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升温

一品容华 寻找失落的爱情 2023 字

  自贺大郎贺四郎“遇刺”后,贺祈出行,身边随行的侍卫从十余个增加至五十余个。今晚也不例外。
  踢踏的马蹄声,清晰地传入马车内,传进程锦容贺祈的耳中。
  在这样的情形下,想说些私密的话,显然是不太可能了。
  程锦容想了想,轻声道:“太夫人郁气成疾,虽无大碍,却也要精心调养。免得落下病根。”
  贺祈目光一暗,点点头:“我知道了。”
  前世祖母就是积郁成疾,最终病逝。这也成了贺祈生平最大的遗憾和抱恨。
  如果可以,他恨不得以身代之。如果可以,他绝不愿伤害祖母半分。可他既是对付郑氏母子,注定了会令祖母伤心难过。
  世事两难全。
  程锦容从未见过贺祈如此低落消沉,心里暗叹一声。下意识地伸手握住贺祈的手,想给予他一点安慰。
  刚触到他的手背,程锦容便后悔了,想缩回手。贺祈反应何等迅疾,已翻了手腕,她的手已落入他的掌心。
  他的手指修长有力,掌心有常年习武磨出的薄薄的茧。
  她的手指同样纤长,却柔嫩细致得多。
  程锦容颇有些窘迫,用力抽回手。
  任凭她如何用力,贺祈岿然不动,轻轻松松地便将她的手牢牢握在手心。甚至以掌心薄茧轻轻摩挲她的手背。
  程锦容:“……”
  程锦容面上发烫,耳后发热,狠狠地瞪了贺祈一眼:“快些放开!”
  此时马车里没有镜子,所以,她也不知此时的自己面如桃花黑眸闪着粲然的光芒,是何等的美丽动人。
  这么久了,他终于真正靠近了她。
  贺祈如何舍得放手,厚着脸皮当做没听见,甚至靠近了一些,声音有些低哑:“你说什么?我没听见。”
  程锦容:“……”
  两人近在咫尺,四目相对。
  他的目光里,闪着幽暗的火苗。
  她的心跳,骤然加快。
  此时已是初冬,马车外寒风凛冽。马车内放置了银霜炭盆,没有半分凉意,暖融融的。可这短短片刻,马车里的温度分明又高了许多。
  不然,他眼中的火苗为何越燃越旺?她的面颊为何越来越热?
  ……
  就在此时,马车忽地轻轻颠簸了一下。
  程锦容一个没提防,未曾坐稳,身子惯性地往前倾。
  贺祈反应极快,伸手扶住程锦容。
  不过,贺祈并未趁机搂住她或是轻薄孟浪,在她稳住之后,便松了手,正襟危坐,堪称坐怀不乱的柳下惠。
  程锦容心弦似被轻轻拨了一下,抬眼看向贺祈。
  贺祈冲程锦容眨眨眼,低声笑道:“放心,我们两人在人前做戏,私下里我也不会肆意唐突。”
  两情相悦,才是世上最美好的事。
  我不会肆意轻薄,更不会勉强你。
  你值得所有的等待和尊重。
  程锦容心头一阵悸动。她不愿再和贺祈对视,很快移开目光。贺祈也未乘胜追击。马车里再次回复了安静。
  这份安静,既不尴尬也不凝滞,甚至令人心安又温暖。
  过了许久,程锦容才张口打破沉默:“你何时回宫当值?”
  这是在问贺祈,还要多久能将“刺客”一事处置妥当。
  贺祈眸光一闪,低声道:“那些刺客,皆是死士。刑部查了数日,也查不出他们的身份来历。这一桩命案,只得暂时了结。不出五日,我便能回宫了。”
  将一切都归咎于仇家刺杀,最好不过。
  对贺祈来说,这也是最好的结果。他和贺袀之间的争斗,到底不是什么名誉光彩之事。绝不能传出平国公府。
  程锦容心中了然,轻声问道:“二夫人和贺二公子现在如何了?”
  贺祈目中闪过哂然的冷意,淡淡道:“二哥面容受伤,至少将养数月。二婶娘一心照顾二哥,想来也没心情过问府中诸事了。”
  太夫人不愿家丑外扬,所以要压下此事。可这绝不代表,太夫人会轻轻放过郑氏母子。责罚是免不了的。
  程锦容嗯了一声,不再多问。
  ……
  马车在程府门外停了下来。
  贺祈先下马车,在程锦容下马车之际,伸手扶了扶程锦容的胳膊。
  这一亲昵的举动,落入赵氏和程景宏程景安程锦宜的眼底。
  赵氏差点诶哟一声,面上满是笑意。
  程景安和程锦宜对视一眼,各自挤眉弄眼地笑了。在他们看来,贺三公子对程锦容一片心意,程锦容被打动是迟早的事。
  程景宏略有些不满地瞥了贺祈一眼。
  这些时日,程锦容先是伴驾随行,紧接着在宫中当值,不过,她和贺祈的事早已传回了程家。
  平国公府接二连三的遇刺命案,动静闹得太大,也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贺祈和程锦容之事,一时倒是无人提及了。不过,对程家来说,这可是一桩大喜事!
  赵氏笑着上前相迎:“锦容,你可总算有空闲回来了。”又热情地和贺祈寒暄:“多谢贺三公子特意送锦容回府。”
  贺祈笑道:“锦容离宫后,先去平国公府探望祖母。我送锦容回来,也是应该的。贺家近来事务繁多,离不得人,我不便久留,先告辞了。”
  平国公府出了这么多事,眼下确实离不得贺祈。
  赵氏没有多留,笑着送走了贺祈。
  一转眼,就见程景安和程锦宜已围到了程锦容身边问长问短:“容堂妹,你和贺三公子真的要定亲了?”
  “容堂姐,那一日在皇庄里,到底出了什么事?爹回来不肯细说,含含糊糊地,只说是贺三公子挺身救了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程景宏瞪了程景安程锦宜一眼:“行了,你们两个都消停些。让容堂妹先进府歇上一歇。”
  说笑间,众人一同进府。
  说来话长。
  程锦容知道回来之后,免不了要被仔细问询,早有准备。寿宁公主和元思兰联手陷害她之事,她轻描淡写几句带过。重点放在了后半段,详细描述了贺祈如何挺身而出救她一事。
  程景安程景宜好忽悠,程景宏却不好糊弄,皱着眉头说道:“寿宁公主一定心中记恨于你,以后怕是还有麻烦。”