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残缺的假千金16

当恶毒女配变得认真了 游7 2226 字

  卧室,一片狼藉。
  顾母看着乱七八糟丢了一地的首饰盒,眼前一阵发黑,最后腿一软,竟直接昏了过去。
  顾父慌了。
  抱着她又摇又喊,“小妍,小妍你快醒醒!”
  “别死...”
  呃,尴尬了。
  见孟与三人并没注意,松了口气,想了想,继续喊道,,干巴巴的,“没有事的,那些首饰摔不烂。”
  钻石嘛,多坚硬,据说小小的一粒就能承受住一辆大卡车的重量,只能拿切割机来割。
  唉。
  小妍还是太胆小了。
  他一把横抱起妻子,目光冷冷的看着房间还在上演的闹剧,又想起那孽女手机里的东西,终于头疼了。
  “都给我住手!”
  孟与:...
  她已经退无可退了,抓起凳子打算砸梳妆镜。
  恩。
  可用玻璃碎片自保。
  再不济,在遭受屈辱时隔断手腕宁死不屈。
  干净的来清白的去。
  呵,想多了。
  如果非要有一方输,那绝对不可能是她。
  “咋子?”
  手里的凳子并没放下,扭头看向顾父,“有屁放?”
  顾父手指收紧,刚被散去一些的怒火成倍塞满心口,他深呼吸一口,“我们...谈谈?”
  孟与:谈?
  “好的呀。”灿然一笑,本就极美的脸更如夏花绚烂了,手一扬,凳子往后刚好丢到镜子上。
  咔嚓!
  哗啦啦...
  碎片应声垮落。
  她摊开两手,表情轻松无辜,“既然要谈,那就不能带武器了。我懂谈判的规定的。”
  下一秒——
  只叫她嘴角扬起,眸子装满恶意,“堂堂顾氏的总裁,顾先生可别忽悠我一个才从学校出来身体又不好的穷学生哦。不然--嘿,你或许不知道我手里握着多少顾家的私密哟。”
  唔...
  其实真没好多,却也不少。
  爱信不信。
  顾父心里气的要死,恨不得马上拿鞭子抽『尸』,面上却只淡淡扫了她一眼,“去书房。”
  大概是怕孽女又惹出什么来,不好收拾。
  转身把怀里的女人抱到楼下的客房,又叫了家庭医生,才转身上楼带着孟与到四楼书房。
  孟与没坐。
  好一番打量,不禁咂舌,果然低调奢华得跟霸总偶像剧里同出一辙,目光在沙发上停留最久。
  好宽,好大。
  顾父怎么可能没看到她的动作,瞬间尴尬,显然也想到了什么难以启齿不可、描述的事,轻咳两声开始步入正题,“...你,想要什么?”
  艹!
  那孽女的眼睛像钢针一样锐利,刺得他心慌。
  又想到亲儿子顾云琛,心更痛了,怎么就...
  唉!
  都是命。
  “你怎样才能把那些录音视频交给我?只要不过分,顾家能力范围之内都可以满足你。”
  声音沉稳。
  不缓不急。
  颔首,虽没刻意表现,言语间还是充满了施舍般的高高在上,以及暗示威胁。
  “什么都能提?你确定你一个人就能做决定?”孟与咂咂嘴,“要不还是等顾太太醒了吧。”
  是好意的提醒?
  no。
  客气而已。
  果然,顾父一皱眉思考,她便毫不犹豫的打断,“我的要求很简单,顾家在顾氏集团官网上发布说明,跟顾优优断绝关系。当然——”
  她盯着顾父,嘴角上扬,“必须是和平解出互不相欠。公告若是有半点歧义,我也无法保证这些照片视频录音到底会出现在什么地方。”
  “可能是小弹窗广告里,或者市民广场巨大的屏幕上,运气好的话,那只能让其他豪门观摩观摩了。”
  “诶?你别瞪我呀!这不,你也可以反对嘛。”
  “生意是谈好的。”
  “从来没听说过谁家做生意是比眼睛瞪得圆的。”
  “你也可以提你的意见,比如说我要光明正大的恢复自由身,必须先把另外一个捐给你女儿。”
  “怎样?”
  孟与笑嘻嘻的,顾父心里猛然飘过一句粗话。
  mmp
  看来,计划暴露了啊。
  是什么时候?
  或者,她从一开始,从接到电话,就在开始布置了。
  可,为什么?
  如果...
  那还回来做什么?还顺利的做完了手术。
  “你...”眼神复杂的看着孟与,竟不知道说什么了。面对如此聪明通透行动力同样快速max的孽女,再想到从小当成继承人培养的亲儿子,顿时恨不得把那臭小子抓来打一顿,
  叫你笨!
  叫你蠢!
  叫你冲动!
  叫你感情用事!
  ...
  .....
  一条林荫小道上正跟一名白裙清秀女孩拉扯的顾云琛打了个喷嚏,难道前任在想他?
  呵。
  完了。
  休想本少吃回头草。
  书房里,虽然顾父很想把孽女留下,但就她说的,“好歹父女一场,我也不想闹得太难看,说实话,就我手里的东西,我敢说,多少人都会感兴趣的。顾家有钱有势,再找一个零件不会很困难,虽然可能不是绝对的完美,但至少能让保住顾宝儿的命。我分她一个已是仁至义尽,另一个你们就不要再想了,否则,呵,我命都要没了,大不了撕个鱼死网破。”
  “我孑然一身无所谓,顾家,那太可惜了。”
  “我是占了顾宝儿的位置,却也救了她一命。”
  “不欠她。”
  “你跟她父女分离十八年,终于相认,这才过几年就快缘尽了,如果不是我不远万里跑回来救她,补偿的话,就只有在清明节多烧点元宝了。”
  “我阻止了你们与她阴阳相隔,让你们续缘。”
  “我把将死的顾家千金从阎王手里夺了回来。”
  她面无表情看着顾父,“我觉得可以了。”
  “足够了。”
  话说到这份上,顾父想不答应也没办法,再说,把柄还握在孟与的手里,只能同意。
  “好。”
  “你什么时候走,我通知赵家过来接你。”
  “赵家?”孟与轻笑,“不用了,我跟他们没关系。”
  顾父皱眉,“我知道你不想承认,但血缘关系是抹灭不掉的,你的身体里流着赵家的血,这是永远都无法辩驳的事实,优优,你得感恩,无论如何,是那对夫妻带你来到这世界的。”
  “生恩比天大。”
  “你不能因为赵家人穷志短就嫌弃他们。”
  孟与静静的听他说完,拍了拍掌,神情平淡,“还有吗?果然,自说自话是顾家的传统呀。”
  “赵家?”
  “你说那个上赶着认亲像狗皮膏药扯都扯不脱的赵家?”
  顾父:点头。
  孟与冷哼一声,“跟我有什么关系!还是说顾先生你看到我跟那家人的亲子鉴定。好歹是个集团总裁,怎么别人说什么都信。凡事讲证据好不好?我真的很疑惑你当初是怎么被顾老爷子选中的。难道是比蠢比赢了?那你真是太优秀了。没想到老爷子的脑回路也很清奇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