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章 爱豆与前男友

爱豆帮我养狗 清花蔓 2515 字

  “站住!”
  想走,没那么容易。或许,这就是齐云橙的潜台词。
  王荃飞拦了一下,低声说:“算了,让她走吧!我们继续拍照,不然天就完全黑了!”
  自然拦不住,千金的脾气岂是王荃飞这种性子温软的人压得住的?
  “南子?男子!呵呵……”先是对名字进行了嘲讽,她自我介绍道:“我叫齐云橙,王荃飞的未婚妻,下下个月就是她的合法妻子了。我本来对他的感情史不感兴趣的,不过你是他唯一的前任,今天一见又让我十分欣赏,别说走就走啊!”
  富贵人家出口就是不一样,骂人不带脏字,讽语都藏了锋芒。
  黎南子微微不悦,心中念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欣赏”是什么意思!不让我走,你得有那个能耐,就算你是某帮老大的女儿又能把我怎么样?打伤我还要赔我钱,正好如意!
  不在怕的,黎南子转身淡定地站着,一副目中无人的模样,颠覆了她以往所有的形象。这让王荃飞也颇为吃惊,黎南子以前从来低调、软萌,不会惹事。
  “大小姐有何指教?”
  齐云橙看了远处一眼,见她家保镖都过来了,这才欢欣地说:“谈不上指教,只是几句劝言罢了。我看你对我家荃飞有很大的成见,想为你们调解调解,毕竟冤家宜解不宜结。同为女性,我虽未经历过抛弃,但我知道自尊自强一说。南子姐姐,你说呢?”
  黎南子瞄了齐云橙一眼,轻哼着笑了笑。既然对方都这么给力了,她还坚守什么善良的底线、做人的良知?
  “齐小姐一定师出名门,对自尊自强的理解真是不俗。如同你这种千金,应该从不依赖男人吧?作为新时代女性,你应该有较好的修养和品行吧?”
  黎南子见齐云橙疑惑,冷笑着低声说:“那为什么还做小三呢?小三是可以翻身,可似乎不能轻松地说出‘自尊自强’这四个字吧?不过,齐小姐淡定从容,应该是小三界里的佼佼者,希望你一辈子也体会不到感情的悲苦!”
  “你——”齐云橙忍了忍,对十米远地方的保镖招了招手,随后恶狠狠地说:“不要以为我好惹!”
  一捧沙子落下,珊瑚敲在贝壳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偷看的人终于决定起身。
  钱能同时起身,给齐川拉好口罩、压低帽檐。“小心点,别被发现了!”
  王荃飞看了一眼,小声劝黎南子:“你快走吧!”
  转眼只见黑压压一片,六个黑衣保镖气势汹汹而来,黎南子吓得抱紧了圈圈。这今天好不容易高调一回就要挨打了吗?
  心中哀叹一声,黎南子愤愤道:乖乖女的标签果然不能扔,我不是低调谦逊、又软又怂吗?怎么忍不住小脾气了呢?哎,算了,站着挨打吧!面子不能丢,可能还有笔臭钱领呢!
  齐云橙抿了抿唇,冷哼着说:“上!”
  王荃飞一惊,皱眉叹气:“云橙,你?”
  “我从未受过如此侮辱,看在你的面子上,只是小小的教训她一下!”齐云橙比了个手势,随后转身看向海面,并不理会。
  这人迹罕至的海滩,又值黄昏,哪有个万一?
  “可以打我,不许打小狗!”黎南子怒气冲冲地说了句,随后低头抱住了圈圈,等着风雨的到来。
  挨打,黎南子不怕,这样还能好好恨王荃飞而不是心软原谅。
  现在的心,太过傲娇了。
  三个大步,齐川到了人群之中,早一步拉过黎南子的肩。用力一拽,黎南子到了他身侧,而那六个保镖就给钱能处理了。
  “走!”
  “打就打,还挑地方?”
  齐川嘁了一声,拈着黎南子的衣袖就走。几步过后,黎南子睁开了眼睛,她已然感觉气氛不对、气息不对,那淡淡的男士香水味怎么突然闯入了鼻息?
  六个保镖,被钱能叫住都是一脸凶煞。
  不用什么,钱能晃了晃摄像机,又指了指头顶飞着的无人机。“这儿没监控,但是有巡防,这是联网实况实录,你们动手试试?”
  齐云橙愣了愣,转身一看,惊了一跳。“钱能?你在这干什么?”
  钱能尴尬一笑,“老齐要我来拍海岸线,我一路就过来了,没想到遇到这事。那个,齐小姐你在拍婚纱照啊?这就是你要嫁的人吗?真是一表人才,祝福祝福!”
  齐云橙听得满心疑惑,皱眉盯着钱能。“我哥在哪?”
  “老齐还在倒时差,睡觉了!齐小姐你先忙,我得趁天黑之前拍完呢!”
  溜了溜了,钱能一阵瞎跑。急吁着气四看,齐川的身影呢?
  这…全然不是预想之中的局面啊……
  一个小时后。
  天黑了,黎南子抱着圈圈瑟瑟发抖,坐在礁石上的她正在喂蚊子……
  “那个人怎么还不来?”
  方才,黎南子被拉着走了十多米,那个“见义勇为”的“好人”就松手快步在前面走着,像是要甩了她。
  黎南子边跑边道谢,却总是跟不上大长腿的速度,那人说他口渴要去买水,回来再跟她闲聊。
  于是,就这样,黎南子坐在这个奇怪的指定地点等她的“恩人”。
  石头上还有余热,不是太冷,可是海风越发猛烈,吹起来满脸黏着,实在让人受不住。
  这个位置风大,前方有海浪带来的腥味、后方有杂草生出的蚊子,黎南子并不知道这是某人专程挑的地方来折磨她。
  戏耍,这个行为,齐川也不知怎么就坐实了,他只知道这样实在太爽!
  “这一回是我先走、你好奇,你就慢慢等吧!”
  齐川离开的时候,天色很暗了,黎南子没看清他的穿着、打扮,只落了个大致的体型在心。
  “很高很年轻,所以他不会健忘吧?这就把我扔这儿了?”黎南子想不通,“还是说,等会儿回来就是个说辞?成年人嘛,我是不是太较真了?”
  猛烈的海风袭来,黎南子卷紧了外套,听见圈圈打喷嚏,她终于决定起身离去。
  “心中感谢就好了,不等了!”
  三荷西民宿,在黑夜中亮着淡蓝色的光,黎南子看了好一会儿。
  方才进门,大厅里出来一对情侣,好巧不巧就是黎南子最不想见到的人。
  齐云橙冷着脸笑了笑,从上到下打量黎南子。“好巧,你来住我家的店啊?刚刚不是挺瞧不起我的吗?”
  才听半句,店员就低头走了过来,提醒齐云橙:“这位是经理请来的试睡师!”
  “哦!”齐云橙轻讽般笑笑,“试睡师啊?我说呢!三荷西虽然是民宿,可是价格也还挺贵,哪是这样的人能住得起的啊?不过是来我店工作!”
  黎南子不让步,目光看向他处。“这真是你家的店吗?为什么她们称你为齐小姐呢?”
  “你!”齐云橙轻哼一声,“这是我伯伯家的店,我也可以管。像你这种人,可不是我们欢迎的对象,以后还是少来!”
  王荃飞咳了一声,拉了拉齐云橙的手。“别这样!”
  “我说说她怎么了?某些人方才逃得真快,不知道那个美男子是你什么时候勾搭的呢?还好意思说荃飞出轨,你们谁对不起谁还说不定呢!”
  黎南子理了理发丝,抿嘴一笑。“冷风一吹,齐小姐说话爽朗了许多嘛!不过,那都是我的私事,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齐云橙推了王荃飞一把,“荃飞似乎跟你有话没说完,你们聊聊吧!一楼有酒,随便喝,不过荃飞你可要在我回来之前和她理清瓜葛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