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章 各有心思

穿越八零幸福生活 蜗碎 2085 字

  郑建新两口子带着孩子,和郑建青住在自家房子这边。照理来说,这也不算挤,比村里大多数人家里的日子都要好多了。
  可吴梅却实在是有些受不了郑建青这个小叔子了。
  郑家的房子盖得比较早,除了外面那一层有石头有砖看起来比较风光以外,屋里用来做隔间的墙壁那大多都是用泥巴混合竹条而成。
  随着时光的流逝,墙壁上总有干巴巴的泥块往下掉,露出里面交杂的竹条。
  透过竹条之间的缝隙,相邻的两间屋子简直就是互通的,完全可以清晰的看到隔壁房间里的情况。
  吴梅和郑建新结婚一年多,两口子正是新婚燕尔的时候,又因为结婚没多久就有了孩子,两人平时不怎么表现出来,私下里其实还黏糊得很。
  偏偏郑建青就住在他们隔壁,他们两口子稍微有点动静,都会被郑建青给听见。
  而且郑建青因为是幼子的缘故,平时备受熊小芬宠溺,长到这么大连下地的次数都不多,在家里的地位只在郑红星之下。
  除了郑红星,在这个家里,也没人敢招惹郑建青。
  有几次晚上,吴梅正和郑建新在屋里亲热呢,就听见郑建青那屋子里一阵响动,煤油灯的光亮也透过破破烂烂的墙壁传了过来。
  这是夜猫子郑建青回家来了。
  弄得吴梅和郑建新只能卡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生怕被郑建青发现了这边的动静。
  这种日子,谁能过得下去?
  吴梅当初嫁过来的时候,媒人就说了,郑家房子宽敞,人口又少,留在家里的只有郑建新和郑建青两兄弟。等到这两兄弟都结婚了,虽然不会分家,但却能分开住,他们小两口至少能有两间大瓦房。
  吴梅和她爹妈,当初也是一起到郑家来看过的。确定郑家真有那么大的房子,吴家才应了这门亲事。
  当然,最重要的是吴梅自身条件本就不怎么样。
  吴梅本身有些矮胖,对地里的活儿也不是很擅长。像她这种外貌和农活都不在行的人,在乡下就属于很难嫁的出去的那种。
  要不是郑建新条件更差,长得又丑又矮,脑子也不好使,还不擅言辞,除了下苦力什么都不会,郑家怎么也不会经人说合,找到了隔壁乡的吴家去。
  吴家也是怕错过了郑家这一头,想要再给自家女儿找这么个合适的人,那可就更不容易了!
  结果呢,吴梅嫁过来之后才知道,郑家这房子啊,压根儿就不是他们当初说的那么回事!
  这也是因为那时候郑方义被人故意叫了出去,没在吴家人面前露面。而吴家呢,也没特地在新民村打听郑家的事儿。
  所以,在吴梅嫁过来之前,吴家根本就不知道郑家还有郑方义这么个人,更是不知道郑家这大房子,有一半都是郑方义他爸妈留下来的!
  至于现在嘛,吴梅虽然知道了郑家的真正情况,也在私底下埋怨了郑建新无数回。但她还是老思想,觉得她既然已经嫁过来了,那她就是郑家的人了,当然要为郑家考虑。
  吴梅也知道,自家公婆一直都在惦记郑方义家那两间房子,只是他们都不好意思主动撕破脸皮而已。
  可要是婆婆最宠溺的郑建青也结了婚,到时候郑建青肯定也接受不了现在这样的住房问题,他还不能主动闹起来?
  只要小叔子一闹,她就不信了,婆婆还能忍着不占郑方义的房子?
  所以啊,对吴梅来说,郑方义结婚不结婚那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让小叔子郑建青赶紧结婚!
  甚至,吴梅觉得,郑方义最好一直都不结婚。
  他不结婚,就用不上房子。用不上房子,他就不会想着把房子要回去。这对他们家来说,才是大大的好事啊!
  也不知道她婆婆到底是脑子里哪根筋搭错了,明明平时也是个精明人,怎么在这件事关房子的大事上面,却犯糊涂了呢?
  熊小芬本就在气头上,听吴梅这么一说,也觉得这话有道理。
  “难为你这个做嫂子的,还知道操心建青的事情。”熊小芬习惯性的夸了吴梅一句,又抱怨道,“郑方义那小子从小就是个不听话的,你让他往东他就偏偏要往西。当然了,我又不是他亲生爹妈,也管不了他那么多。要不是你公爹非让我去秦家提亲,我才懒得管这破事儿呢!”
  原本嘛,熊小芬虽然没想过要主动帮郑方义说亲,但既然郑红星把这事儿交待了下来,熊小芬惯听丈夫的话,自然也就应承了下来。
  她本以为这是件小事。
  毕竟郑方义的确是救了秦慕童的命,还亲手把秦慕童从河里抱了出来。他们郑家不提这事儿的时候,那大家就当这只是一件小事。可若是较真的话,那秦慕童必定坏了名声,不嫁郑方义还能嫁谁?
  可谁曾想,秦家那老太婆脾气竟然那么大,一言不合就要将她扫地出门!
  那死老太太还看不上郑方义,她以为她家那个父母双亡又不会下地干活儿的孙女儿,真有多金贵不成?!
  吴梅没想到提亲这事儿竟然是自家公爹提出来的,她还以为那整天黑着脸没几句话的公爹,从来也不会管这种小事儿呢!
  “郑方义毕竟是公爹的亲侄子嘛,公爹操心他的婚事,那也是难免的。”吴梅随意敷衍了两句。
  她心里当然也很好奇,不过嘛,她敢糊弄糊弄自己婆婆,却是绝对不敢在自己公爹面前耍心眼儿的。
  “亲侄子?亲侄子能有亲儿子更重要?”熊小芬对吴梅的说法嗤之以鼻,却在提起丈夫的时候,到底还是不敢大声说话。
  吴梅知道婆婆心里对公爹有多畏惧,见婆婆逞强,她也不戳破,只小声安慰,婆媳俩其乐融融,气氛竟是难得的融洽。
  等到晚上吃饭的时候,郑红星和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郑建青,都回来了。
  倒是郑方义,仍旧不见踪影。
  “妈,我一回来就听说你给郑方义那小子说亲啦?”郑建青刚一进屋,沾着泥土的手还没洗呢,就直接伸到菜盘子里,摸了块用辣椒炒的肉塞进嘴巴里,“嗯!这味道可真够劲儿!妈,这一定是二嫂炒的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