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不要啊!房兄!

我有好多复活币 辣酱配咸鱼 2317 字

  【求推荐票~求本章说吐槽啊~要不然咸鱼总感觉像是在单机……】
  ……
  ……
  “轰!”
  如同你在穿越火线玩爆破模式一般,巨大的爆炸在江临潜伏的小沙丘引发。
  江临与房抄裙一跃而起互相靠背,不过身边已经是围了十几个名门正派的弟子。
  “江兄,现在如何是好?”房抄裙拿出自己炼化为本命物的长刀,头冒冷汗。
  房抄裙这柄长刀实在秘境中找到的,品级的话,算是迪恩爱抚里的紫色稀有,已经算是不错的机缘了,而且这柄长刀更是和房抄裙有缘。
  寻常的本命物炼化至少需要十天半个月的,可是听他说只花了一个时辰,而且好像品级还会随着房抄裙的修为而增长,甚至有可能达到半神兵的水平。
  唉怎么感觉自己身边的人一个个都是主角的命,而自己这么多天了一点机缘都没有,就连中看不中用、但是能卖个好价钱的山河社稷图都丢了
  不仅如此,江临还严重怀疑自己被这秘境中的什么山野妖怪给吸了精气,一早起来腰疼无比
  “江兄,怎么了吗?为何感觉你心情有些悲伤啊。”
  “没什么,只不过我在感叹人间的无常罢了,房兄,不用在意,不过房兄,你妹妹呢?她没有进入决赛圈吗?”
  “唉说来惭愧,吾妹本来潜入桖甲宗万无一失,但是我再以兄长身份进去一定可以成就一番大事业,让他们桖甲宗贵圈真乱,捣乱他们的道心,让他们因情所困最终宗门破裂。”
  “然后呢?”
  “可是没想到在一次跑毒的时候,那些人光顾着寻机缘,结果触碰到机关,一起被关,在毒圈待太久,都淘汰了。”
  “这么说,日月教的人就只剩下我们二人?还有陈甲……”
  “好像是!”
  “”
  “江临!交出山河社稷图,我饶你不死。”一名发型颇像羊驼的男子举剑问道。
  “嗨呀。”江临扭了扭屁股,颇为风骚,“看到我腰间的保命符没有,你咋滴饶我不死啊。”
  “江临小贼!你用计害我总昊宗!还在玄武门前羞辱我等,就算是出了秘境,你也难逃一死。”
  “那也等你出去后找到我再说啊。”
  “不杀这贼,难解我心头之恨!诸位与我共杀此贼!”
  “上!”
  不知道是谁带头喊的信号,所有人翁拥而上。
  “房兄!抱歉,是我害了你。”背靠着房抄裙,江临不由一叹,“如果回日月教,我们肚兜的生意,我再让你一成!”
  “江兄,有你这句话足够了!”
  “房兄”
  “江兄其实,我还有话说。”
  “嗯?”
  “我这把刀还有一个隐藏功能。”
  江临一喜:“难道房兄此刀自带逃命功能?!”
  “这个”房抄裙黑脸一红,“说起来有些得意,此刀又名为自爆刀,隐藏功能为自爆。”
  “哈?”
  就在江临一脸懵逼的时候,十几位幸存的年轻俊杰已经距离二人不足十米!
  房抄裙注视着江临的眼睛:“江兄,好好活下去!得到龙魂,扬我日月教之魔教光辉,证明我们日月教并不是二流魔教!我们!也是有梦想的魔教!”
  “房兄!难道你要!”
  江临话未说完,房抄裙直接抓起江临胳膊,如同小时候老父亲抓着儿子的手转圈圈一样,江临被房抄裙这个粗大汉在原地转了1080度,然后甩手一抛,江临扔得远远的。
  “不要啊房兄!”
  “江兄!”房抄裙仰望着天空,大义一笑,“我先走一步!”
  “房兄”
  “不好!有诈!赶紧撤退!”
  “不!我已经控制不了自己了!”
  “我也收不住了啊!”
  就在围攻上去的十几个人想要一击把江临和另一个黑大汉杀死的时候,江临被远远甩飞,而这个粗大汉则是将长刀插在沙地之中,口中念着什么咒语。
  如同C4爆炸前“嘀嘀嘀”的声音越跳越快!
  “砰!”
  一声巨响从沙漠中响起。
  这一刻,在迷踪秘境的荒漠中,升起了一朵蘑菇云
  【江兄,我们再一起去偷肚兜吧。】
  【江兄,你听我说,你知道陈甲吗?没错,就是那个武痴,他在和熊打架呢,哈哈哈,大冬天的,像个傻X一样。】
  【江兄,有人愿意高价买你师父的肚兜,你看哎呀江兄,别打脸啊啊呀,也别踢我小鸟啊】
  【江兄,你说,我们日月教能够成为第一魔教吗?】
  【江兄】
  在蘑菇云中,江临仿佛看到了房抄裙那黑傻黑傻的笑脸,想起了和他一起去女澡堂偷人家肚兜的那些日子。
  可是
  “房兄!你自爆的威力太大了我也会被淘汰的啊”
  就在江临耗尽灵力结成护盾极为勉强抵抗爆炸、甚至又双叒叕看到人生走马灯的时候,两剑而至,江临感到软软如同棉花一样的身体紧紧抱住了自己。
  可惜的是冲浪太大,江临无法睁开眼睛。
  两个女孩扶住江临,共同搭建灵力屏障,三人耗尽所有灵力,要抵御这场爆炸。
  巨大的沙尘弥漫着整个荒漠,蘑菇云之后,沙尘飞扬
  距离那场爆炸足足过去了两天,二日之后,荒漠渐渐恢复平静,除了在房抄裙自爆的地方留下了一个大坑之外,一切如常。
  就在第三日这天清气朗的一天,一名浑身都是尘沙的女子蹒跚来到一个大土丘之前。
  “应该就是在这里了吧,切!到头来还是要本小姐本少爷来挖你!”
  自称为“少爷”,但是长相极为清纯,就是一马平川,不过有一双大长腿的女孩傲娇地哼唧了几声,然后不停地挖掘着
  足足又挖了两天,终于,在沙尘之下,女孩挖到了他的鞋子。
  女孩眼眸单纯的开心一亮,抹了抹额头的热汗,再换一口武夫真气,不停地挖掘。
  不过挖着挖着,女孩就感觉不对劲了。
  当女孩全部挖开的时候,两个女孩死死地护在了他的身上,紧紧抱住了他。
  而睡梦中的他却面带滑稽。
  “江临!你给我去死!”
  “噗”
  拨开两个女孩,陈甲一拳下去,江临口中喷出无数飞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