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4揭穿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天泠 6637 字

  在场红绿两队这些姑娘们都不是傻子,自然也都听出罗兰郡主话中的嘲讽之意。
  周围一下子寂静无声,只剩下风吹草木的沙沙声。
  一旁的涵星皱了皱眉头,觉得这罗兰郡主果然是心胸狭隘,输不起!
  涵星撇了撇嘴,正打算好好嘲讽对方几句,就听端木绯笑吟吟地脆声道:“是啊,罗兰郡主。我家飞翩那可是万中取一的好马!”
  端木绯得意极了,用手连连抚着自家飞翩的脖颈,似乎完全听不出罗兰郡主话中的讥讽。
  看端木绯那副沾沾自喜的样子,罗兰郡主只觉得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一口气不上不下地梗在喉咙口,憋得她难受极了。
  道不同不相为谋,在这里再待下去,她真是要吐血了!
  涵星看罗兰郡主这副憋屈的样子,差点没笑出来,心道:唔,绯表妹不愧是绯表妹啊。
  涵星与君凌汐彼此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君凌汐笑眯眯地接口道:“绯绯,那我家乌夜呢?”
  “乌夜当然和飞翩一样好了,其兄必有其妹嘛。”端木绯神采焕发地笑道。
  飞翩似乎有些不满,“咴咴”地叫了两声,仿佛在说,它才是姐姐呢!
  罗兰郡主看着她们谈笑风生的样子,瞳孔愈发幽深了,冷冷道:“玉真,花城,我们走。”
  罗兰郡主招呼了玉真郡主等人一声后,几个部族贵女就随她纷纷策马离开了马球场,凌乱的马蹄声“得得”地远去。
  涵星看也没看罗兰郡主她们,对端木绯、君凌汐她们说道:“我们都先回去换身衣裳,然后大家一起去清澜殿好好庆祝一番,怎么样?”
  姑娘们自然是毫无异议,蓝庭筠迫不急待地翻身下马,咕哝着:“快热死我了!下次谁也别想大热天找来我打马球,我看我今天至少晒黑了两圈。”
  她一句话又逗得众人哄堂大笑,气氛活泼轻快。
  姑娘们也纷纷下马,朝那些竹棚方向走去,端木绯下意识地朝戚氏所在的那个竹棚望了一眼,却是怔住了。
  端木绯此刻才注意到戚氏跟前不知何时多了一张红漆木大案,她正俯首专心致志地在案后挥毫落纸……瞧她右手的动作像是在作画。
  端木绯短暂的一个停顿后,就调转方向朝戚氏走了过去,停在了她案前。
  看着对方挥笔泼墨的样子,端木绯眉头微挑,半垂的眼帘下,乌黑的瞳孔中闪着璀璨的光辉。
  “绯表妹。”
  涵星很快就注意到端木绯掉队了,与君凌汐几人也朝戚氏那边走去,几个姑娘一下子就把那张书案团团围了起来,好奇地看着戚氏所绘的那一幅画,皆是眸子一亮。
  戚氏正在画的是一幅《仕女马球图》。
  平铺开来的宣纸上,已画了十几个持偃月鞠杖、策马奔腾的贵女,这些正值青春的姑娘们一个个英姿飒爽,神态动作各异,或是俯身仰击,或是驱马抢球,或是策马尾随,或是回身反手下持鞠杖,或是驰骋腾空,或是静观其变……
  这幅画以舒缓雅致的笔法刻画出球场上那些神采飞扬的少女们,以形传神,明明笔触简单,面部不过寥寥几笔,可是少女们的神态却极其生动,顾盼生辉,画者巧妙地抓住了每一个姑娘神态与动作的特点,让观者一看就知道哪个是君凌汐,哪个是涵星,哪个是罗兰郡主……
  不仅是每个人,连每一匹马的动作与神态都各不相同,有的翻着上唇,有的打着响鼻,有的两条前腿高抬,有的尽情奔驰……
  循着所有人与马的目光看去,就可以到画中央的一颗白色球鞠飞腾在半空中,球鞠旁是一匹四蹄皆白的乌云踏雪,马驹和跨于马背上那个头戴百日红的少女皆是顾盼神飞,洒脱飘逸。
  寥寥数笔便把方才那场激烈的马球比赛中最精彩的一幕幕浓缩到了一幅画上,动若脱兔,静若处子。
  戚氏画得全神贯注,围观的姑娘们一个个都是沉默静立着,唯恐影响了戚氏,让她如此一幅佳作毁于一旦。
  四周寂静无声,竹棚下的其他人看到这边的动静,也纷纷地围了过来,聚集在戚氏的四周,一个个地都下意识地放轻了声音。
  等戚氏收笔时,突然发现周围竟围了这么多人,眼底闪过一抹愕然,随即便落落大方地伸手做请状,笑道:“还请各位一起品鉴一番。”
  “妙!”端木绯笑吟吟地抚掌,第一个出声赞道,“静中有动,动中有静。”
  “不错。”一旁的一位蓝衣姑娘心有同感地附和道,“动静和谐,且画的布局安排得紧张而有序,疏密相间,错落有致。”
  “之前先生教我写篆书时要‘疏可走马,密不透风’,我一直不解其意,现在倒是突然明白了。”
  “……”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夸奖着这幅图,渐渐地,戚氏的眼神微微有些恍惚,一眨不眨地看着身前的这幅画,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这幅画是出自自己之手。
  这十几年来,戚氏琐事缠身,再加上生活多有不顺,在书画上已经许多年都得不到突破,甚至戚老太爷还明言过她这几年画技不进反退……没想到,这一次居然忽地就有如神助。
  这一切,都是托了端木绯的福。
  戚氏从画中抬起头来,神色复杂地看着端木绯那张眉飞色舞的小脸,端木绯正指着画纸上的乌夜笑嘻嘻地与身旁的君凌汐说着话。
  涵星、端木绯、君凌汐等几位姑娘很快就告辞了,她们在刚才的比赛中出了好大一身汗,都恨不得快点回去沐浴更衣。约好了一炷香后去清澜殿参加庆功宴后,她们就四散而去。
  周围的其他人还在兴致勃勃地讨论着这幅画,但他们的声音已经传不到戚氏耳中,戚氏望着端木绯离去的背影,心神飘远,她几乎不记得自己是如何与其他人告辞,也不记得自己是如何回到了鸿涛轩,等她回过神来时,就发现自己正坐在小书房里,直愣愣地看着书案上刚画的那幅画。
  她笑了,看着画中那些神采焕发的少女们,心情也变得雀跃起来。
  一旁的大丫鬟雨薇见主子笑了,暗暗地松了口气,就听戚氏略显急切地吩咐道:“雨薇,我要裱画,帮我准备一下。”
  “是,夫人。”
  戚氏一句吩咐,雨薇就和两个小丫鬟里里外外地忙碌起来。
  俗话说:“三分画,七分裱。”
  裱画也是一门极其讲究的技艺,戚氏的父亲戚老太爷不仅是书画名家,也是裱画高手,戚氏自小也跟着父亲学了七八分手艺。
  戚氏一贯喜欢亲力亲为,连调浆都是亲自动手,只让丫鬟们稍微给打些下手。
  裱画的工艺极为繁杂,除了调浆外,还有托背、上墙、加条、裱绫、上轴、加签等数十道工序,想要裱好一幅画,短则数日、长则数月。
  戚氏忙忙碌碌了近两个时辰,直忙到太阳西斜时,也不过是在两个丫鬟的帮助下,完成了将画心“上墙”的步骤。
  戚氏满意地看着墙上的画,等浆液干燥后,画纸就会变得平整起来,“上墙”这个步骤对裱画而言至关重要。
  “大老爷。”屋外忽然传来了丫鬟行礼的声音,紧接着就是一阵打帘声,章大老爷神情悠然地进了小书房,他身后还亦步亦趋地跟着一个十四五岁的俏丽少女。
  少女穿着一件丁香色芙蓉团花织金褙子,一头浓密的青丝挽了一个简单的纂儿,头上戴着两朵粉色的珍珠珠花,莹润的珍珠衬得少女小小的瓜子脸上肤光如雪,温雅可人。
  那少女款款地走到戚氏跟前,对着她盈盈一福,行礼道:“母亲。”少女是章大老爷的庶长女,名叫章若菱。
  章家人最近才进京,皇帝为表恩典,这次来行宫避暑,特意让章大老爷也随驾,因两个儿子要念书,所以他干脆把女儿带来了行宫。
  章若菱自然看到了墙上的这幅画,含笑道:“母亲是在裱画?”说着,她的目光落在画作的落款上——九思居士。
  戚氏自号九思居士,经常以此落款于书画上,章若菱也知道这一点,便又道:“墨迹尤新,莫非这是母亲今日所绘?”
  戚氏点了点头,正要招呼章若菱和章老太爷一起赏画,就见章老太爷一手慢慢地捋着胡须,笑道:“若云,这幅画笔简意丰,似拙胜巧,动静相宜,令我实在自叹弗如……”章老太爷的目光在画上细细地流连了一番,眉头微扬,“莫非,你今日是去看四公主殿下她们打马球了?”
  “不错。”戚氏笑着颔首道,看着墙上的那幅画,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当时我突然画性大发,就即兴做了这幅画,成品出乎我意料得好,竟然突破了我这几年的瓶颈。”戚氏的眸中闪着异彩。
  “恭贺母亲在画艺上又进一层楼。”章若菱笑盈盈地对着戚氏又福了福,赞道,“这幅画无论技艺、布局、细节,还是气韵,皆是精妙,令我如同身临其境般。可惜了,我今日与潘家姑娘她们约好了去游船,没能和母亲一道前往,亲眼见证。”说着,她惋惜不已地微微叹息。
  戚氏笑着道:“菱姐儿,难得来行宫避暑,你一个个小姑娘家家的自当与同龄的姑娘们多玩玩,不必时刻在跟在我身边。”
  戚氏一脸温和慈祥地看着章若菱,她一向喜欢孩子,对这个庶女也是精心教养过的,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养得不比许多世家的嫡女差……可惜,她膝下这两个庶女相比端木绯,灵性和悟性差了不止一点半点。
  章大老爷还在看着那幅画,突然想起上次戚氏带回的那幅飞瀑图,当时妻子一脸赞赏地说是那幅画是端木家的四姑娘帮着改的,再想到端木家和四公主的关系,章大老爷心念一动,若有所思地问道:“若云,端木家的四姑娘莫非今日也去打了马球……”
  章大老爷再看画时,便注意到这幅画上所有人的目光其实都看向了同一个人——一个骑在一匹乌云踏雪上的小姑娘。
  戚氏怔了怔,立刻笑了。丈夫一向聪明,她倒也不惊讶,抬手指向了球鞠边那个头戴红花的小姑娘,“这就是端木家的四姑娘。”
  章大老爷微微勾唇,随口赞了一句:“没想到这个小姑娘不仅擅画,还擅长马球。”
  闻言,戚氏的神情变得极为微妙,想着比赛时的情景,差点没笑出来。
  不过,这马球比赛本来就不仅仅依靠人的球技,马更重要,所以飞翩擅马球,也算是端木绯擅长吧?
  想着,戚氏眼里的笑意浓得几乎都要溢了出来,含笑道:“何止如此,端木四姑娘还擅长棋、琴、算学、星相呢。”而且,小姑娘的书法、香篆也有相当的造诣,也不知道她这么小的人儿怎么会有精力与毅力学这么多的东西!
  章若菱也在一旁听着,笑着插嘴说道:“母亲说的可是四公主殿下的表妹端木四姑娘?我也听说过她是个才学极为出众的姑娘家,有机会的话,我一定要结识一番。”
  “会有机会的。”戚氏含笑应了一句。
  三人其乐融融地说了一会儿话后,章若菱就告退了,小书房里只剩下了章大老爷和戚氏夫妻俩,夫妻俩在窗边坐了下来。
  太阳西下,天气也没有那么闷热了,此刻开半扇窗户,赏赏夕阳与庭院中的景致甚为惬意。
  小丫鬟手脚利索地给主子们上了热茶,茶香袅袅,屋子里很是静谧祥和。
  章大老爷捧起青花瓷茶盅,闻了闻茶盅中的茶香,轻轻地呷了一口热茶,道:“若云,今天皇上把我叫了去,问了一下豫哥儿和镇哥儿功课的事……皇上似乎是想知道我们章家会选谁作为下一任的继承人。”
  楚、闻、章、祁这四大家族是大盛的顶级门阀世家,百年以上的簪缨世家,在朝堂上下乃至民间地方,皆是地位超然,百余年来,族中子弟中不知出了多少进士、大儒,还有那些在四大家族的族学中读过书或者受过其恩惠的学子更是不计其数,可以说,是四大家族撑起了大半个朝堂的文臣,所以,皇帝会对他们的继承人如此关心。
  戚氏正把手里的茶盅往唇边凑,闻言,手顿了一下,茶盅微微放下了些许,问道:“老爷,你的打算呢?”
  章大老爷幽幽地叹了口气,“我暂时以我正年富力壮为由,把这件先搪塞了过去……”说着,他的眉峰深深皱了起来,“不过,若云,这件事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对章家而言,下一任的族长干系重大,还是应该尽快确定,一来安圣心,二来也是安族人之心。我的意思是,想让你把豫哥儿认在名下……这是如今最佳的办法了。”
  戚氏慢慢地把手里的茶盅放了下去,她多年无子,当然也并非没想过这个问题,但是她并不赞同章大老爷的意见。
  嫡庶有别,把庶子作为嫡子记在她名下,总不是正统。
  戚氏目光幽深地看着章老太爷,不紧不慢地说道:“老爷,老太爷的意思是过继二房的嫡长子。”
  章大老爷抬手揉了揉了深锁的眉心,“这件事我与老二也谈过几次……老二他们也舍不得自己的孩子,我就想着总不能让他们母子分离,虽说章家素来只有嫡长子能继承家主之位,但是……”
  章大老爷说着又叹了口气,为难地说道:“但是现在也只能退而求其次了……我想着,比起过继,把豫哥儿记到你名下,对大房和二房才是两全之策。”
  看着章大老爷肩膀耷拉、眉宇深锁的样子仿佛骤然间老了好几岁,戚氏抿了抿唇,心底难免有些内疚。
  对于一个世家来说,嫡长子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没有给夫君生下儿子,确实是自己的过错。
  戚氏神色间微微动容,沉默了。
  “若云,”章大老爷柔声又劝道,“豫哥儿这孩子也是你自小带大的,连启蒙都是你给启的,这孩子秉性如何,你也最清楚。”
  章绍豫是章大老爷的庶长子,自小聪慧好学,年纪轻轻就考中了秀才,在族中的这一辈中,那也是数一数二的年轻俊才,可以想象在家族的熏陶与名师的教导下,他考上举人、进士,都是迟早的事。
  豫哥儿确实聪慧好学,读书时能举一反三,也颇有几分大老爷年轻时的风采。
  戚氏眼帘半垂,看着一旁茶盅上所绘的兰花,心中犹豫了。
  屋子里静了下来,只有那庭院里蝉鸣声此起彼伏。
  章大老爷看着戚氏,眉头稍微舒展了一些,趁热打铁地又道:“若云,要不我现在就写信给……”父亲。
  话没说完,前方的湘妃帘“哗啦”地被人从外头挑起,一个青衣小丫鬟步履轻快地走了过来,屈膝禀道:“夫人,端木四姑娘来了。”
  戚氏面上一喜,一下子忘了过继的事,急忙道:“快把人迎去东次间。”
  章大老爷微微一笑,“你快去吧,我在这里看会儿书。”
  夫妻十几年,戚氏也不与他客套什么,站起身来,仔细抚了抚衣裙,就带着雨薇出了小书房,去了前头的东次间。
  窗外的那些树木映得室内一室青葱,端木绯已经在窗边的一把圈椅上坐下了,她换了一身粉色的襦裙,发型还是之前的双螺髻,不过鬓发间那朵大红的百日红已经不见踪影,整个人就像夏日的一朵粉莲般清新可爱。
  戚氏只是这么看着小姑娘,脑海中就浮现之前飞翩把那朵百日红衔到她手上的样子,笑容自然而然地浮上嘴角。
  端木绯起身与戚氏行礼里后,戚氏就在与端木绯隔着一个小方几的圈椅上也坐了下来,夕阳渐渐收敛了光芒,越来越柔和。
  戚氏笑着与端木绯寒暄道:“端木四姑娘,你和四公主殿下她们的庆功宴结束了?”
  端木绯点了点头,似乎在憋笑,一手掩着小嘴说道:“涵星表姐说不仅是我们几个要庆功,飞翩它们也是大功臣,就让大伙儿把马都带上了,一起去了西花园,结果……”说着,端木绯忍俊不禁地笑出声来,笑声清脆如银铃般,“结果飞翩不仅自己在花园里咬花玩,还把别的马也给教坏了,现在西花园的一角被它们咬得像是狗啃过似的。”
  看着花园里满目狼藉,姑娘们是又好气又好笑,把自家马儿教训了一番后,就让人把马儿都带下去了。
  端木绯捂嘴笑得轻快,那乌黑的眼眸像是嵌了星辰般明亮璀璨。
  话语间,丫鬟捧了几碟点心来,绿豆糕、藕粉糕、马蹄糕、豌豆黄……这些点心五彩缤纷,精致好看,让人只是这么看着就食指大动。
  “端木四姑娘,尝尝这点心,”戚氏笑吟吟地招呼道,“看看我这里的厨娘手艺如何。”
  端木绯从善如流地捻起一块绿豆糕往嘴里送,那清香四溢、入口即化、甜而不腻的口感令她满足地眯起了眼,就像是夏日里一只慵懒而优雅的猫儿般。
  戚氏看着她可爱的样子,仿佛被诱惑般,也捻起一块绿豆糕吃了,觉得仿佛平日里又好吃了一些。
  “章大夫人,民以食为天,贵府的厨娘手艺可真好,您真是有福了。”端木绯笑着夸道。
  “端木四姑娘,待会儿姑娘也捎些回去清凉殿,给四公主殿下尝尝。”戚氏大方地说道。
  端木绯不客气地应了,然后笑吟吟地话锋一转:“幸而我今日也不是空手来的,否则涵星表姐定要取笑我每次来夫人这里都要顺些东西回去。”
  端木绯玩笑地说着,她抬手做了一个手势,一旁的碧蝉就把手里的一个木匣子递了过来。
  端木绯打开了那个木匣子,露出其中的几盘香篆,“这是我这两天新制的香。”
  戚氏的鼻头动了动,觉得这如兰似莲的香味有些熟悉,似是九和香的味道,又似乎有些不同,比九和香更清冽,也更好闻一些。
  不过,香篆还没烧起来,这香味也难免有些不同。
  戚氏下意识地朝屋子一角的白瓷香炉望去,香炉口袅袅地升起缕缕青烟,此刻烧的正是那九和香。
  “端木四姑娘,莫非你改进了九和香?”戚氏脱口问道。
  端木绯抿嘴笑了笑,不置可否。
  她的目光也朝角落里的白瓷香炉看去,道:“上次我问夫人讨了九和香后,捣鼓了好几天,才把它的成份弄清楚,原来其中有一味明蕨香。难怪我一开始没闻出来,还是劳烦了御用监,找他们讨了一些香,才搞明白了。”
  她吐了吐舌头,小巧精致的面庞上,笑得俏皮可爱。
  这孩子还真是有一股子拼劲,难怪学什么都能学好。戚氏怔了怔,笑道:“我家中有好几本香谱,端木四姑娘,可要一览?”
  “多谢夫人了。”端木绯目光晶亮地点了点头,“我爱制香,香料往往也是草药,因此我也看了不少医书,我记得我曾经在《太古本草》中看到过明蕨子性寒,三茴性热,两者相生相克,忌共用……”
  戚氏被端木绯说得一头雾水,没明白她的意思,只觉得端木绯今天说话似乎有些话中带话。
  “章大夫人,您今天惊了马,不如请太医来瞧瞧吧。”端木绯歪着小脸,一本正经地提议道,“我担心您平日里喝的药,别和我送的香冲了。”
  中午那点小事哪里称得上惊马,戚氏失笑,“我没事,不用请……”太医。
  戚氏说了一半,骤然噤声。
  她似乎想到了什么,瞳孔猛缩,目光再次看向了那袅袅升着青烟的香炉,脸色刷地变白,面如纸色。
  ------题外话------
  早上好!书评区前50和随机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