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4章 确定真伪

代残明 奔叔 2094 字

  看着吕汉强的行止做派,让心细如发,善于察言观色的王东升心中疑窦顿生。这人是什么身份?以以上种种,再加上他的一番行走谈吐,再加上那一句话,难道他贵过王侯?贵过王侯的是谁?儿他又当了满清的走狗,却又保持这样的态度,到底是什么意思?
  龙潜雨鱼虾之间。
  王员外的脑袋就嗡的一下,愣了半天,最终还是沮丧,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
  不过和心中的不可能的失望之外,再次在心中对吕汉强有了评价,虽然那不可能,但一个大明遗臣是绝对没有问题了。看来他是大隐隐于朝了,这是直接隐藏在敌人内部的贵人。
  心思到此,赶紧下了台阶:“都督远来,请进寒舍用茶。”对于这个假道士真员外,对自己这个假和尚真菜鸟态度的前倨后恭,吕汉强感觉高兴。看来自己一个秃头,让这位王员外对自己不排斥,看来自己投其所好的几句大义凛然的话,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这算是一个开门红。
  接受了王员外的邀请,大步走进了他家的厅堂。双方分宾主落座,但这时候吕汉强犯了一个常识性的错位,当然,这个常识性错误是指着古代。
  吕汉强在王员外请先坐的时候,没有按照礼仪坐在右手客人的位置,而是就近坐在了主人的位置上了,记住,是就近。
  其实这非常不礼貌,这叫喧宾夺主。
  王员外却是更加吃惊,因为吕汉强坐的自然,根本就不是羞辱主人。这在王员外看来,这位,一定是总是坐在主位,同时也被其他人恭敬的让到主位习惯了。这种习惯做到如此自然,一定是长时间养成的,一定是在他潜意思里成了理所当然。
  吕汉强哪里知道这么多,见主人迟迟不落座,还以为自己这个假官,吓到了这个族长员外呢,于是就歉然的伸手:“老员外请做,不必拘束。”在他看来,自己打着满清的大旗,让这位王员外有些害怕,就刻意的解释了一句。
  结果这一句不要拘束,竟然听在王员外的耳朵里,自然的认为,这是久居上位者对属下的一种宽厚善待了。
  于是反倒感谢一声,在客位坐下了。
  而还有和他一样心思的是李放,在吕汉强表现的总总之后,却正式承认了吕汉强的假身份,他的确是齐王世子。
  三个人一个没心没肺,一个满腹疑惑,一个心意坚定,个揣着心思开始对话。
  王员外不再向对李放那样的傲慢冷淡:“不知都督来此何意?”
  吕汉强就故意装模作样的道:“最近这一带大顺的杆子流寇流散在这里,多有杀官害民的事情发生,而世道大乱,也有歹人啸聚山林。新朝应该有新气象,所以本都督特意请了上命,带着一个小队伍到这里清剿周围,希望能还百姓一个太平世道。”
  带兵来的?长住?当时王员外大惊失色。这个乱世,兵匪不分,往往兵比匪还坏。正所谓,匪过如梳,兵过如剃。土匪还知道兔子不吃窝边草,只抢钱粮不杀人,即便抢劫客商也要留下点货物,能让他翻本,绝不斩尽杀绝。但兵过,那就是寸草不留,其摧残程度简直令人发指。
  于是,不管这位是什么贵人,为了这个大王庄,王员外准备拼死拒绝。
  结果还没等他拒绝呢,吕汉强首先开口:“本大都督带的人马不多,也就三百,而且都是汉人,为了怕引起大家的误会,特意将队伍留在了镇子外面。本都督特意先来拜会接洽。”
  那话里就是,都是汉人,不比鞑子凶残,先不直接进入,是先礼尊重。但本人是奉命公干的都督,有三百将士,如果你不同意,那就是后兵了。
  王员外就不由得担心苦笑了,和杆子做对,自己三百乡勇没有问题,打退了,杆子也就不敢再来了。但官府就不同了,真要发起狠来,那可是打退这三百,后续可能就是一千,无穷无尽的,最终再坚固的寨子也会被攻破的。而以鞑子的凶性,一旦庄子破了,一定会将整个庄子屠戮殆尽,以震慑其他不从,鞑子这样的事情可是没少做啊。想当初,离着自己这里的下岗子村就是如此,最终被鞑子攻破,真的杀的是个鸡犬不留。
  正在凄苦之中,吕汉强继续道:“员外放心,供给我们的粮草菜蔬也不贪婪,只要吃饱管够就成。我也不许将士入百姓之家,只要空房几座能遮风挡雨即可,我以人格担保,绝对不会让我的士兵扰民。”
  以人格担保?这位可能的贵人这么和蔼可亲的和自己商量,就可看出,这个人的人品不坏,否则早就呼啸进入,将大王庄折腾个鸡飞狗跳了。
  既然反抗是死,能有这样的保证也算是万幸了,这个时候,小民对官,还希图什么呢?还敢希图什么。只是可惜了自己祖祖辈辈治理的大王庄,少不得要遭到一番摧残了。
  这时候,小丫鬟战战兢兢的送上茶水。双手哆嗦的递上来,吕汉强一见小丫鬟吓的不轻,就伸手直接在她手中接过,而且还展颜一笑,顺便道了声谢谢。
  这种不经意间的淡定文雅,再次看在了王员外的眼里,心中更是一番感触。偷眼看吕汉强喝茶,茶绝对是上等好茶,上官来了怎么敢慢待?负责待客的管家可是有着眼力的。
  结果吕汉强接过来喝了一口,却不由得微微皱眉。倒不是茶不好,而是他喜欢喝的是红茶,这是绿茶,他喝不习惯。既然不习惯,那就不勉强自己了,于是就轻轻的将茶水放下。
  但就这一个小小的动作,落在了王员外的眼里,简直就是石破天惊的大震动了。
  自己是两百多年的大世家,以诗书耕读传家,也出了几个有名气的人物。本着文人对生活品味特殊的追求,遵循圣人的教诲,食不厌精,有着奢靡但低调的本性。自己引以为傲的茶,竟然被这个人厌恶。这足以说明,他原先的生活是多么的高级优渥,绝对不是大富大贵人家所能企及的,那么看来,这位还绝对是藏身在敌营,潜龙在野岭的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