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3章 闹大了收不了场了(三更)

嫡女重生之赖上太子爷 宝贝鹿鹿 2668 字

  073
  叶妩痛快的点头:“姑母,我知道了,我这就去,放心吧,我定然会把这件事做好的。”
  惠妃见叶妩如此痛快,心中不由得对叶妩更加喜欢了几分。
  “好孩子。”惠妃拉着叶妩的手,说道。
  “只是姑母,我若是帮你做成了这件事,那姑母也要帮我出气才是,你可不知道,这些日子,我可真是受够了叶浅懿的鸟气了。”叶妩抱怨着说道。
  周氏也抱怨了好久了,都说受够了叶浅懿的气。
  惠妃倒是不明白了,这叶浅懿是不是突然成了精了,怎么一下子就把周氏母女给欺压成这样子了?
  从前周氏不是信誓旦旦的说,已经把叶浅懿给攥在手心里了吗?
  可现在呢,却被叶浅懿收拾惨了。
  “好,这件事做完了,本宫一定给你做主,就算本宫不行,现放着皇后娘娘呢,而且今日你们也看到了,叶浅懿只怕连皇后娘娘也一同得罪了,只怕皇后娘娘也很想收拾她。”惠妃说道。
  叶妩回忆着,的确是如此,想到这里,叶妩禁不住自信心爆棚,实在是很期待看到那个场景啊,所以赶忙去了蓬莱殿。
  叶弯看着叶妩离开的背影,微微蹙眉。
  叶妩终究是单纯了些啊。
  并不知道这事情的严重性。
  如果一切按照她们预想的发生了,那么叶妩可能会安然无恙。
  可一旦若是有了意外呢,叶妩这样暴露于人前,只怕是保不住她了吧。
  叶弯抬头看了一眼惠妃。
  惠妃也是面色凝重,叶弯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她转眸看了一眼周氏,发现周氏的情绪也很激动,面带喜色,仿佛正在美好的畅想。
  她不由得感叹,这母亲和叶妩的想法似乎差不多,都停留在这个美好的层面上了。
  也让她没法开口再说什么,也许是自己想多了呢。
  叶妩兴冲冲的来到了蓬莱殿。
  她走到了那间厢房门口,看四下里没人,先凑过去听了一下,里面好像没动静。
  便大模大样的推开门,走了进去,口中还喊着:“刘梓姐姐。”
  叶妩的动作幅度很大,声音也很大。
  自然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而且刚才茯苓也来过一次,来找刘梓,不少夫人就聚集了过来。
  叶妩看了一眼床榻上,见帷幔已经拉了下来,就知道事情肯定成了,她怎么也是一个十几岁的姑娘,自然不可能在上前查看。
  于是就大喊一声,马上退了出去。
  而此刻四周围着的都是好事的夫人太太小姐。
  看到叶妩这样大喊着出来,禁不住凑上去问道:“里面怎么了?发生何事了?”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没看见,刘姐姐和一个男人在·····”叶妩故意说得模棱两可,这样才能更加的引起人的好奇心。
  立刻便有人想要往里走。
  而就在此刻,外头宫女通报道:“贤妃娘娘驾到。”
  叶妩没想到贤妃来的这样快。
  贤妃进来之久,立刻狠狠的瞪着叶妩,她自然听到了刚才叶妩说的话了,无疑是在往刘梓身上泼冷水。
  这刘家和东太后的声誉就要被这丫头给毁了。
  “来人,给本宫把她给拿下!”贤妃下令。
  立刻有宫女过去把叶妩给抓了起来。
  叶妩没想到贤妃会来的这么快,而且一来就把自己给抓起来了,这可难办了。
  她心里也是六神无主,这毕竟是在宫里,若是在侯府,她大可以闹腾一下,可现在在贤妃面前,她连个屁都不敢放。
  “皇后娘娘驾到,淑妃娘娘驾到,惠妃娘娘到。”随着宫女的通报,元后带着一行人贯穿而入。
  贤妃一脸阴鸷,元后来了,这件事,就难办了。
  并且惠妃和淑妃还跟着,这事儿岂不是闹得更大了吗?
  凭她一己之力,就压不下来了,可是元后怎么会来这里的。
  “贤妃妹妹,你怎么也来了?”元后笑盈盈的说道。
  “那皇后娘娘为何会来此?”贤妃反问道,从前她对皇后也是十分尊重的,可是今天这事儿,她必须要强硬起来,必须要维护刘家和东太后的威严。
  “是这样的,有宫女来回了本宫,说刘姑娘的丫头在蓬莱殿寻找刘姑娘未果,本宫一想,这刘姑娘不单单是太后的侄孙女,还是和郡王的未婚妻,此时非同小可,本宫自然就过来了,正好惠妃和淑妃来给本宫请安,自然也就一同过来了。”元后解释道,很完美,让人无法辩驳。
  “原来是这样。”贤妃嘴上应承着,心里却连连冷笑,只怕皇后是来看热闹的吧。
  “哎,这不是惠妃的侄女吗?为何压着她啊,贤妃,你的人怎么还堵着人家小姑娘的嘴啊,赶紧放开。”元后皱眉说道。
  贤妃看了一眼叶妩,狠狠瞪了她一眼,示意她不要胡说八道。
  但是碍于皇后的话,贤妃也不得不让人放开叶妩,毕竟在皇后面前,这样也是不敬之罪。
  叶妩获得自由之后,立马跪倒在地,并且身子也瑟瑟发抖。
  惠妃赶紧上前询问道:“妩儿,你怎么了,你可是得罪了贤妃娘娘,若是有什么错处,赶紧给贤妃娘娘他认错,贤妃娘娘宽厚,定然不会同你一般见识的。”
  叶妩赶紧磕头:“贤妃娘娘,臣女知错了,臣女真的什么都没看到。”
  叶妩将头埋的低低的,大气儿都不敢出一下。
  贤妃都快要被气死了,恨不得直接过去抽死叶妩。
  现在这样说,不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谁都看得出来这里头有事,并且她还以权压人了。
  真是要被气死了。
  “你先起来。”贤妃咬牙说道。
  “这里头到底是怎么了?”元后皱眉。
  “惠妃,你和贤妃一同进去瞧瞧,这梓儿丫头可别是今日高兴的喝多了吧。”元后吩咐道。
  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了,惠妃和贤妃点头应道,便一同结伴进去了。
  可踏进房门的时候,里面的一幕,当真是令二人大吃一惊。
  只见和郡王宇文凌然同刘梓相对而坐,二人你执白子,我执黑子,全神贯注的下棋。
  根本就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在棋局中啊。
  贤妃的脸色倒是和顺了,可惠妃却是满脸惊讶,嘴巴张的大大的,都合不拢了,仿佛不相信眼前的事情是真的。
  怎么会呢?
  刘梓怎么会跟和郡王在下棋呢。
  这不可能啊。
  这绝不可能啊。
  惠妃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贤妃虽然时刻注意着房间里的情况,但是也没放过惠妃的表情,惠妃这从吃惊到震惊的表情,她也是没错过。
  看来这件事,还真是复杂的很呢。
  “和郡王,梓儿,你们怎么在这儿下棋啊?”贤妃率先开口问道,但是情绪已经很稳定了。
  “两位娘娘先别出声,这一局棋正在定胜负。”和郡王连头都没抬,只是摆手说道。
  和郡王是酷爱下棋的人,这刘梓的棋艺在盛京城里也是数一数二的,两个人从前就有过对战,一局棋,下了整整一天,这都是传遍盛京的。
  贤妃看着二人还沉浸在棋局当中,并且棋盘上的棋子也很满了,想来也快结束了,还是出去等一会儿吧,也好让外头的人知道知道里头的热闹已经完了。
  只是她们的战争才刚刚开始呢。
  而此刻,贤妃看着惠妃还在发呆,不由得拉了惠妃一把,:“怎么,你还不走,还要在这儿看他们二人下棋吗?”
  惠妃还沉浸在震惊中无法自拔,她就是怎么也想不通,怎么房间里会是这样一个场景呢。
  妩儿不是说,一切都准备就绪,一切都按照她们的计划发展的吗?
  可现在······
  惠妃整个人都觉得不好了,这可怎么收场啊?
  尤其是妩儿刚才还来闹场,可是现在人家和郡王和刘梓只是在下棋,哪怕二人孤男孤女共处一室,真的发生了些什么,那也不过是锦上添花罢了,谁让人家是未婚夫妻呢。
  只是现在让惠妃发愁的是,事情闹得这么大,该怎么收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