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0章 十二大战

九阳帝尊 剑棕 2484 字

  这是小仓鼠第一次被楚晨求教,它没有给出任何建议!
  楚晨心中一沉,飞驰的动作地丝毫不敢停滞,看来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都将化为虚无。
  恒天太强了!
  楚晨在他面前,就相当于凡人与神的差距。
  一个凡人要怎么对抗真神?
  楚晨俯身飞掠过一条奔腾咆哮的大河,一直沉默的他又停下了脚步,在浓雾中驻足左右张望后,低声问了一句,“你能感应到那些白色巨虎的位置?”
  “这就看轻本尊了!”
  小仓鼠傲然的说道,“早就说过,本尊乃是万兽之神,洪荒时代曾经君临整片大千世界。这天地间的一切兽类,体内都有本尊的血统烙印碎片,都可以算作是本尊的子孙,就算是在这雾气之内,也能够千里之外感应到它们的动向。”
  “别吹牛了,我只要求你,干扰它们的感知,多帮我拖延一点时间。”
  “这个很辛苦的……”
  “那就这么定了,我知道你很厉害。”
  “……”
  楚晨似乎有了自己的计划,他在小仓鼠哭丧着脸开始干扰那些逼近的白虎时,竟在浓雾深处找到一片幽深的山洞钻了进去。
  轻轻的将齐飞放在地上,盘膝而坐的楚晨立即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块块玉石残片,开始催动灵力炼化起来?
  他炼制的速度极快,几个呼吸的时间过后,一枚水滴形状的玉符就炼制成型。
  随着他注入灵力,玉符化为一道流光迅速的隐没在虚空中。
  小仓鼠没明白楚晨要干什么?
  楚晨也不理小仓鼠疑惑的眼神,他就马不停蹄的开始炼制第二枚玉符。
  短短一盏茶左右的时间,出手如风的楚晨就足足炼制了五枚玉符。
  随着他一抬手,这些玉符纷纷悬在了虚空之中,他再一挥,玉符化作流光,窜向四面八方,在空气中留下一道淡淡的空气痕迹。
  “有一头白虎距离这里很近了,它抗干扰能力很强,拦不住了,不足万丈。”
  小仓鼠一面出声示警,一面终于忍不住了,好奇的问了一句,“你小子到底是在干什么?”
  “定位。”
  楚晨迅速的将各种炼制材料收好,然后扛起了齐飞离开幽洞,再次冲入了浓雾中。
  小仓鼠显然一时半刻,消化不了楚晨玄之又玄的“定位”二字。
  “雾气屏蔽的太厉害,没有定位法器的话,很容易就迷失方向。”
  楚晨解释道。
  “你在找明确的方向?”
  小仓鼠有些惊讶,它以为楚晨只是夺路狂奔,怎么远离恒天怎么跑,与他相反距离就行。
  没有想到,楚晨心中竟然有明确路径!?
  不过在这浓雾弥漫的仙晶古山中,明确路径又有什么用?
  小仓鼠也无暇多想了,只能拼命用灵觉干扰,逼近的白虎兽们。
  逃离了原本的区域过后,楚晨飞上了一颗参天大树的树顶,依旧炼制那些玉符。
  用闪电的速度完成制符之后,一挥手,一枚枚水滴状的玉符再一次窜向四面八方的虚空,在无形中勾勒出一道只有楚晨才能够感知到的神秘大网。
  炼制刚持续一盏茶左右的时间,小仓鼠就提示有白虎靠近,快拦不住了,楚晨立马识趣的转移阵地。
  就这样,他一边躲着恒天的搜索,一路依靠小仓鼠与白虎们周旋,每到一个暂时安全之地,就开始疯狂的炼制玉符。
  短短一个时辰不到的时间,足足数百枚玉符被他炼制出来,扩散到了四周的虚空之中。
  饶是如此,楚晨还是不得不服,九天破阵团的人搜索的效率之高。
  他们以极为绵密的阵势不断压缩着楚晨的活动空间,很明显有高手后方指挥。
  在方圆数千里之内转移了数十个区域,楚晨可以活动的区域就越来越少,到了后来,甚至于往往会有数十名骑乘着白虎的九天成员一同靠近。
  “多挣扎这些时间有意义吗?我快不行了……”
  小仓鼠一脸的沮丧,它的小鼻子也流出了两道腥红的血迹,一直干扰白虎的它,显然快到极限了。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任何技巧都是无用的,你们的修为等阶差距太大,完全没有一战之力!”
  “仓老师,你自己逃吧。”
  楚晨突然一把抓住小仓鼠,攥在掌心,准备全力扔出去。
  “晚了。”
  小仓鼠脸上带着苦涩的笑容。
  “怎么了?”
  “我用灵觉干扰白虎兽们的时候,就已经被曝露了自己的存在,恒天不会放过我的……不好!”
  小仓鼠面色大变,“狠茬子来了,恒天的一道分身离这里已经不足万丈……七千丈,四千丈……不好,我们……”
  小仓鼠的话还没说完,空气里就传出恒天幽幽的叹息声。
  “没意思……你们怎么不逃了?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我才刚刚起了兴头,本来以为能多玩点时间的,没想到你们这么废物,这么快就被逮到了,唉……”
  无限白光自前方深沉厚重的白色雾气中喷涌而出,在楚晨前方百丈之外,幻化出恒天那飘飘如仙的白色身影。
  这位九天破阵团的缔造者之一脸上带着冷酷的笑意,审视着楚晨的挑剔目光就像是看着一只让他厌恶的虫子。
  楚晨摊了摊手,苦笑道,“既然都被你发现了,那我就不逃了。”
  “这么乖吗,其实你还可以再逃一次,来满足我的游戏瘾,要不我装作没发现你,你跑就好了。”
  恒天阴阴的说着,让人不寒而栗。
  “噢,你还想玩游戏,但我没兴趣奉陪。”
  楚晨淡淡的说道。
  “你选择不玩,那就代表了选择死亡。”
  恒天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唇角掠过一丝妖饶的笑意,他大袖一拂,缓缓伸出了一根白晳的右手食指。
  他的指尖一缕亮白色的纯净剑芒迅速开始凝聚!
  “放过他。”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虚弱的声音传了出来,却是被楚晨肩上的齐飞不知道什么时候重新苏醒了过来。
  他睁开眼睛死死的盯着恒天,一脸的凄绝,“只要放他走,从此以后,我来做你的狗,为你鞍前马后,扫除障碍……”
  “终于想通了?”
  “嗯。”
  恒天目光闪烁,“唉,只……可惜,现在已经晚了,机会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的。”
  恒天轻笑着,看着指尖吞吐不定的纯净之光,“我说过了,你脑生反骨,当不了一条好狗的,游戏不玩了,那你们都可以去死。”
  亮白色的剑气轰然绽爆,蓄势待发!
  这个时候,面色淡漠的楚晨竟然也点了点头,“你说得对,游戏的确结束了。不过没机会的那个人……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