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醒了就溜

爱豆帮我养狗 清花蔓 2173 字

  眼皮沉重、大脑混沌,宿醉初醒后有些难受,不过肩上的压迫感是怎么回事?脑袋上方的呼吸又是怎么回事?
  黎南子深吸一口气,紧张感驱开所有睡意,她知道床上这个活物不是她养的边牧!可是,这么些年,她一直独居、独行,除了狗哪来的会呼吸的东西陪她?
  鼓起勇气,她睁开了眼睛,目光轻快一扫,顿时红了脸。
  “天呐,什么情况?这是谁,我干了什么?”
  昨夜,黎南子生平第一次喝酒,没想过自己那么不争气。不就是男朋友劈腿,至于喝得昏昏沉沉吗?
  “王荃飞,你个大渣男,劈腿还先提分手就算了,还害我跟人不清不楚发生了……”
  哀叹一声,她红着脸将肩上的手挪开,咬着牙、屏着气从床上溜下来。最后瞥了那人一眼,带着无尽的遐想穿好衣服、抱着小狗溜之大吉。
  那人身材很好,埋在枕头上的头显露出的半边侧颜还很帅,这是唯一能让黎南子感到有几分安慰的,其他的都是对前男友的憎恨、对狗狗的责怪……
  为什么呢?
  溜出来之后,黎南子发现是自己进错了房间,她的房间在斜对面。回忆起来,昨天她出了电梯后是被狗狗牵着走的。
  “圈圈,你这是坑爹啊!”
  黎南子从兜里找出房卡,闪身进去,利落地收拾了东西就走,照片也不拍了、推文也不打算写了,这次试睡可真是糟糕透了!
  汪汪——
  圈圈蹭在黎南子脚下,睁着大眼睛盯着她,张开的小嘴像是在笑一样,它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似乎很是满意。
  “还想让我夸你?”黎南子给圈圈喂了一块面包,随后自己咬了一块含着以“变声”,低声警告:“你不许发声,我们得赶快溜,你不要面子你爹还要呢!”
  打开门,黎南子将小边牧放在纸袋子里,拿纱巾盖上,随后拎着自己的东西低着头走。路过显眼处,她压低了帽子,进电梯之前都是一副猥琐样。
  这件事,简直太丢人了,她从没想过“酒后乱某”、“一夜某”这类词会安置在自己身上。
  二十四年了,黎南子从没有这样羞愧过!
  那个人是谁?她没脸去想,希望他不要介怀,更不要去追查,当作一场梦过身就忘是最好不过了!
  前台,黎南子说有急事,单方面取消这次试睡,将负责接洽的副经理惊得不小。
  “黎小姐,你之前万分热忱,说是会好好珍惜这个机会。我们给你安排得十分妥当,待遇都是寻常人买不到的,你睡了一夜不打算写评价,这算什么?”
  这些话,黎南子听着很是难堪,她知道自己当初是如何求人家给的机会。以她的影响力、粉丝量还不足以脱颖而出,更不值得副经理亲自接待,一切不都是因为会说话与厚脸皮吗?
  招募时,黎南子是卖惨而来,她也的确很穷,赔不起违约金。可是,再不走就要面对更大的危机了,她一咬牙一跺脚就答应全权负责、照价赔付。
  嘭——
  车门、房门关上,几乎同时,力道也相差不多。
  黎南子溜走了,那个美男子也彻底清醒了,对着赶来处理的人摆着冷脸。
  一位矮胖的男子拘谨地站着,他脸上写满了歉意,眼神里除了祈求还有些惧色,不像是对待小辈该有的态度。
  原因来自坐在沙发上的齐川,他太过高冷严肃,脸一沉就像是将人带到了冰天雪地。这个看似儒雅、温柔的青年,一生气能将腹黑、霸道演绎到极致。
  “老齐,对不起,昨晚我不该提前走的!”
  “然后呢?”
  “我不知道潘媛媛手段那么阴毒,竟然给你下药。这家酒店也跟潘家有关系,我想你的房门没锁也是……”
  “所以你打算怎么做?”
  “我已经搜集到证据了,一定力压舆论,将潘媛媛的真面目揭露出来!”男子说完,小心翼翼地问:“老齐,你一直拈空气干嘛?”
  “空气?”一声轻笑,俊美的脸上有了色彩,不知名的阴沉覆盖而下。“这是狗毛,我的证据!你以为,我昨夜就简单地在这里被药剂折磨?”
  寂静盖过了一切,男子的脸上闪现一抹惊疑,随即又低下了头、不敢再问。钱能活了三十五年,第一次觉得天下真的有事是钱不能解决的!
  “昨夜老齐被下了药,潘媛媛没能进来,那有人来了吗?难道,他跟其他人……”
  心中一紧,钱能没敢再想,他认识的齐川是个从未被人染指的绝世美男。对,要用染指这个词,因为齐川真的是与众不同而又异常闪耀的一颗星星!
  娱乐圈,齐川红了半边天,这与他的资质、实力离不开,二十七岁的他容貌英俊、身材秀美,要演技有演技、要人气有人气,实乃妥妥的国民老公一枚。
  “老钱,你打算什么时候办事?”
  冷冷的声音钻入耳中,吓得钱能抖了抖,应了一声随即利索地出了门,他得去发挥他的作用了。经纪人加助手,能伴在齐川身边,除了特别的关系之外还有他强大的本领。
  惹怒了齐川,一向是没有好果子吃,钱能始终贯彻老大的思想。怜香惜玉似乎跟他们两个不沾边,毕竟饭圈的女人大多不需要额外的情意。
  一个小时后,娱乐新闻头条全被潘媛媛占领,这个二线女星上一次上头条还是因为她以实力最弱的“标签”从选秀中C位出道。
  贴上视频、图片,逻辑流畅无漏洞的文案,舆论风向一片倒,像是野火一般烧到了始作俑者身上。
  “天呐,潘媛媛竟然觊觎国民老公!”
  “真不要脸,竟然穿着那样的衣服去他门口敲门、呐喊,真给广大女性丢脸!”
  “知情人士透露,她是想下药将生米煮成熟饭,这是想飞上枝头变凤凰想疯了吧!”
  “我大神又帅又多金,怎么看得上她?不过,能想出这么龌龊的法子,也真够恶心的,一生黑!”
  一时间,无论是网络还是口头,这个话题热度不减。踩踏潘媛媛也好,给齐川保驾护航、贴心安慰也好,风向有且只有这两头,没有人知晓无名小卒的惊惶。
  黎南子握着手机,缩在沙发瑟瑟发抖,一遍遍劝慰自己:“不是的,不会的,只是恰巧爱豆也在那个酒店而已!由视频来看,也不像同一个楼层,一定不是我睡的那个人……不,不不不,我也没睡人,我没有、我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