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 老太太

穿越八零幸福生活 蜗碎 2067 字

  这要是换了百年后那时代,五十多岁的人只要会保养,看起来和三四十岁也没什么区别,精气神好着呢,身体比年轻人还好!
  而秦老太之所以这么显老态,除了保养上的不足之外,也有她这些年太过辛劳的原因。
  “奶,要不,咱家以后就不种地了吧?”秦慕童实在没忍住,出声道,“你要是实在闲不住,那就伺候两块菜地就行了。这田里头的事儿啊,你就别操心了。这次你是运气好,崴了脚也没什么大事。这下次你要万一真出点儿什么事,那我可怎么活啊?”
  至于说自己下地帮着做活儿的事,秦慕童也不是没想过。
  可她和原身一样,那是真不会做农活啊!
  压根儿就没人教过她们这个技能啊!
  秦老太没想到孙女竟然能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她心里暖暖的,还真琢磨起了孙女说的这事儿。
  其实秦家的地真不多,但也绝对不算少。当初村里分地的时候,秦家就只剩下秦老太和秦慕童两个人了,村里原本也只打算分两个人的地给她们。
  不过秦老太是从苦日子过过来的,她知道土地的重要性,便以她还有个儿媳妇为由,坚持要村里分给她们家三个人的地。
  虽然村里人都知道秦慕童她妈穆秀秀,那是跟人跑了,绝对不会再回来了。可大家那也只是私底下说说,谁也不敢当着秦老太的面这么说啊!
  别的不说,秦老太不但自个儿脾气硬,她还是烈士家属呢,腰杆子硬啊!而且穆秀秀的娘家就在隔壁村儿,这穆家就是为了自家的名声,也肯定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别人这么说的!
  谁说我们家媳妇/闺女跟人私奔了?她那是出去挣钱去了!挣到钱自然就回来了!
  不管大家心里怎么想吧,反正秦老太和穆家都坚持这么说,那谁还能说不是呢?
  那不是跟人结仇吗?
  就这么着,秦老太硬是给自家争取到了三口人的田地。
  可这三口人的地,它不好种啊!
  以前都是秦老太自己一个人忙活着,村里人得空了三不五时的也会搭把手,秦老太也会给人家抓碗粮食,掐把菜什么的。但人家帮忙那是情分,秦家不能一直占着人家这便宜吧?
  再说了,以前的时候吧,秦老太自己有一把力气,需要人帮忙的地方不多。可现在呢,她年纪大了,这地里的活儿也早就力不从心了。
  早几年起,秦老太就把自家的田地分出了一半,给了秦家本家的亲戚种。不过这种了秦家的地,那每年就得给秦家一些粮食,也算是皆大欢喜。
  而现在这剩下的一半,秦老太也是支撑不住啦!
  “这事儿回头再说,不过这地我都刨了小半了,奶还打算撒点萝卜籽下去呢,咋能说不种就不种了?”秦老太想了想摇头道,“再说了,你不最爱吃小炒嫩萝卜秧吗?奶都记着呢!”
  秦慕童:“……”
  敢情老太太一把年纪了还在地里刨坑,就是为了给自家孙女种萝卜秧炒着吃的?
  这可真是……太败家了!
  这要在百年后,嫩萝卜秧炒着吃并不少见,也的确是一道美味。可是放到现在,各个家里都还缺衣少食的呢,那种点萝卜,恨不得个个都能长成小山大,一地萝卜就能让人吃上一冬的!
  更何况,现在也不是种地的时候啊!
  这都进了腊月了,眼看着就要过年了。地里的土也都冻着呢,想刨开根本就不容易!
  为了让自家孙女吃点新鲜的嫩蔬菜,老太太这是在拿命拼呢!
  秦慕童可算是知道原身到底是怎么被宠着长大的了。
  她默默的在心里叹了口气,道:“那咱们就只种这一块儿就够了。奶,我陪着你种,种完了我们就回家!”
  秦老太推辞不过,就让秦慕童帮她撒萝卜籽。
  这是个轻巧活儿,随便秦慕童怎么撒都行,哪怕撒多撒少了也无所谓。反正她们是等着吃萝卜秧的,又不是等着吃萝卜,自然没那么多讲究。
  郑秋丽也跟着一起帮了把手。
  她一边撒萝卜籽,一边在秦慕童耳朵边小声的道:“童童,你奶对你可真好!”
  她家偶尔有撒多了的萝卜籽长出来的秧子,那都是掐了炒给她哥哥吃的。而她?能吃点儿水煮大白萝卜就不错了!
  “嗯!”秦慕童重重的点下了头。
  她也是这么觉得的!
  郑秋丽:“……”
  瞧人家这理直气壮的模样,这还能让人说啥?
  不说秦老太对秦慕童的态度,就说她和秦慕童身上穿的衣服,这差别也挺大的啊!
  郑秋丽穿的是乡下常见的花棉袄,这袄面都洗得发白了,上边儿甚至还有几个显眼的补丁。估摸着,她这袄面怕是上一辈人传下来的,拿大人的衣服改小了让她穿的。
  就是袄子里的棉花,那也不是新棉花啊!
  而秦慕童穿的,却是着着实实的新衣服。而且还是从镇上买回来的,样式也好看,颜色也好看,衬得年轻的秦慕童更是跟朵鲜花似的。
  这样的衣服可不便宜,一件就得好几十呢!
  再加上秦慕童那新裤子、新皮鞋,一身下来,怕是没有一百都拿不下来!
  现在的人,谁家里要是能有一百块存款,那都算得上是豪富了!
  郑秋丽很羡慕秦慕童,可她最羡慕的,还是秦慕童年年都能穿新衣服!
  就她身上这身破布袄子,她都已经穿了整整三年了!
  三年来,这破布袄子缝缝又补补,每年还得在下摆给它再补上一截,郑秋丽每次穿出门脸上都臊得慌。
  实际上,像郑秋丽这样的,在村里才是常态。
  原本大家都习惯了穿旧衣裳,也不觉得有什么。可偏偏身边出了个秦慕童这么个异类,那可不就让人觉得心里不舒服了吗?
  因为这事儿,郑秋丽回家的时候,心里还不怎么高兴。
  “姐,你刚刚去哪儿了啊!”郑秋燕从屋里出来,看见她姐立马眼睛一亮,激动的说着悄悄话,“算了,这个不重要。你知道吗?大伯娘打算明儿就去秦家,给方义哥提亲啦!”
  “真的?!”
  郑秋丽的眼睛也亮了,脸上之前的郁色更是一扫而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