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定乾坤

我有进化天赋 星湛 2123 字

  一番交易之后,匈奴大将开始挥师攻城。
  随着他们加入战场,这场大战开始变得非常惨烈,这五万大军都是八九阶精锐,战力已经接近了陈牧之的主战军团。
  当他们配合赢戊攻城,双飞的伤亡比例就开始拉近。
  大战持续了一整夜,对方多次攻城,每一次都被宗守打了下去,但是伤亡也让双方的将士都有些心惊胆战。
  到了第二天天明,宗守手上残存的大军只剩下了三万,这要是换作寻常的大军早就溃散了。
  赢戊的五十万大军,打到着这个时候更是仅仅剩下了不足三十万人,为了制止逃兵,他杀得逃兵都杀了数千人。
  他的盟军五万匈奴王庭精骑也损失不小,在都在攻城之中倒下了近万人。
  打到了这个时候,双方全靠一丝意志撑着,看谁能把谁耗到崩溃。
  第二天仅仅修正了两个时辰,赢戊再次组织匈奴攻城,这场血战一直持续到了黄昏。
  “给我杀。”
  宗守天戈染血,浑身战甲残破,在城头奋勇杀敌。
  一天一夜的奋战,他的真气都已经消耗的七七八八,但是随着他的奋勇拼杀,愣是借着一股狠劲,将眼前城头上的人马杀下了城墙。
  “将军,东元门破了。”
  “什么?”
  还没来得及喘口气,他就听到了亲兵传来消息。
  顾不得喘气,他大喊道:“你带兵多回来。”
  “将军,没有了后备的人马。”
  “我去!”
  宗守面色紧急的点了几十个人,往东元门杀了过去。
  大战一直持续到了第二天傍晚,到了最后城门数次易手,都是艰难被杀回去。
  到了最后几乎要撑不住了,就连林老祖都几乎耗干了力气,不断驾驭祖器轰击苍穹,以一敌二对抗敌手的轰击。
  “看来城池要破了。”
  林虎手持长枪,战立在城头,又一次看着黑压压进攻的兵马,心中微微下沉。
  接连的血战,如今守城将士仅仅剩下两万人,而且各个带伤,战斗力下滑的厉害。
  对方也是损失惨重,但是看出来了自己的虚弱,所以要一鼓作气攻下城墙。
  这一次攻城,不出意外的话,恐怕安赛城就收不住了。
  “进攻!”
  赢戊面无表情的带着督战队站在后面,逼着将士往前冲。
  他知道,这样的冲锋最多再来一两次,对方就估计撑不住了。
  之前就不止一次的攻下城门,要不是对方凭借一股狠劲不断夺回来,估计安赛城早就破了。
  “城中的大将倒是好强的意志。”
  “是个值得尊敬的人物,等我攻下城池,必定厚葬之。”
  赢戊抬头看向天空,心中这么想着,突然之间他感觉到不对。
  那天空的颜色遍了,无穷的紫色光芒淹没虚空,他仔细看了过去。
  只看到一个紫色身影伫立在虚空中,那是一个宛如神祗般的伟岸男子。
  “完了!”
  看到那道人影的一瞬间,赢戊心中一沉,面色狂变。
  只见那人伫立虚空不动,宛如高卧神阙的神明,执掌天地万灵生灭。
  亿万道符文之力从虚空中锤落下,斩站落在了大地之上,一刹那之间无数正在冲锋的大军直接被符文解体了。
  血染大地,无数人霎时间变得残肢断臂,惨叫声不绝于耳。
  本就军心不稳的赢戊部大军直接崩溃了,就连赢戊都藏在大军中想要趁机逃跑。
  匈奴大将见势不妙,也带着大军开始疯狂奔逃而去。
  天空中,姜虚道一步迈出,追杀了过去。
  见此,城中的大军欢呼出声,他们打开城门掩杀了出去,痛打落水狗。
  这一场追杀仅仅追杀了五十里,最后赢戊的人马被成建制的俘虏了十数万人,剩下的几乎彻底溃散了。
  王庭铁骑到底是匈奴王庭仅次于天狼骑的精锐,他们剩下了三万人马,往青州城那个方向撤了过去。
  就在姜虚道到了安赛城不久,他麾下第一批十万大军赶到了安赛城,之后陆陆续续的有人马赶到。
  姜虚道进入战场,并且借道安赛城北进的消息一转眼传遍了苍州。
  “他竟然这么早就进入了战场。”
  听到消息的一瞬间,大赢帝主心中就咯噔一下,知道此战结果已经注定。
  青州城久攻不下,一直无法击破陈牧之的主力,反而不断损兵折将。又被拿捏住了安赛城,如鲠在喉,军心不稳。
  如今姜虚道过早的插手战场,这一切都出乎了他的预料,导致了他根本反应不过来。
  “罢了!”
  “……”
  姜虚道接近两百万大军北上,很快对北雁军完成了夹击。
  也就在这个关键时候,大赢帝主突然消失了,整个北雁军失去了主心骨。
  如果他还在的话,恐怕陈牧之和姜虚道的联军即使想要灭他,也要损失不小,可他一走直接加速了北雁军的灭亡。
  北雁郡王赢奢眼看不妙,聚合了百万大军往北突围,希望能绕道回北雁军。
  可是此时的林舞阳借机带着数十万大军出城,从背后率军追击。陈牧之更是抓住他们不放,打了个中心开花,将他们彻底分隔开。
  在之后姜虚道北上,两百万大军和陈牧之一起联手,完成了对北雁军主力的包围。
  这场围歼大战持续了三天三夜,联军对他们进行分割围攻,北雁军主力不断被蚕食,很快出现成建制的投降。
  到了第三天,北雁军彻底溃散了,到了此时赢奢才不甘心的放弃大军逃跑。
  可惜这个时候已经完了,他失去了逃生的时机。
  如果他一开始就逃走,不管两百万大军的话,那么以他神通境的实力,估计早就逃了出去。
  可是到了最后百万大军几乎被全部蚕食了,他才下定决心放弃军团逃跑,这个时候为时已晚。
  陈牧之亲自出手,跟他血战一百六十招,追杀了近三百里,最终斩下了他的头颅,
  到此为止,此战大获全胜,陈牧之接下来挥师清剿残敌,进军北雁郡一举将北雁郡国彻底覆灭。
  这场战争的收尾工作一直持续了一整个月,到了这个时候陈牧之拿下了北雁郡。
  为了拿下北雁郡的财富和此战的俘虏,陈牧之跟姜虚道定下了约定,要用大量的丹药和灵药作为交换。
  反正他有万亩灵田,又有大量的炼丹师,灵药和丹药都可以不断产出,用来换取银两和灵石这些才是对他最划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