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回 师母

旺门佳媳 瑾瑜 2126 字

  沈恒的夫子姓孟,住在镇子东面一所三进的宅子里,前面两进院子是学堂和离家远的学生们的居所,后面一进则用于自住。
  今日并非休沐日,所以还没看到学堂的真面貌之前,季善已先听见了朗朗的读书声。
  她偏头问沈恒,“学堂里大概有多少学生呢,夫子一个人忙得过来吗?”
  沈恒笑道:“一般都有三十多个,分成蒙学班、进阶班和待考班,光夫子一个人当然忙不过来,不过还有夫子的长子帮忙教学,素日我们这些大的师兄也会帮着教一教小的师弟们,再加上夫子的两个族亲帮着打理教学以外的其他琐事,倒也应付得过来。”
  季善点点头,“原来如此。那学费一般是个什么标准呢?一年下来,应该不少钱吧?”
  “学费?季姑娘是说束脩吗,不过意思也差不多了。”沈恒道,“蒙学班一个月是一百五十文,中午有一顿饭;进阶班一个月是二百文,同样中午有一顿饭;待考班一月算下来就得三百文了,如果要住在学堂的,再另外收费……大体就是这样。”
  季善已在心里默默算起账来。
  三十多个学生,就算都按最低的标准一百五十文一个月来算,一月下来也至少五两银子了,一年便是至少六十两,何况还有那么多二百文、三百文的,那一年八十两应当是没有问题的,便是扣除了一应日常开销,利润也十分可观了。
  那她能不能重拾本行,在这里也开起一个培训学校,不是,是学堂来呢?
  不过这不是男女平等的现代,她一个女人要办学堂,只怕各种不容易,怕是只能跟人,譬如跟沈恒合作。
  问题是,人孟夫子是秀才,又经营多年,才能招来这么多学生,沈恒却至今连个童生都不是,就跟特级教师能招来的学生,肯定远不是初级教师能招来的能比一样……还真是任重而道远啊!
  “季姑娘?季姑娘——”
  沈恒的呼声打断了季善的沉思,她忙回过神来,“不好意思,我方才走神了,怎么了?”
  沈恒指了指前面,“我们到了。你稍等一下,我去问一问师母今儿在不在,我们先去拜见师母吧。”
  待季善点头后,他便往前问看大门的那个大叔去了。
  稍后折回来与季善道:“师母在家,我们先去后边儿拜见师母吧。”
  季善点点头:“好啊。”
  知道沈恒尊敬孟夫子夫妇,忙整理了一下衣服和头发,问沈恒:“我这样见师母没问题吧?我今儿是第一次拜见师母,第一印象可不能差了。”
  搁现代但凡正式点的场合,她都会好生撸个妆,换一身正式点的衣服,以示对对方的尊重,如今条件有限,她唯一能保证的,也就只有干净整洁了,好在她如今年轻,只要干净整洁,也能见人了。
  沈恒闻言,飞快的上下打量了季善一番,方有些不自然的道:“没问题,我们走吧。”
  季姑娘这么漂亮可爱的一个人,说话做事又是那般的沉稳通透,别说师母了,谁又能不喜欢呢?
  二人遂绕道后面,经一个单独的小门,进了孟夫子家的后宅。
  早有孟太太的陪嫁婆子杨婆子迎在门内了,一见沈恒便笑道:“早就听说沈相公大好了,可这没亲眼见到人,到底还是不能安心,如今总算亲眼见到您是真好了,我这心呀,也能落回去了。”
  沈恒忙给杨婆子见礼,“多谢您记挂了。”,又给季善介绍:“这是师母跟前儿的杨妈妈。”
  季善忙也给杨婆子见了礼,“杨妈妈好。”
  杨婆子眼里飞快闪过一抹惊讶,笑道:“这便是沈相公的娘子了吧?真是好个模样儿,一看就是个有福气的,不怪……太太听说沈相公带娘子来拜见了,也很高兴,正等着二位呢,二位请随我来吧。”
  沈恒笑道:“那就有劳杨妈妈了。这是家里给夫子和师母带的鸡,劳杨妈妈安置一下吧。”
  杨妈妈少不得客气了两句,才接了鸡,待把二人引到花厅,朝里说了一句:“太太,沈相公和沈娘子到了。”,便提着鸡去了。
  就见一个四十出头,一身季善不认识是什么布料,只知道是丝绸做的绀紫色衣裙,头发梳成个圆髻,插了几只银钗的圆脸妇人满脸是笑的迎了出来,“恒儿来了,这是你娘子吧?可真漂亮!都快进来坐。”
  沈恒笑着叫了一声:“师母。”,引着季善随孟太太进了花厅里。
  大家分宾主落了座,一个丫头上了茶来后,孟太太便先道:“前些日子听说恒儿你……情况很不好,你夫子和我都好生担心,偏学堂琐事繁多,你夫子也抽不出空去瞧你,如今瞧得你大好了,我这心总算可以放回去了。”
  沈恒忙起身道:“让夫子和师母担心了,都是弟子不好。好在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弟子也在家人们的照料下,恢复了过来,知道夫子和师母肯定挂心,且、且弟子既娶了亲,‘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也该带了媳妇来给二老见一见,磕个头才是,所以今儿才会特意带了媳妇来。”
  说完看向季善,“娘子,来拜见师母吧。”
  季善便忙起身上前,对着孟太太跪了下去,虽然她真的很不适应这里动不动就跪的习俗,可沈恒已经说了是带她来给孟夫子孟太太磕头的,她也只能入乡随俗了,“季、季氏拜见师母,愿师母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好在沈恒并没让她一个人跪,几乎在她跪下的同时,也跪到了她旁边,季善心里才觉得舒服了许多。
  孟太太已起身要搀二人起来了,“哎哟,你们这是做什么,这也太生分了,快起来,快起来。”
  沈恒却仍坚持与季善一起给她磕了头,才站了起来,笑道:“这本来就是应当的。不知夫子几时能得闲,弟子还想带媳妇也见夫子一面,给夫子也磕个头,再就是请示一下夫子,弟子几时能回学堂复课。”
  季善余光看见孟太太脸上的笑容似是僵了一下,但随即已道:“难得你们有这个心,我这便让杨妈妈去前面问一问你夫子,请他课间进来一趟便是。至于复课的事,你身体彻底复原了吗?依我说,还是再将养一阵子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