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四章 无法逃避

贝兰德传说 虚傲 2069 字

  禁军负责各个王府的守卫之责,大殿下亚历克斯带人一走禁军自然第一时间收到消息。
  没有加拉赫亲王的命令,没有人敢阻拦大殿下,亚历克斯赶在“光明神守护”启动之前逃出了城去。
  原本还没有证据证明大殿下跟行刺之事有关,但这个时候亚历克斯一走就等于把责任揽到了自己身上。
  勤政殿上众人沉默无声,加拉赫亲王目中喷火,“没想到我终究还是看错了人!”
  “亲王,息怒。”阿鲁低声劝慰。
  加拉赫亲王看向古尔诺罗,“事已至此,我同意格兰瑟姆继承帝君之位,我现在就进内宫和帝后商量此事。还请丞相负责召集群臣和六国国君明日早朝到勤政殿议事,等我从宫中回来之后要正式宣布。”
  古尔诺罗心中大喜,却面不改色道:“我这就去办。”
  加拉赫又向南波吩咐道:“亚历克斯手中有北地军团十万精兵,此乃大患。发动所有情报渠道,我要亚历克斯和霍洛军队的时时动向,战争恐怕不远了。”
  南波领命而去。
  此时外面已渐黄昏,从近午时帝君遇刺到现在,加拉赫滴水未进,一刻都不曾停歇。加拉赫要凭一己之力稳住帝国随时将倾的危局,这是他注定无法逃避的责任。
  加拉赫揉了一把脸,转身向内宫走去,宫中还有几个女人等着他安抚、做主……
  ......
  阿兰蒂斯城郊,几十骑角马正往北方一路飞驰。
  大殿下亚历克斯仍不时的回头观瞧,帝都那巨大的魔法光罩离着几十里远仍然清晰可见。
  亚历克斯身旁的约里奇感叹道:“多亏殿下英名,及时作出决断,否则再晚一步就被封在城中了。”
  亚历克斯轻叹了一口气,“没想到终究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约里奇似是看穿了亚历克斯的心思,劝道:“预计我们今晚后半夜就能与军团汇合,城里所有布置已经提前安排好了,等殿下领兵回归之日,就是帝国新君归来之时!”
  不管亚历克斯愿不愿意,身在其中的他终究还是无法逃避,将这场储位之争推向了刀兵相见。
  ......
  南城旅馆街,一家小杂货行之内。
  亚瑟和琼并肩站在院中,仰头看着头顶那层淡淡魔法光芒闪烁的巨大的光幕,透过光幕甚至能清晰的看到月色与星空。
  这里正是大胡子游侠他们几个当时借宿的地方,杂货行老板尼诺非常义气,因为大胡子游侠的关系,非常痛快的答应了亚瑟临时借住几天的请求。
  琼早已从之前的悲伤中恢复过来,望着头上星空仿佛自言自语道:“用尽心思一生争来争去,堂堂帝君最后连自己的命都保不住!”
  “对于任何生命而言,能自由随心的活着就是最大的幸福!其实你应该感谢他,虽然失去了常人的父爱母爱,毕竟他还是给了你一个远超普通人的成长环境。”亚瑟轻声回应道。
  琼淡淡的一笑,“你不用劝我,我现在不恨他也不怨他,甚至已经一点都不再伤心。现在真正为他伤心的不是我们这些皇子帝女,而是宫中琼娜姨娘他们那些帝君的女人,他们以后的日子恐怕更难了。”
  亚瑟忽然开玩笑道:“现在包裹你的囚牢是不是已经打破了?从今以后你就可以天高任鸟飞了!”
  琼指了指头顶上的光幕,“你瞎吗?咱们俩现在都还在囚牢之中呢?”
  亚瑟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咱们在这里安心躲几天吧,等风暴过去再想办法离开。”
  琼忽然问道:“你说大殿下跟帝君遇刺之事真有关联吗?”
  亚瑟皱着眉头想了一下,“表面上看行刺的是和大殿下关联颇深的死神学院和霍洛王国,但从这件事中真正受益的却不是大殿下,而是反将弑父的嫌疑推到了他身上。那么谁将真正从此事中受益,谁就有最大的嫌疑!”
  琼惊呼道:“你是说二殿下!”
  “目前来看二殿下在储君的争夺中处于最有利的位置,但我们没有任何证据,只是在推测。”
  “等一等,说到证据,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来!”琼激动的一把拉住了亚瑟的胳膊,“就在半个多月前,为了那颗巨人心脏,我们在这附近偶然碰到了皇家大魔法师阿尔曼,他当时和一个人在一起。”
  亚瑟一愣,“那和这件事有什么关系吗?”
  “当然有,你不知道,阿尔曼大魔法师是二殿下的导师,就跟我和利安大魔法师的关系一样。”
  亚瑟瞬间就反应了过来,“你是说阿尔曼大魔法师见的那个人有问题。”
  “没错,那个人是霍洛王国的!”
  “他是谁?”
  “我不认识,但我肯定那个人是霍洛王国的。霍洛王国地处高原,海拔高、强风烈、日照强,来自霍洛王国的人脸上都带着一点或深或浅的高原红。”
  “二殿下的导师在天香街这种地方私下会见霍洛王国的人,这件事确实非常怪异。”
  琼满脸激动的表情,“只要我们能确定那个霍洛的人身份,然后再弄到阿尔曼的口供,这件事或许就能查清楚!”
  亚瑟立刻拦住了激动的琼,“从十二级的皇家大魔法师那里弄口供,你疯了吧?还有,你不是一直想逃离吗,现在还要再卷进去吗?”
  “我虽然对他没什么感情,但他毕竟是我的父亲,如果有人杀了他,我肯定要给他报仇!”
  亚瑟重重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满脸的无奈,“躲都躲不掉,看来我又得帮你一起趟这浑水!”
  琼歪着脑袋看着亚瑟,“你帮我?你知道仇人是谁吗?很有可能是下一任光明帝君。”
  亚瑟嘿嘿一笑,掰着手指说道:“‘神遣’在追杀我,光明教会想抓我,我现在已经不在乎再多一个光明帝君了!”
  琼忍不住哈哈笑道:“我看你啊,整个人族国度都快待不下去了!”
  亚瑟忽然心中一动,忍不住向自己的腰带摸去,那里还系着斯特雷奇转交给自己的令牌。如果连斯特雷奇也得罪了,自己真的在人族国度待不下去了。
  艰难的选择亚瑟终究无法逃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