撒开脚丫子疯狂的逃开。
  黄悼没有追赶,扫了眼地上的尸体,走到那个被他钉在地上的男人身边,将长刀拔了出来。
  空挥两下后,黄悼皱起眉头,不知道为什么,他本能的对手中的长刀产生了厌恶。
  于是,扔掉长刀,捡起长枪。
  这次不错,没有多余的情绪,黄悼将长枪往肩上一扛,转身离开。
  只是刚一转身,黄悼就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一个年轻人。
  与先前那几人一样的打扮,唯一不同的是对方留着一头长发,年轻俊秀的脸庞上正展露着开怀的笑容。
  这个笑容黄悼很熟悉。
  小时候,他给阿姐做了个竹马,当时阿姐脸上露出的,就是这样的笑容。
  “呀——呀——”年轻人右手握着一把长刀,左手抓着一跟竹竿,竹竿上挂着一块白布,上面似乎写了些什么,不过黄悼看到的是反面,只能看到一些墨迹。
  看到黄悼看过来,年轻人开心的将长刀举了起来。
  “呀啊呀。”
  哑巴吗?
  百丈村曾经也有一个哑巴,不过后来被村长活活打死了。
  从年轻人身上,黄悼感觉不到丝毫的敌意,于是他扛着长枪走了过去。
  “呀呀。”年轻人拦在黄悼身前,伸手指向黄悼的左手。
  “唔。”
  黄悼这才注意到,他的左手还在流血。
  不痛,但是血流不停。
  “好麻烦。”嘀咕了一声,黄悼转身回到几具尸体旁,撕开他们的衣服,然后将伤口绑了起来。
  “好了。”摇了摇左手,黄悼重新迈开步子,走到年轻人身边,不由得往那块白布的正面看了看。
  黄悼识字,因为村里有个老先生,不过后来被村长活活打死了。
  白布的正面,零散有几个字黄悼不认识,但又看了一眼后,黄悼发现他全都认得了。
  “天下無双劍,巖流佐佐木小次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