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7章 新军加入

代残明 奔叔 2550 字

  这事情的确很巧,诺大的山东,被大顺落下的军队还有很多,但能碰到一起,还互相认识的的确不多。
  “那后来呢?”赵权就带着希望的询问。
  李友就一拍大腿:“后来就好说啦,他也是孤魂野鬼,想要追赶大顺皇帝,现在连皇帝在哪里都不知道,还往哪里走?而咱们现在有了落脚,还有点粮食,最主要的是,我在大顺的时候是五品威武将军,他是六品的都尉,他应该归我管,于是,他就请求回归我的麾下,加入我们。”然后拍着大腿得意的哈哈大笑:“都督,那小子手下竟然有七百多汉子,有一半都是当年跟着他出来的老底子,这下,我们的实力就壮大啦。”
  “七百多?”李放就惊讶无比了:“一个小小的都尉竟然有那么多的手下啊。”
  李友就斜了李放一眼:“我的本家,你不懂大顺的规矩。品级是这么定的,但手下却不是上面分派给你的,那是要靠自己去划拉。在外面大顺军中,有的顶着一个四品的将军职衔,手下就阿猫阿狗三两个,连个亲兵营都凑不齐。但有的九品的哨总手下就有几百。还是那句话,谁带的兵多兵少,看本事,看谁能划拉。”
  李放就噢了一声,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吕汉强惊讶对方人数的时候,也不由得纳闷:“一半是跟着他的老底子,他是怎么做到的。”
  李友就一撇嘴:“怎么做到的,还不是这小子油滑,最会保存实力,打仗往后缩,但抢起东西却是一个顶俩,所以大家就送了他一个外号油猴。”
  对于王怀的投奔,吕汉强还是满高兴的,王怀是不是油猴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的这支队伍,将会随着他的加入即将壮大,而且还是一下子壮大一倍。这样一来,自己的安全更有保障。而随着力量的壮大,自己也可以出山行动了,可以去攻打一些比较空虚的县城,获取更多的物资,然后继续收编那些散兵游勇扩大自己的实力。如此滚雪球般发展,成为一地诸侯,然后向南明要条件也好,自己继续发展也好,那就游刃有余了。从这一点上看,穿越人士好运气,果然不假。
  说真的,既然老天爷将一个人穿越过来,总是有点目的安排的,也会对这个幸运儿负责的,要不弄过一个弄死一个,那老天爷还费这劲干什么?闹着玩儿呢?
  “那个——”
  “油猴,我们杆子都是外号的,不愿意以真名字对外,当杆子,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避免给祖宗蒙羞。”
  这话说的的确是事实,在天启五年王二揭竿而起,拉开了山陕农民大起义的序幕,大起义,那是后世给的好名声,其实就是拉杆子做强盗。
  但是,百姓是淳朴的,在百姓的心中,一代代从小就教育儿孙,穷死不偷盗,饿死不做贼。之所以做了强盗,都是这个世道,这个官府逼迫的走投无路。所以,他们是不愿意以真名字示人的,生怕给地下的祖宗蒙羞。所以,那个年代乃至后来的年代,凡是强盗杆子,都以一个外号喊出,什么闯塌天,什么黑虎星,什么老北风,什么座山雕。
  李友原先也有外号,叫一担粮的,只是大顺立国,他算是一个名正言顺的官了,才又改了回来正名,这不是让祖宗蒙羞,这是光宗耀祖。这就是小民心态。
  “好吧,叫油猴的将军,什么时候能过来?”吕汉强询问李友,现在他有点急不可耐了。
  “油猴说得天黑能到。”
  “好,那咱们就将最后的几头猪杀了,多摊煎饼,多备大葱,欢迎我们的新队友。”
  李友看到都督能如此看重自己带过来的人,心中也是高兴,这毕竟是很有面子的事情吗。再说了,自己就一百多人,相对赵权少了太多,心理上总不是滋味的。油猴过来,一定能归在这家的麾下。自己手下的人马多了,按照流寇中的规矩,自己在这支军队中的地位也就水涨船高了不是。
  赵权也很高兴,不管怎么说,力量的壮大,就能离这自己的梦想就更近一步吗。
  李放小声的锦上添花:“到时候,咱们将咱们所有的兄弟都叫上,列开队形,夹道欢迎,让新来的兄弟也看看咱们的根底,让他们也有点信心。”
  “这个办法好,就这么定了。”吕汉强一拍手,赞同了后世的花里胡哨的做派,面子工程还是要搞的嘛。“到时候我们来一个胜利大会师,然后大家一起打出一片江山基业。”
  因为有了新的力量要加入,所有的人都非常激动,人多了,力量就大,最起码,人多了,就更安全吗。
  于是吕汉强立刻将所有的兄弟们都招呼起来,大家拿起刀枪,准备以崭新的精神风貌迎接新的战友。
  这时候,经过一夜半日的好睡,再加上中午的时候散步缓冲,大家的精神头显得非常旺盛,昨夜的猪肉鱼肉,加上今日两顿开胃的稀粥,更让人感觉红光满面,以往的灰败菜色一扫而光了。
  也是怪,一个整日大鱼大肉的,再加一顿鲍鱼海参也显现不出变化。但是饿久了的,或者是总是吃糠咽菜的,只要一两顿好伙食,那胃肠的吸收能力超强,那真有立竿见影的效果。
  检查着辎重营配合军队里的厨师,给未来的新战友准备伙食,吕汉强特意吩咐:“饭要做足,菜要做好,一定要让新来的队友,好好的吃上一顿,让他们有到家的感觉。”
  跟在身后的李放连连的答应,然后提议,一会儿就要列队迎接了,按照都督的意思,前面的是李友将军的部下,他们是精锐,也和未来的战友熟悉。接着的是赵权将军的人马,目的一是迎接,同时也展现咱们的军威。属下请求,我的辎重营也要拉出所有的家当,排在最后,也让新来的兄弟们看一看,咱们粮草充足,也让他们安心。“
  吕汉强想了想,将手中搅拌菜锅的勺子放下:“你说的有道理,军心稳定了,才能做大事,就按照你说的办。”
  李放连连说是,但接着再次提议:“请将小姐,放在我们辎重营,一来是显示小姐在咱们这支队伍中的位置,二来,小姐毕竟是咱们这里唯一的女孩,新来的那些人咱们也不知道根底,不要让他们冲撞了小姐。”
  吕汉强真的被这个细心懂事的李放打动了。毕竟是读过书的人,考虑事情的确周到贴心。就转过头对着子涵道:“李营官考虑的周到,那么你就去辎重营吧。”
  子涵就嘟着小嘴,拉着吕汉强的衣角不放。新来许多陌生人,让她莫名的感觉到不安,她希望能跟着哥哥,因为只有跟着他,拉着他的衣角,才让他有安全感。
  吕汉强理解这个命运多舛的小妹现在的心理,巨变刚刚过去不久,阴影在她的心中还没有消散呢。
  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有外人来,鱼龙混杂,你一个女孩子,的确是不方便,到时候称呼上也会发生误会,大家都尴尬。所以,还是到李营官那去吧,等我和新来的人热络了,再把你接过来大家相见,这样好吧。”
  称呼误会,子涵小脸微微一红,悄悄的松开了吕汉强的衣角,扭过身,脚步急匆匆的去了。
  正在这时候,一个外面打探消息的汉子,飞跑着过来,“都督,来啦,新兄弟来啦。”
  吕汉强精神一振,整理了下衣衫,大步向前走去,迎接新的战友,新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