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提编

脸谱下的大明 狂风徐徐 2390 字

  明朝军队后勤的混乱让钱渊实在看不下去,这方面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朱元璋,这个历史上出身最低的开国皇帝在财政方面从来没有全国一盘棋的思路,往往是就事论事,以最快解决当前问题为首选。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地方官府中,不过政府强大的自我修复能力能略略做一些修正,比如巡抚一职早年是临时设立专管一事,但到了明朝中后期成了实际上的封疆大吏。
  有总督军务的张经在,如今的浙江巡抚李天宠主要负责的是两方面的事,一是保证后勤供给,二是浙江境内的,准确说是杭州府周边的倭寇剿灭。
  所以没有李天宠的点头,浙江省上下是挤不出银子给赵文华用的,这也是后者愤慨冲着前者不停呲牙的根本原因。
  下面的府衙自然是有银子的,但没有李天宠的允许,谁敢大批量调动银两去募兵?
  当然了,赵文华是有这个能力,也有这个胆量的,只是要看这样做……值不值。
  所以,钱渊这个主意真的挺毒的,这是挑动赵文华去咬李天宠……
  赵文华在心里反复盘算,钱渊的建言靠不靠谱,卢斌能不能承担重任,具体针对哪个府洲下手……
  倒是一片的胡宗宪和钱渊聊上了,两个人都是实用主义者,也都有很强的实干精神。
  钱渊前世下海经商是白手起家,对这些了如指掌。
  而胡宗宪任杭州知府做的最多的一件事就是给周边官兵提供补给,很多思路和钱渊都不谋而合。
  胡宗宪平日里沉默肃穆,但说起政务却是滔滔不绝,口若悬河。
  要说起来胡宗宪这段日子过的苦啊,要知道朝廷下令张经任浙直总督,领督江南、江北、浙江、山东、福建、湖广各省的兵马,便宜行事,但并没有提及补给这方面。
  毕竟浙直总督是第一任,很多事情都需要时间来磨合,在这种情况下,兵丁一出,当地的官府、卫所就不管不顾了,全让浙江、苏州、松江这些地方的府衙来管,准确说是浙江巡抚、应天巡抚。
  所以杭州府周围,甚至之前在倭乱中受创极重的嘉兴府的官兵、客兵的补给都是由巡抚衙门来负责的。
  但李天宠一转身就将责任扔到胡宗宪头上了,这段时间他累的头发都白了不少,半夜醒转屋内吱吱作响都是磨牙声,恨不得一口咬死李天宠。
  “目前最大的问题有二,一是兵源不佳,二是补给不力。”钱渊仔细分析道:“就算客兵一时取胜,也难以久驻海疆,而且远道而来,耗用极大,想要平倭,还是要就地取材,重新练兵,朝廷下令募兵实是明见万里。”
  “其二是补给不力,就晚辈亲眼所见,俞大猷、卢镗等人麾下,直属官兵还勉强过得去,但其余……军纪涣散,兵丁和倭寇短兵相接就溃散,这并不仅仅是其没有血勇,补给不力也是关键原因。”
  赵文华从沉思中醒转,皱眉问道:“展才,仔细说说。”
  “就以杭州前卫的兵丁来说,他们都是不种地的,也没田地种,都以经商卖货为生,赚取银两足以养家。”钱渊叹道:“如今总督衙门下令练兵,这些兵丁被圈在军营中,家中无依,饷银极为微薄,自己一人都不够……”
  胡宗宪幽幽道:“说到底还是缺银子……”
  “是啊,说个简单的。”钱渊笑道:“崇德一战,城头血战,兵丁渐渐不支,乡勇迟疑不肯上前,晚辈下令杀一倭,首级可换三十两纹银,即刻兑现……”
  “结果呢?”赵文华瞪大眼睛。
  “结果……”钱渊扯扯嘴角,“最后七八个乡勇在城头打成一锅粥……抢地上那个倭寇首级。”
  “钱能通神啊……”赵文华啧啧叹道:“都能通神,杀个倭寇算得了什么!”
  “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放在浙江……有钱能使磨推鬼。”钱渊嘿嘿笑了笑,脑海中回忆前世看过的史料,似乎戚家军虽然能打战,但也挺能花钱的。
  “这样看来,倒是可以试试……”赵文华低声道:“千人多了点,五百人吧,让卢斌去办。”
  “好,晚辈今晚就写信。”钱渊不动声色点点头。
  三人又闲聊了一阵,突然杨文匆匆奔来。
  钱渊皱眉出亭,“怎么了?”
  “倭寇于浙江沿海多处上岸侵袭,巡视绍兴的李中丞被围。”杨文低声道:“要回松江最好今天就动身。”
  “好。”钱渊疾步走回略略说了遍。
  赵文华幸灾乐祸的笑了,“知道他去绍兴做什么?哈哈,是去拜见季泉公。”
  钱渊和胡宗宪都默然不语,赵文华收敛笑容拍了拍钱渊的肩膀,“勉力吧,明年乡试,后年春闱。”
  钱渊将两人送出府,犹豫了会儿拉了拉胡宗宪的衣袖,“胡知州,领杭州前卫的游击戚继光和晚辈连亲带故……”
  胡宗宪看了眼走在前面的赵文华,微微点头。
  出了府,赵文华笑着回头问:“钱家子说了什么?”
  胡宗宪面不改色,恭敬低头道:“食园精巧,难免招人觊觎。”
  “这倒是,我都羡慕。”赵文华回头遥遥看了眼,“据说是他去年硬生生抢来的……”
  “的确如此。”这事儿胡宗宪早就探听的一清二楚,“心思深,手段狠,睚眦必报。”
  “而且人脉广。”赵文华叹了口气,“募兵的事你来负责,让卢斌去严州府或处州府去招兵,银两……当地的府衙不肯的话,你这边暂时垫付一二……看我怎么收拾张廷彝!”
  胡宗宪点头应是,心里却很是诧异,似乎赵文华对收拾张经很有信心……
  将赵文华送回住所,胡宗宪在告辞之际迟疑着问:“梅村公,听说过提编法吗?”
  赵文华身子一僵,缓缓回头,“加派?”
  “不错,以银、力差排编十甲,如一甲不足则提下甲补之,故谓之提编。”胡宗宪咬着牙低声道:“唯有此法才能短时间内聚拢大量银两以充军资。”
  赵文华在小院里来回踱了几个圈,犹豫不决,提编法的确是个办法,但只怕落下口实被人弹劾。
  原因很简单,所谓的提编法就是加派,它打乱了各甲原有的轮役顺序的特点,在缺少军资的前提下,一甲不足肯定会成为常态。
  赵文华是严党干将,还是严嵩的干儿子,身份地位都不算低,但这种事……即使严嵩一手遮天,但都察院里多的是愣头青。
  胡宗宪凑近几步,轻声试探问道:“要不……透给巡抚衙门?”
  赵文华眼睛一亮,微微点头,“做的干净点。”
  胡宗宪拱手行礼退出,心里感慨这位真不愧是严分宜的干儿子,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想要抢功劳却不肯担责任。
  不过胡宗宪也不以为意,提编法会造成什么后果他太清楚了,这可不是简单的加派而已。
  让李天宠顶在前面背黑锅,一旦有事,有赵文华的力荐,自己未必不可能一步登天。
  野心勃勃的胡宗宪如此想着,有些兴奋,也有些沮丧,心情渐渐低落。
  但片刻后,他昂起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