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章 赔礼道歉

穿越八零幸福生活 蜗碎 2059 字

  熊小芬吓了一跳,忙道:“不是说秦老太没事儿吗?我虽然没亲自去看过,但早就听人说了。秦老太到了雷大夫那儿,很快就醒过来了。雷大夫也说秦老太没事儿呢,连药都没给开!”
  这傻婆娘,这是开药没开药的事儿吗?
  “不管怎么说,你把秦老太给气晕了,这是事实!”郑红星忍着气道,“你竟然还没去秦家看过情况?你是想让满村子的人以后都斜眼看你是不是?!”
  熊小芬满脸委屈。
  那秦老太本来就没什么事儿嘛!秦家人也找上门来说什么啊,她男人怎么反倒先生气了?
  要说这委屈巴巴的表情吧,年轻女孩子做起来,那是娇俏可爱惹人疼的。可熊小芬已经是五十岁的人了,一张脸干瘪的脸又是饱经风霜的,再配上这样的表情,那就让人看得有些瘆得慌了。
  站在她面前的郑红星看见她脸上的表情,就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还立马转过了脸去,努力让自己不去看熊小芬的正脸。
  “你还不知道错是不是?!”郑红星侧着身子握着拳头道,“非得要秦老太真出了事,你才知道什么事大祸临头是不是?!”
  或许是郑红星的语气太吓人,也或许是郑红星的拳头很有威慑性,熊小芬胆怯的缩了缩脖子,不情不愿的道:“那、那现在反正都已经这样了,你还想让我怎么样嘛?”
  这蠢婆娘,到现在她都还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儿!
  不知道错也就罢了,他都已经给她指出来了,她竟然还不知道该怎么收尾!
  罢了,都这么多年了,他早该知道这蠢婆娘压根儿就没长脑袋的。
  “你收拾几样东西,一会儿我跟你一起,找秦老太赔礼道歉去!”郑红星沉声道。
  熊小芬一愣:“啥?赔礼道歉?”
  郑红星知道跟她说不清楚,干脆眉头一皱:“你还不去收拾?!”
  熊小芬又是一哆嗦,只得去翻箱子。
  最后,她收拾出了一块红布,布料不大,也就将将给年轻女孩子够做一件衣服的。还有一小罐子白糖,一小罐子猪油。
  郑红星看着眼前这点东西,满意的点了点头。
  他把东西往手里一抄:“走吧!”
  天色虽然已经黑了,不过月明星稀的,郑红星和熊小芬对附近的路也都很熟悉,两人抹黑走在田埂上,都不怕不小心踩歪了会跌进田里去。
  熊小芬耷拉着脑袋跟在郑红星后面,眼睛却一直不舍的盯着郑红星手上。
  那些东西,她都存了好久了,就是自己平时也舍不得用舍不得吃。
  这下倒好,全送那秦家去了!
  要是可以的话,熊小芬当然不想把这些东西给送出去。可她翻箱子的时候,郑红星一直盯着她看。只要她拿的东西不合郑红星的心意,郑红星那眼睛就跟刀子似的在她身上刮,那谁受得了啊?
  这三样赔礼的东西,看起来是熊小芬挑的。可实际上,其实还是郑红星的意思!
  那秦老太也真是好命,不过是晕了那么一会儿而已,屁大点儿事都没有,却能得这么多好东西!
  说不定,那老太太就是装晕的呢?
  熊小芬心里琢磨着,这一招要真是这么好使,要不,她下次也试试看?
  说不定也能骗不少好东西回来呢!
  郑红星和熊小芬到了秦家的时候,秦老太正带着秦慕童做衣裳呢。
  秦老太平时虽然很宠秦慕童,不舍得让她下地,但老太太毕竟没昏头,知道不能一味的不让孙女做任何事。刚好,老太太有一手做衣裳的好本事,她就把这手艺教给了秦慕童。
  而如今的秦慕童虽然已经不是原身,但她从前也是吃过苦头学了不少生活技能的,现在又融合了原身的记忆,所以这做衣裳的手艺捡起来,倒也不是什么难事。
  秦老太看着孙女下针的手法越来越利索,不禁满意的点了点头:“能做成这样就不错了。我看呐,从明天开始,奶就可以教你用缝纫机了!”
  现在这年头,缝纫机不说多稀罕吧,那也不是人人家都有的。整个新民村呢,有缝纫机的人家,怕是十个手指头都能数得过来。
  秦家的这台缝纫机还挺新的,这是秦老太前几年托人从乡上供销社带回来的,这几年来也一直都保存得很,看起来和人家新买的都没多大区别。
  当然了,这时候不管谁家有台缝纫机,那都是挺宝贝的。
  秦慕童以前还只是在网上看到过这种老式缝纫机的图片,如今见到实物,她还是很感兴趣的,也很想自己亲手操作试一下。
  “真的吗奶?”秦慕童兴奋的道,“那我们还是不等明天了吧,现在就开始怎么样?”
  秦老太嗔了秦慕童一眼:“晚上光亮不好,这煤油灯也不好使。你就耐心一点儿,还是等明天吧!”
  村里现在其实已经通电了,不过大多数人家晚上都不舍得开太久的电灯,还是习惯点煤油灯。尤其是没什么事儿干只做点儿小活计的时候,那就更没人开灯了。
  秦慕童一开始的时候还有些不习惯,这几天下来,她也慢慢的适应了,也能理解现在的人们的想法。
  “好吧!”秦慕童颇有些不舍的看了看墙角盖着麻布的缝纫机。
  瞧见她那小眼神,秦老太反而有些不忍心起来,考虑着是不是可以开会儿电灯,让孙女高兴一下。
  秦慕童一看老太太那表情,就知道她心里在想些什么。
  她心里一暖,正想说些什么让老太太不用为难,却听见院子外的大门被人给敲响了:“婶子,你在屋里不?是我啊!红星!”
  秦慕童还没反应过来,秦老太的脸色已经唰的一下黑了下去。
  能让老太太有这种态度的人可不多。
  秦慕童回过神来:这外头的人,该不会是郑家的人吧?
  秦老太没出声,外面的人也没放弃,仍旧一边敲门一边高声喊道:“婶子,白天的事情我都已经听说了。这事儿是我家那口子不对!这说孩子的亲事,那就得好好说嘛,怎么能把您老人家给气着了呢?我这次啊,是特地带她来给您老人家赔礼道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